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甜致前男友的分手信,我們愛過或許也互相恨過,隨著時間經過,才明白當時我們都用盡最大的氣力,努力過。

致親愛的/可恨的前男友:

這封信,寫在我們分手之後,寫在我遺忘你之前。

這些日子裡,你已從我生活連根拔起,但戛然而止的僅是身體相伴,心靈卻還沿著慣性軌跡前進。我好像還活在過去的時差中,總是忍不住在中午又看一下手機,因為以往這時候,你都會趁午休回我訊息;周五到了,我又反射性地想敲你問:寶貝,周末約會打算去哪裡?


Image Source: Pixabay

然後才想起,我忘記我們已經分手一個禮拜了。

我想,分手的戀人們,內心總有很多問題無解。

描繪過同一幅未來的兩個人,為什麼能親手把未來撕碎?你說暫時當朋友比較好,是不愛的意思嗎?如果不是不愛,又為什麼走不下去了?為什麼我們很愛,卻總是在傷害對方?為什麼我們都努力過了,卻都覺得只有自己在努力?翻閱市面上的感情書籍,都說不適合就要放手。但適合是什麼?我們有不適合嗎?還是只是不夠愛,也不想努力,只是硬推給不適合?(推薦閱讀:【為你點歌】我們是正在磨合,還是根本不適合?

一千個問題,夜以繼日地從我內心的裂縫鑽出來。

為什麼明明知道不適合,我還是會難過傷心?

為什麼大家都安慰我以後會有更好的,我卻還是思念他們口中「不夠好」的你?


Image Source: Pixabay

那些問題在腦中纏繞打轉,讓我無法呼吸,又或者像果汁機一樣把我絞碎,再卑賤地沖入下水道溺斃。然後我開始想,開始憤怒又自憐自傷地想:困擾我的這些問題有困擾你嗎?我想一定沒有,因為你總是一副不在乎的樣子,也許反而覺得,沒了我很自由吧?

我想起有個女生一直在等你,我為了她跟你吵過好幾次架那個──你是不是已經跟她說我們分手了?你是怎麼對她說的?會說我太任性,還是兩個人都有問題?她會安慰你嗎?你們之後會在一起嗎?好吧,現在沒人攔得住你了,你想怎麼樣就怎樣。想到這裡,我就油然升起一股力不從心的恨意。

我又想到,你老是對我提起前女友──現在我也升格為前女友了,你會像思念她一樣思念我嗎?還是會跟你的兄弟說,太好了,我終於甩掉那個女的了,來啦晚上喝一杯。

猛一回神,才發現那些毒藤蔓已經纏繞住自己的氣管。我不能任由自己無法窒息,於是掙扎著扯掉那些思緒,從下水道爬出來,把破碎的自己一點一點地攤平,在太陽下呼呼地喘氣。

只有我在受苦嗎?那你呢?我好想知道你現在怎麼樣,卻又不敢問。你如果快樂,我會不甘心;你如果難過、我也不好受,甚至會不捨。那個已經按下的封鎖鍵,還是別解除吧。

但有時候那麼一瞬間,我會覺得那些問題都不重要了。

我會清醒得像個智者,從高處俯瞰自己的情緒翻湧,發現胸口無名的怒火,只是在心疼自己的掏心掏肺;我也逐一看清那些鍍了金的美好回憶,其實早已暗藏著彼此不夠了解的盲目;我甚至能夠心疼你的無力,因為我當時的確任性,也管不住自己的脾氣。也有那麼一瞬間,我可以祝福你找到更好的,因為我確實不適合你,就像你對我複雜的內心也無能為力。


Image Source: Pixabay

但是那些清醒,就像暴風雨前的寧靜,山雨欲來。情緒風暴過境,又把我的理智摧折得開花。

我拿起電話,重複又重複地花大把小時,問朋友鬼打牆的問題:我們是不是有可能繼續?我是不是做錯什麼?這件事是你不對還是我不對?為什麼我這麼掏心掏肺,你卻不懂得珍惜?我甚至咬牙切齒地問,你這種人會不會得到報應──因為我真的好希望你得到報應,真心期待你一輩子都不快樂,詛咒你此生遇不到比我更好的,因為那是你傷害我,理所當然要付出的代價。

這些冷靜和瘋狂,善良和邪惡,在心中來來去去;痛苦的時候,我甚至懷疑自己一輩子都好不起來。一開始總是恨意和情緒居多,不知道什麼時候,才一點一點地,冷靜與憤怒開始和談,畫出一條北緯 38 度線。再之後,冷靜和透徹逐漸收復失土,想起你時連恨都提不起勁,因為回憶已經淡到我沒力氣去恨。

我甚至在心情好時,希望你過得也好,這樣才不會傷害到自己身邊的人;聽說你要結婚了?更好,結婚要快樂,才不會糟蹋了誰的人生。

那條自我攻擊與懷疑的戰爭線,打了多久、走了多久,我不知道,已經不記得了。我只知道,只要我繼續往前走,即使進進退退,我一定會跨越那條線。

現在的我想跟你說一些話:在分手前,我把你貶得一文不值,真的很抱歉。當時的我還走得不夠遠,看不見每一段結局破碎的感情,背後都是生命的意義;也許我還否定過你的付出,指責你太自私,這些也不是真的。當我走很遠之後,才會發現你不是沒有給,只是給的不是我想要的。但你確實努力過了,很抱歉,當時的我卻看不見。

剛分手時,我總是斤斤計較分手是誰的責任。是你的逃避、我的幼稚、是某一方的不忠實、還是某一方的謊話連篇?好像多推卸一點,責任扛得少一點,情傷就會輕一點。但真的當我走得夠遠了,回頭才會發現,那些你對我錯的計較一點都不重要。

情傷,就只是能力有限的兩個孩子,為了討愛而踩痛對方的悲傷童話。


Image Source: Stocksnap

而經過了你之後,我會變得更有能力、更有眼光、能更成熟地表達情緒、也更有勇氣為自己劃出底線。但那也是我們彼此傷害的血,才能澆灌出堅強的花。

如果你現在還覺得很悶,想要喝一杯,跟兄弟們罵我不懂事、公主病、還是情緒化的瘋女人,那就去吧。就像你在我姊妹圈中,也曾被氣在頭上的我,一邊喝酒一邊哭,一邊抹黑為渣男,很公平。

只是希望形同陌路的我們,最後有個小小的默契:放過共同朋友,別讓他們難做人,也別讓那些氣話有機會傳到我們的耳朵,作為彼此最後的溫柔。(推薦閱讀:致前男友們:謝謝你們來,也謝謝你們走

最後,我曾經想過一件事:

也許失戀最大的療癒,是知道對方曾經跟自己一樣折磨;
而最大的釋懷,是知道經過了彼此,都能找到更完整的幸福。

願你也能在愛過恨過之後,朝著和我不同的方向,在黑夜裡走得很遠。在天涯的日出前,也能找到一個作伴的同路人,一起牽手看著天亮。


Image Source: Stocksnap

後記|

寫下這篇文章的起點,是因為聽到男性讀者告訴我:分手之後,自己表面上多半壓抑、沉默、甚至看起來硬是裝作沒事,實際上情緒卻壓得很深。有時會想靠大醉一場發洩,有時候,只想躲起來讓人找不到。

男人說,他沒辦法接受自己情傷的樣子,覺得男子漢不應該和脆弱畫上等號;覺得只要深埋情緒,記憶就會永遠被覆蓋,他還是一樣堅強又勇敢。

但是我想,情傷難癒真正的原因是:兩個人都覺得自己被否定了,無論說分手的是誰。

那一夕之間毀損的自我定位,以及脫口而出的難聽話語,雙方只能張牙舞爪地否定,甚至假裝忘記。

有人說:「那時候自我價值如此破碎,只希望有人能來肯定自己。」我想了想,其實最好的肯定,應該來自前女友吧?──那個跟你一同打造美好回憶,也親自參與毀滅的那個人。如果連前女友都能回頭肯定這段感情,「療傷」這條路應該會容易一點。

只是,這通常只是奢望。尤其像我這種女生,分手後都不會再聯絡,也不願再做朋友,所以我們「後來怎麼了」以及「分手後經歷了什麼」,一直是團謎。為此,我翻出過去的記憶,再度化身為一個處在「療癒情傷期」的女孩,動筆寫下這封「致前男友」的自白書信。

信中有自我剖白、有肯定、有祝福,也有怨。沒有遮掩,不介意袒露曾經的脆弱,因為我知道這條路很長,沒有快速的捷徑;唯有知道你我都在這條路上,才明白自己並不孤單。

因此這封信寫的,不只是一封書信,也是情傷療癒地圖。

這封信,也沒有特定的收件人,只要你曾經是誰的前男友,這封信都可能屬於你;寄件人也不一定是我,只要你曾經是誰的前女友,這封信也可能是妳的心聲,在未來的某一天。

願你我都在這封信裡,照見自己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