人們以「居禮夫人」稱呼她,歷史上她的名姓從不被世人記憶,她的成就總不能與男人脫鉤。她是一戰英雄、她是首位獲諾爾獎之女性,她是——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從看見她的女性影響力開始,讓女性身影於歷史現身。

18 歲那年,她不被波蘭正規高等學院錄取,只因她是個女人。

到處打工攢錢,1891 年離鄉到法國求學,研究物理。26 歲回到祖國波蘭,想從事教職,將習得知識回饋國家,克拉克夫大學以她是女性為由,婉拒了她。

1903 年,瑞典皇家科學院授予亨利・貝可勒爾、皮埃爾・居禮和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諾貝爾物理學獎。瑪麗亞成為歷史上首位被授予諾貝爾獎的女性。

儘管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幾乎是獨力發現第二放射元素「鐳」並做出研究,提出實質論述的科學家,頒獎致詞中,貝克勒爾仍表示:「居禮夫人的貢獻是充當了皮埃爾・居禮先生的好助手,這有理由讓我們相信,上帝造出女人來,是配合男人的最好助手。」

我從來不曾有過幸運,將來也永遠不指望幸運,我的最高原則是:不論對任何困難都決不屈服!

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

一路走來,她在科學上的才智與成就,因她身為女人而被打壓埋沒。人們稱她「居禮夫人」,稱她爲皮埃爾・居禮的妻子,她的成就,甚少與她從屬男性的地位脫鉤。(延伸閱讀:性別觀察|還給居禮夫人她的名姓,為何女性們很在意

她,本名叫做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出生波蘭,是執著耕耘的科學家,也是無私貢獻的夢想家。

她將波蘭藏進元素名,紀念被瓜分的祖國

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禮(波蘭語:Maria Skłodowska-Curie),是位放射性研究先驅者,首位獲得諾貝爾獎的女性,也是巴黎大學第一位女教授。

離開祖國到巴黎求學的日子,她遇見了法國物理教師皮埃爾・居禮,28 歲那年與他成婚。

婚禮儀式上,她沒有披上白紗,穿著一身深藍色套裝——那也是她往後多年的實驗工作裝,就這樣完婚,婚後,她堅持不捨棄自己的波蘭名,堅持以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禮自稱。


圖片|來源

1898 年七月,瑪麗亞與丈夫皮埃爾・居禮從數噸瀝青礦中發現一種新元素,居禮夫婦把這種新元素命名為「釙」(Polonium),名素名稱裡藏有波蘭的字根(Po),藉由命名,瑪莉也把對祖國波蘭的追念,放在留名歷史的新元素裡頭。

發現釙元素之後不久,1898 年 12 月 26 日他們在研究中發現了第二個元素,並將之命名為「鐳」(radium),它的拉丁語原意是「放射」。而此一元素,也成了現今我們運用在癌症的放射治療法中。

發現鐳元素後,許多美國的礦業公司來信詢問居禮夫婦提取鐳元素的詳細步驟,當時因為做研究而幾乎花光積蓄的居禮夫婦若為他們的提煉工藝申請專利,進而售出專利,便能獲得可觀的財富。

但是,瑪麗亞卻非常堅定地表示,科學是屬於全人類的,不應該用它來獲得財富。

隨後,便無償地把提煉鐳元素的手法告訴礦業公司,這些公司也確實提煉出了具有質量的金屬鐳元素,並在往後人類世界裡被廣泛運用。

我不是波蘭蕩婦,女人能功成名就也能慾望情慾

就在居禮夫婦發現鐳元素獲頒諾貝爾獎的三年後,1906 年 4 月 19 日,皮埃爾・居禮在路上被馬車撞到,當場身亡。

在丈夫過世後,保羅・朗之萬無意間闖入了瑪麗亞的生活。朗之萬比瑪麗亞小 5 歲,是皮埃爾・居禮的學生。歷經喪夫之痛,朗之萬成了瑪麗亞生活中陪伴的好友、工作上給予支持的夥伴,在人生頓失所愛的時刻,朗之萬一步步陪著瑪麗亞重拾生活,獨自扶養女兒。

互相陪伴的時間長了,友情昇華成了愛情——但當時朗之萬已是有婦之夫。

當時,朗之萬本身的婚姻存在極大的問題——他的妻子未受過教育,不支持朗之萬進行科學研究,只期待他掙錢養家。學識上的懸殊與價值觀的落差讓兩人感情出現裂縫,暫時分居。

與朗之萬熱戀期間,瑪麗亞時常在與朗之萬的私密信件裡,裸露描寫自己對情人的思念與想念他每次造訪的甜蜜。強烈地展露出自己對性的期待與擁有愛人的渴望。


圖片|來源

這些信件後來被朗之萬的妻子發現,並公諸於世。

儘管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是個女人,也應理所當然地擁有情慾。但在當時民風保守的父權社會裡,熱切渴望情慾的女人是不被允許的,她就此被捲入戀情的八卦風波,並被釘上「波蘭蕩婦」的罵名。

事件爆發後,當時瑪麗亞正在比利時參加學術會議。回家後發現家門口群聚了憤怒的群眾,向她的家投擲石頭。過去與她合作的法國科學家們,也聯名寫信,要求她離開法國,其中包含了她一直以來的忠實夥伴——保羅・艾培。

保羅・艾培的女兒為此與自己的父親發生了爭執,她斬釘截鐵地說道,「如果瑪麗亞・居禮是個男人,這一切都不會發生。」瑪麗亞一生的摯友愛因斯坦,也寫信聲援瑪麗亞,他提及,「如果兩個人相愛,那誰也無權干涉。」

在瑪麗亞成為眾矢之的同時,朗之萬回到妻子身邊,妻子甚至允許他擁有一位年輕的學生情人。相較於朗之萬,民眾對瑪麗亞的怒氣始終高漲,為逃避罵名壓力,之後的三年,瑪麗亞住進了一家修女開辦的醫院遠離世俗。

人類需要夢想家,我們必須看淡名利

瑪麗亞與朗之萬的八卦風波,因 1914 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而漸漸落幕。

儘管過去曾遭法國民眾怒斥蕩婦,甚至聯名要將她趕出法國。在面對戰事爆發的當下,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諾貝爾獎牌拿到銀行,希望能捐給法國政府幫助打贏戰爭。

得知銀行拒絕熔掉這些象徵她科學榮耀的獎牌後,瑪麗亞還批評了軍官們具有狹隘的拜物主義。二話不說地,就把自己所有的積蓄以及諾貝爾獎獎金,拿去買了法國的戰爭債券。

一戰爆發,居禮夫人意識到 X 光射線技術可以被用於戰爭中,拯救許多傷患。於是,在整個戰爭期間,她親自指導和設計了 20 多輛 X 光移動檢測車和 200 多套固定的 X 光檢測設備。

為了說服政府和軍人們相信 X 射線能夠有效地幫助軍隊檢查傷員的傷勢,瑪麗亞不顧生命危險,開著車變直衝戰爭前線,讓負傷的士兵上車檢查。


圖片|來源

因戰爭而殘留在傷兵身上的子彈、榴彈炮殘片,在 X 射線的照射下一覽無遺,提升了外科手術的精確性,也減輕了傷員的痛苦,挽救了無數生命。

瑪麗亞不顧自身安危,傾盡全力協助法國的人道主義行為,讓軍官和士兵十分佩服眼前這個嬌小的女人,他們把瑪麗亞開的那輛小卡車,親昵地稱為——「小個子居禮」。

1918 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終於宣布停戰。

停戰消息傳來的那一天,瑪麗亞彷彿獲得了全然地喜悅,她立刻在自家窗戶掛出了法國國旗,然後將「小個子居禮」開到街上慶祝。

1934 年,67 歲的瑪麗亞・居禮,因長期接觸放射性物質,導致惡性白血病去世。

在科學領域具有卓越表現的瑪麗亞,一生共獲得 10 項獎金,16 種獎章,107 個榮譽頭銜,但這些名利對她來說都不重要。她的一位朋友回憶,某天到瑪麗亞家做客,看見她的小女兒正拿著英國皇家學會頒發給她的金質獎章玩耍,驚訝地說:「居禮夫人,英國皇家學會的獎章是極高的榮譽,你怎麼給孩子玩呢?」瑪麗亞笑笑地說,

「我想讓孩子從小就知道,榮譽像玩具,只能玩玩而已,絕不能看得太重,否則終將一事無成。」

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禮用她一生的經歷,教育世人與自己的女兒——女人可以擁有思想、女人可以投身科學研究,女人也可以大方地表露情慾。

她曾對自己的女兒說,「在由男性制訂規則的世界裡,他們認為女人的功用就是性和生育。」但她把自己活成了一個翻轉陽剛規則的典範,也讓她的女兒艾琳從小理解身為女性,你可以爭取並為自己渴望成為的樣子努力——後來艾琳成了世界上第二位獲得諾貝爾化學獎的女性。(推薦閱讀:香奈兒的傳奇一生:解放女性之前,她先解放了自己

瑪麗亞的摯友,愛因斯曾如此評價她:「在所有的世界名人當中,瑪麗亞・居禮是唯一沒有被盛名寵壞的人。」她始終固守自我的信念,不忘記熱衷研究科學的初衷,若這世界有為利益努力的實踐者,也有一群人,專注無私地忘卻自身利益,只為了一個更美好更崇高的世界而奔走。

人類需要善於實踐的人,這種人能透過他們的工作,取得最大利益。但是人類也需要夢想者,這種人醉心於一種比工作更無私的理想與價值,他們專注其中,因而忘卻了物質的追求與自身利益。

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禮

參考資料|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