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週三準時為你放歌!你有戀愛依存症嗎?別讓你心底不安全感的黑洞,吞噬了你愛人與被愛的能力。

親愛的海苔熊:

上個學期末,就在期末考剩兩天就要考完之時,我主動結束人生第一段名義上的四個月感情。

對象是辦迎新時認識的外系男生,為人單純、質樸、木訥。認識不到一個月的我們,無時刻不掛在訊息框裡陪著對方,即使他沒有網路,總也找得到辦法。深夜聊天室裡,在一句玩笑話出現之後,我正經的問他是否認真,他說他很緊張得想想。隔天他問我是否願意試試看,我問他會不會太快,但我沒有不答應(熊按:負負得正,所以是答應的意思? ),因為我真的很想談戀愛。可是,他就像被嚇到的小動物般,退縮了。想了一星期,中間我應該丟了很多次球,最終在星期日的晚上,散了很久的步,結論是決定在一起。我記得我說的「我願意」,搞得好像要嫁了一樣,問題是我根本從沒想結婚。

我感覺得到他的用心和努力,但我在這段關係中看見最糟的自己,讓我到最後連和他約會都覺得疲憊。在一起後,我更常看見他的手足無措,笨拙、擔憂、不自信,也發現他身上的缺點跟我如出一轍。而他平凡的外貌和依循長輩意見最簡單隨興的品味,讓我一再失去耐心,百般的挑剔和生悶氣。我也知道自己不理性,所以克制不開口,但卻壓在心頭。唯一一次的冷戰,是他因為道德價值考量而沒有出手幫我,最後事情失敗了,我自知不能責怪他,卻因為無法承擔事情結果和背負失望而冷落他。

跟他交往期間,我和異性單獨相處的機會反而更多,而我都沒有拒絕,甚至有我主動促成的。我沒有出軌,但別人約我總比他約我容易得多。朋友覺得我在傷害他,也說我們不適合,我總是把我們之間的事說的很歡快,這很弔詭。我真的覺得自己糟透了,在嘲笑這些荒謬,在踐踏他的真情。我怕再也遇不到像他這麼在乎、喜歡我的男生,所以我努力希望自己能克服一切去喜歡他。然而,月光下的女宿門外,他猶豫很久才在我臉頰留下的那個吻,讓我毅然決然的想要分手。

至於什麼時候提?那天有件我沒說清楚的事,讓他相當擔心,隔著螢幕,我在剎那自我說服當回朋友對他說不定才是解脫,順手就按下傳送鍵。隔天,我們見面說清楚,我覺得用訊息說在一起或分手都很糟,所以希望隔天的補見面能彌補。在咖啡廳外,我們聊了很久,說的異常歡樂。我還說感覺我們當朋友更好!邊笑著和認識的路人打招呼,大概是我的笑感染他,他也笑了。他說他在等我說,其實他有覺得我和他想的不一樣。

殊不知,那天過後,我又再次打破承諾。開始萌生不想再和他有任何交集的強烈念頭,連打招呼都想避免。後來我和他的同學出遊時出了場車禍,我又再次成為被依靠的一方。他們都一起成為我不想再接觸的地雷區,我怕我又回去,我怕和他們一樣,我怕我找不到更好的。交往時怕越來越有夫妻臉,最明顯的是我開始學著打扮自己,我想提升自己,去符合更好的條件和標準。

這些讓我不滿的關係,有種男女錯置的無力感。我的確需要被需要,也知道一段好的關係應該要是能互相依靠。但當他們靠上來之時,我只覺得厭煩,更無法諒解他們的無能和軟弱。我大概自以為公主,期待騎士來帶領、保護我。我覺得自己真的糟糕透底,到底有什麼資格要求別人。可是,我得承認,我真的這麼想過。(推薦閱讀:【為你點歌】如何跳脫關係裡,總是覺得「我不夠好」的魔咒


圖片|來源

雖然不後悔但還是不甘心,而且我就像跌不怕一樣,繼續學當獵人四處打獵。我遇到另一個男孩,初見他時我連正眼都沒看清他,第二次見面他還叫錯我名字,我笑著揍了他一拳。第三次只因他主動追上因嫌麻煩而沒撐傘的我,在雨中與他一起撐的傘,就這麼清晰的留在我腦海裡。他邊說著我在浪費他時間,卻還是陪我把事情做完。最近的這次相處,他不但主動約我吃飯,甚至我們更多了點肢體接觸(在對話時莫名的捏我的手臂很多下)。單獨吃過幾次飯,中間我還經過低潮期,覺得和他沒進展就躺在床上狂聽悲歌流淚,雖然不排除有期末壓力的影響。我曾試圖向他尋求幫助,但訊息框那端的他並沒有及時應答我,甚至也沒有追問後續。朋友覺得他不是真的對我意思,或者他只是在養備胎,甚至說我根本還沒被拒絕就先難過。

我沒為前男友掉過一滴淚,卻為一個不在乎我的人而傷神。我是不是太賤,抱著初吻,一直深信自己會有報應。他到底哪裡好?他說我是打不死的小強,是不是代表他看事情更透徹一點?更⋯⋯懂我一點?單獨吃了幾次飯,這些問題後面還有很多問題,我都沒找到答案。但,我可以確定的是,我還想繼續跟他一起相處,就算只是默默的低頭吃飯。在他面前,我似乎可以比平常更安靜。我明明就是很聒噪的人,但我卻不急著把所有事情告訴他,也不密集丟出問題給他。想了解他是真的,這樣對我來說獨特的應對模式也是真的。

我現在想著,也許他開著車,我就靜靜在一旁安穩的睡著。

再次提起這個故事,我一直苦惱要點什麼歌⋯⋯

從張韶涵的「寓言」,徐佳瑩的「尋人啟事」到洪珮瑜的「踮起腳尖愛」,算是我心路歷程的倒敘。「寓言」說的是現在的外顯我,而「踮起腳尖愛」則是低潮的第一首循環曲目。我不是愛聽悲歌的人,但我也喜歡從這些歌去找自己的劇本。快歌是我展示自己的手段,悲歌則是我幻想的舞台。

這個男孩比我高很多,剛好需要踮起腳尖,如果要親吻的話啦。啊!我還是最渴望擁抱其實。說實在,他也不怎麼帥啊,雖然是幾個裡我覺得最帥的,但我也看不懂他到底哪裡讓我上心,除了他和我小時候短暫喜歡過的親戚哥哥有點像之外。這大概是一種沒得到的遺憾作祟吧!當時我只是隨口說想知道哥哥以後的老婆長怎樣,沒過多久他就結婚了,明明本來還沒女朋友的(偷偷來),我根本連幻想都來不及。

而到底喜不喜歡一個人,是我到現在都沒明白的事。我喜歡上人很容易,但卻最不喜歡自己。

就算我努力的逃,前一段感情的痕跡永遠都在,他會是我比較的範本,想逃離的束縛,而我自以為解脫的笑,卻換來如影隨形的枷鎖。

我忘記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期待、幻想愛情的降臨,但我永遠記得國中時第一次點開伊莉論壇裡的那篇言情小說。說不定始於更早,猜是國小看的八點檔、名人傳記等(可能是賽金花之類堅強女性的)。看著女主角愛到疲累決定要離去,而男主角從在意卻不自知到幡然領悟、失魂落魄,最喜歡彼時滑落我臉頰的淚水,那是我絕對的哭點。

就這麼盼啊望啊,國小暗戀的對象清一色是成績優異的男孩們,收過唯一的一封疑似是情書的信和禮物,興奮得我到處宣傳(大概因此被討厭)。後來和他鬧翻,高中後還讓我發現他其實應該是同志。國中讀女校,高中送出第一封情書,討了一個離別擁抱,講了現在想來很中二的話「謝謝你讓我勇敢」,那男孩的反應一直都蠻尷尬的。可是這有為喜歡而喜歡的嫌疑,是我覺得必須為青春留下些什麼的證據。

我是獨生女,父母離異,也許是環境,更多是我的個性使然。即使我很努力獨立自主,也不乏長時間獨自一人,但我還是無法忍受向外尋求慰藉的慾望。曾經我會一直刷聊天室,更會主動找不同的男生說話,透過字句營造自己不孤單、有可能得到幸福的幻象。就像心裡有個黑洞,我知道這填不滿也不是根本,丟進去就像石沉大海。但我無法不往裡頭丟石子,因為我怕,怕心湖靜止太久就會漸漸變成死水,就像 20 歲來不及談的戀愛,會成為永遠的遺憾,再也回不來。(推薦閱讀:【為你點歌】愛上心裡有黑洞的人,你不需要承擔他的不安

by 艾兒(點播時間:2017 / 7 / 29 上午 2 : 31 : 08)

親愛的艾兒: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們的故事,老實說讀起來有點辛苦,每兩三句之間都充滿著許多的矛盾,但我依然選了你的歌是因為:

  • 隨機選號的時候挑到了你的歌當作入圍者 XD

  • 光是閱讀就有這麼多的糾結,如果這是每天你腦海裡面的日常,可以想像感情在你生命當中的重量。

  • 我在想可能有很多人跟你一樣,不喜歡自己、有很多的不安,搞得兩個人都不要不要的,也知道活在某種想像中,卻無法自拔。

接著,我稍微整理了一下,在你的故事裡面有很多的矛盾,這些矛盾看起來很難理解,但實際上都是有意義的。

  • 其實和初戀男友在一起,一開始並不是因為多愛他,而是因為想戀愛而已。隨著在他身上看到很多黑暗、在他身上看到自己的軟弱、他保守又平凡,最終你決定結束這段關係。

  • 分開以後,這段感情卻成為你往後比較的基準點,他給你的愛是如此笨拙又真實,以至於往後遇到飄忽不定的男孩,你就會想起他的真誠;遇到到和他雷同的人,你又會擔心是不是太過平凡。

  • 而現在得不到的這個,卻成為你重心放置的所在,只要和他繼續相處,即使是只坐在旁邊,你也會覺得滿足。但其實你渴望的更多,你想要被即時的回應、被照顧、有人可以依靠。

  • 從言情小說到刷新聊天室,從外在你營造的假象,到內在你所不喜歡的自己,一方面你多麼不希望那些人看見你的脆弱所以穿上盔甲,另外一方面你又多麼希望他們能夠看穿面具底下的脆弱,好好的擁抱你,希望這個擁抱,能夠彌補一直以來內心的黑洞[1]。

正因為防衛和渴求都是你,當別人靠近你的方式不如你預期,你可能就會想要推開他以避免受傷,但被推開的人也可能因此受傷,而當他們最後疏遠你的時候,你終於可以驗證這個假設:我果然是不值得被愛的。


圖片|來源

心理學 OK 繃

以前我就會說這樣的狀況是矛盾依戀(anxious -avoidant attachment),渴望被愛又害怕受傷,亂槍打鳥又想當公主,蜻蜓點水又渴望深刻,但最近我看了一本即將出版的書籍《依附情結》[2],裡面援引了非常多的研究來說明一件事:不論焦慮、逃避或矛盾依戀,他們背後的深層擔憂都是一樣的——害怕自己所在乎的人,並不會永遠的在乎自己。為了因應這樣的害怕,焦慮依戀選擇用力緊握,逃避依戀選擇不相信愛情只相信自己,矛盾依戀則是在兩者之間擺盪,有時候覺得自己比較好,有時候討厭自己,有時候覺得自己在踐踏別人的感情,有時候覺得被別人踐踏。(推薦閱讀:愈愛愈沒安全感?致焦慮型依戀者:承認脆弱,也是一種愛

另外一種說法是「戀愛依存症」,你容易愛上別人,卻很難愛上自己,透過和那些「很厲害」的人結合,或者是活在愛情的幻想裡面,終於可以忘記自己是多麼不堪。

就像,你在這些關係當中浮浮沉沉,看起來不確定自己要的到底是什麼,但實際上你很清楚,你只是想要一個能夠把你放在手掌心,好好愛你的人,只是有些時候你怕放了太多會陷入太深,所以同時也和其他人發展關係(雖然並不一定是劈腿)。

上面的種種矛盾行為,說穿了就是你所發現的,你希望其他人能夠填滿內心的洞,期待透過他們的關注和在乎、照顧和看見,能夠證明自己是值得的,但在你不相信「自己是可愛的」以前,它就像是一個無底洞,越填越大洞[1]。

那該怎麼辦呢?其實在你的點播過程當中,三首歌的歌詞已經透漏出一些答案:

「我期待童話般的愛情 卻不想那樣的絕對
 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什麼語言 I Don't Care」

——張韶涵,《寓言》

就像你說的,外在的你表現得 I don’t care 的樣子,但其實內在的你並不一致,內心還是有童話的期待。

「舞鞋 穿了洞‭ ‬裂了縫‭ ‬預備迎接一個夢
OK‭‬ 繃‭ 遮住痛 要把蒼白都填充 勇氣惶恐‭
我要用哪一種 面對他 一百零一分笑容」

——洪佩瑜,《踮起腳尖愛》

你期待什麼呢?期待有一個人能夠不顧你舞鞋底下的破洞,也期待那個人在你的笑容之下能夠看見你的痛,不拆穿你的笑容,又能安撫那個用來填充的蒼白面容。

可是你在人海茫茫裡面,不斷地墊起腳尖,去找一個比你高的高度、去找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很辛苦磨到傷口都破了,還是經常讓自己的心都碎了,卻仍找不到,一個能夠好好撫摸你、擁抱你的人。

「我多想找到你 輕捧你的臉
我會張開我雙手 撫摸你的背
請讓我擁有你 失去的時間
在你流淚之前 保管你的淚」

——徐佳瑩,《尋人啟示》

可是會不會,你真正想要找到的人,其實是那個躲在你內心角落,不斷地流眼淚,眼淚卻沒有人替他保管的你自己?會不會,你不斷的在聊天室和網路上追尋,失去了很多的時間,卻不敢轉過身來,輕輕捧著自己的臉?

當你在人海當中找不到一個人可以保管你眼淚,墊起腳尖,卻仍然抓不到天邊的星星,或許也有一個人在模糊裡面等待,等待你跟他說聲嗨,等待你回過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