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週三準時為你放歌!開始就知道愛錯了,為何放不了手?我們的寂寞底下,都有一顆渴望被在乎的心。

我們是同事,因為寂寞所以認識沒多久就相戀,本來抱持著一種只談談戀愛就好的想法,自己卻不知不覺在意的更多,他喜歡和別的女生聊天,我對他沒有信任可言,他年紀比我小,我總是覺得他不夠成熟,不夠體貼,他整天拿著手機卻不看我的訊息,我總覺得他不在乎我,每次吵架我就想分手想放棄,而他總是會來挽回我,他說沒有人像我對他那麼好,他說他需要我,而我會因為心疼他或捨不得就和他和好,和好之後一開始都會想要努力讓我們的關係更好,我開始認真看待這段感情,可是我們又會因為一樣的問題,出現矛盾。

本來是開朗的我,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感到不開心,找不到自己,我依然沒有安全感,但是心裡卻相信他會來挽回我而提分手,但他沒有,他就這樣跟我斷了聯繫,後來我卻從別人口中聽見他交了新女友,但很快又分了,我想找他說清楚,和他好的告別好好的分開,試過很多方法約他,甚至跑去他家樓下,但他一直躲避我,甚至感覺有點討厭我,最後我寫了紙條告訴他,我的心情然後祝福他,現在我們還是同事,上班還是會遇到,但是已經像陌生人一樣。

有天聽到他放了這首歌⋯⋯

「假如我們當時沒有經歷,這一段讓人哭笑不得的愛情,
現在我偶爾還是會想起,你用認真的表情說著我喜歡你」

因為年輕才可以談這種沒有未來的愛情吧?原來在不知不覺中我已經好喜歡他,總是想對他好,他幼稚像小孩的時候都覺得可愛,其實他也在用他的方式對我好,只是當時的我都不以為意,我發現,是我在意太多小細節,對他要求太多,可能還有點控制慾,之前覺得很在意的小事現在覺得好像沒那麼重要,分手後覺得這段戀愛一開始就是錯的,但現在很感謝他讓我學到很多,像是怎麼勇於表達自己的內心,以後該如何為自己做選擇,因為自己一開始不認真的心態對他感到愧疚,但也因為自己後來的努力覺得其實我們互不相欠。

by 宣(2016 / 4 / 19 下午 10 : 14 : 41)

親愛的宣:

你從一開始就知道這是一段因為寂寞而開始的戀愛,或許一開始沒有很認真,但最終卻不小心陷入太深。與其說你不知不覺當中已經好喜歡好喜歡他、輸給了「你很在意他,但他卻沒有那麼在意你」,不如說你真正敗給的,是寂寞。然而這個寂寞的背後是什麼呢 ?老實說我不太確定,不過我有一種預感可能是關於信任的矛盾。(推薦閱讀:【為你點歌】分手後,容易當朋友的六種可能

我感覺在你的心裡面有兩個自己,一個是相信並且期待他會挽回、他還是愛你的、會回來找你的;另外一個是,不相信就算彼此遇到些事情還是可以好好繼續愛、不相信他即使跟別的女人聊天也一樣在乎你。所以這個表面上或許是寂寞,寂寞的下面是渴望被在乎(也就是有一部分的你是信任他的), 只是在這個渴望的下面,這是一個很矛盾的信念:他真的可以信任嗎?他真的能夠永遠在乎我嗎?這只是一段沒有未來的愛情吧?

你一方面希望能夠得到他的愛,另外一方面(或許是因為他表現出來的樣子)又不相信他能夠永遠愛你 ,在兩個自己在心中反覆拔河,其實不管他是否跟你在一起,你都活在缺乏安全感的痛苦裡[1]。  

「假如那時我們不放棄
如今你還會是當年的你」

很多你以後或許你會想,如果當時不放棄,會不會今天有不一樣的結局?或者說是另外一種情況,就算你不放棄,用同樣的方式來「努力」這段關係,最終他還是會因為壓力和要求離你而去?

心理學 OK 繃

一邊看你的信,一邊把你的文字螢光筆畫起來,一般來說我會試著在一個故事裡面找尋讓這段感情繼續難忘的原因,一直當初為何沒有辦法繼續下去的原因。從我的角度的話,大概可以獲得下面這張圖(但我更建議你自己來畫畫看):

有些時候令你難忘的理由也是無法繼續的理由,因為在乎而緊握,因為心疼而復合,因為總想要證明他愛自己,卻把感情逼到分開的邊境。儘管已經分離一段時間,習慣抓著什麼東西的你仍抓住這個回憶,因為那是你現在僅有的東西。(推薦閱讀:【為你點歌】當你終於不再抗拒遺憾,你才能超越遺憾

我看到你寫的一句話很感動,「他說沒有人像我對他那麼好,他說他需要我,而我會因為心疼他或捨不得就和他和好⋯⋯總是想對他好,他幼稚像小孩的時候都覺得可愛⋯⋯」他對你來說是很特別的,是因為他願意當那個被照顧的角色讓你來照顧他並且滿足你喜歡照顧別人的需求。換句話說,當你有機會照顧一個人的時候,你才感覺到自己是被愛的。這個是你很棒的特質,但是當這個照顧超過某種界線,可能就會變成你所說的控制欲、在意很多小事、要求太多等等。而當你超過太多,那個原先想要被照顧的他,就會開始夾著尾巴跑走[2]。

有些時候我們很心疼、想要照顧那個像小孩一般的他,其實真的想要照顧的,是內心那個像小孩一樣、渴望有人來關心的自己。當我們努力付出並且得到回應的時候,內心的那個小孩就會覺得自己是重要的、努力被看見了,可是,一直以來,這孩子總是很用力地在愛別人、愛得好累好累,當別人沒有辦法再同樣回應時候,能不能夠先緩一緩,回過頭來照顧這個同樣需要安慰和關懷的自己?

有時候我們愛的只是那個「很愛對方的時候的自己」,為了他我們可以奮不顧身,甚至到他樓下按電鈴,當這個門鈴無論如何都沒有人來回應的時候,或許轉身,才能看見你自己的家門,前面也蹲著一個小孩,在等待你的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