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ta【為你抽牌】專欄,靜下心來,抽一張牌,讓你的靈魂給你指引。如果因為一味犧牲而感到委屈,問問夠不夠愛自己

這個月,我受邀對一群剛出社會的年輕朋友們,分享我的靈性旅程。講座上許多人舉手發問的問題,根源都在於「做自己」——這三個字說來簡單,卻是在追求自我實現的現代,每一個人都需要學習的關鍵課題。

Rita 妳好:

我是一個大四夜校生,從大一就開始自己賺取生活費。對於工作,覺得已經盡可能做到好了,但每個工作老闆好像都不喜歡我。是我不會說好聽話嗎?我常常在想,我到底是誰?對於身邊人的要求,我都犧牲自己盡量達成,卻換來別人更進一步的予取予求⋯⋯到現在,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歡什麼,閒暇時也只喜歡一個人獨處待著。

家族裡,阿公阿嬤比較疼叔叔,所以經常向身為長子的爸爸要錢或勞力。我爸是個不會拒絕的人,所以媽媽都叫我去勸勸爸爸不要再這樣。他們是一對不太溝通的夫妻,我夾在中間,常常覺得自己很亂,到底該怎麼做才好呢?希望能給我一點方向。謝謝。

親愛的:

從字裡行間就能感覺到,你真的亂了。短短兩段文字,看似工作與家庭的兩個問題,其實是同一個。閱讀著你的靈魂,我看到一棵沒有主幹的樹——它歪斜著,卻還是拚命生長旁枝,越長越委靡、越來越憔悴。為你抽到的牌卡是:

「投射」

牌卡上的男人和女人互相面對著對方,但是他們無法將對方看得很清楚。每一個人都投射出一個,在他們的頭腦裡所建造出來的形象,那個形象蓋住了對方真實的臉。

每個人都可能會陷在自己所製造出來的投射上,但卻沒有完全覺知到自身的期望、慾望、和判斷。我們慣於不為那些東西負責,倒反而試著將它們歸於別人。

一個投射可能會是惱人的或悅人的,但它終究是一個投射,一片阻止我們去看真相的雲。唯一的出路,就是去面對自身的課題。當你發現對別人產生判斷,請回過頭來看:你在別人身上所看到的,是不是你的?你的看法很清晰嗎?或是被你想要看的東西給遮蔽了?

——出自奧修註解

在你眼中,父親是一個不斷被家族予取予求、犧牲奉獻的人。你不覺得父親在家族裡的情況,恰恰與你在職場上面對的狀況一模一樣嗎?

事實是,會這樣認知父親的處境,源自於你自身——不斷的把精力與能量耗費在思考「別人的想要」,而忽略了自身的需求。長久以來,便會漸漸侵蝕自我價值,變得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甚至開始懷疑自己到底是誰。

父親的狀況與老闆對你的評價,都只是你內在的投射,真正的問題是,你不懂得重視自己。(推薦閱讀:我是誰的探問練習:三張讓你真正理解自己的圖

在亞洲社會的養成中,我們從小被要求要合群、識大體,不要強出頭。社會化是群體生活必須學習的技能,但矯枉過正的結果,使得許多人都和你一樣,在自我與他人之間遊走,錯把別人的期待當成自己的方向,錯把別人的眼光與意見當成自我存在的依據。

這是一種界線不明的狀態,讓你分不清什麼是你的、什麼是別人的,因此在付出時也不知底線,一味掏空自己,就算因此得到別人的認同,事後也會感到一陣空虛。而每一次面對別人的要求,也只會更加覺得犧牲與悲情。


圖片|來源

所幸,此刻不舒服與迷惘的感覺,已經讓你覺得不對勁。不適感是來自靈魂善意的提醒,提醒你覺醒,提醒你回頭看看自己。(推薦閱讀:找回想念已久的自己:迷惘時可以做的三個練習

建議你,先從發掘自身的喜好開始:有意識的觀察,什麼事情能讓自己感到充實與快樂?最小的事情都可以。像是,吃美食、打扮好看,或是閱讀、種盆栽、做些手工藝⋯⋯。先學會在時間與經濟許可的範圍,不帶任何目標地探索自己的喜好,並逐一拍照記錄下來那些令你開心的時刻。把發掘自己的喜好當成一場遊戲,漸漸的你會發現,你的靈魂既廣袤且有深度,不是任何外界的評斷可以定義。

那些讓你在意的眼光不等同於你,那些讓你糾結的事物也不是生活的全部。請銘記,你是你自己此生最重要的人,就算是至親家人都遠遠不及,更何況是職場上的過客?當你懂得把認識自己當成第一要事,就踏上了與靈魂合一的主幹道,明晰你是誰、喜歡什麼、願意做到什麼,進而劃出一條自己與他人之間清晰的界線。界線外,是你可以自在給予都不會有犧牲感的程度,而界線內,是任何人都無法侵犯的領域。或許我們無法要求別人不准批判我們,但要如何讓這份批判留在界線外,永遠是我們自己可以掌握的。

劃清界線的過程難免要承受別人的情緒,需要勇氣,也會面臨一些辛苦,但是做到了卻很值得。因為人生一切的美好,都從此開始。一個懂得尊重自己的人,渾身上下會充滿愛與穩定的能量,身邊的人能不喜歡他嗎?

王爾德曾說:「愛自己,是一生浪漫的開端。」祝福你從此出發啟動一切的美好。

Ri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