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參與公視戲劇《一把青》的演員李劭婕,在成為演員這條路上,沒特別框架自己,只希望不斷保有感知生活的樣子走下去。

「想成為怎麼樣的演員。」

前幾天跟一個朋友吃飯,他問了我這個問題,我啞口無言。

在啞口無言之前,我還思考了一陣,發現腦袋裏沒有任何畫面,我停滯,幾乎是「作勢」在思考著。


李劭婕《一把青》劇照_圖片提供:藝碩文創

他似乎看出我正在漫無目的地撒網收網、企圖打撈些什麼。

「總有個目標吧,這樣才有前進的動力啊!」我又沈默了。是啊,我不禁問了自己,妳的藍圖是什麼呢?妳曾經試圖勾勒它嗎?

我確實仰賴著許多微小的悸動,任何氣味、光線的移動、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共振、花一個下午緩慢爬行於文字之間,任何感受我都會好好收藏,偶然,若能把這些感受放進表演的領域裏,如同收集火柴的小女孩,小心翼翼的擦出異色的軌跡,燃起一絲火光,只為一瞬,你和我的瞳孔亮起,如星月,這樣便足矣。(推薦閱讀:「夢想面前,一刻都不要鬆懈」紐約演員追夢攻略:徵選下篇


李劭婕攝影作品

對了,還沒提過,我是一個收集癖。

我收集各種感受,盡可能鉅細靡遺。

小時候跟媽媽常一起在家裡附近不遠的山坡散步,秋天的傍晚,落葉在馬路旁層層疊疊幾乎看不到路的邊界,我喜歡走在那上面,踩在黃色棕色混雜的落葉上像踩著夕陽,但夕陽其實也在我們的身旁,兩個夕陽相伴,一起熱鬧了這些傍晚。半走半跳的腳步,讓落葉窸窣的厲害,我把這條路取名叫「麥洛威大道」,沒有任何含義,只是我總幻想著置身在好萊塢式的林蔭大道,大衣斗篷熱美式,公園椅鴿子雕像。但在我的「麥洛威大道」上,細細一聞還有雞屎味,交織錯纏的落葉裡還有不知道誰丟的啤酒罐,悶了好久早已發酵。

夏天,暑假,小時候家裡的客廳還沒裝冷氣,電視遙控器一台轉過一台,閃光燈一般啪啪啪的卻沒有在我的腦海留下印象,這樣的夏夜熱氣蒸騰。爸爸要拉上鐵門之前都會問我要不要去兜風,「騎機車兜一圈可以涼很久喔」,我百無聊賴地拖著溢出汗的身軀去了,抱著爸爸的腰坐在後座,沿路聞著鄉下才有的味道,那是一種複雜的氣味,夜晚植物特有的木質調分子混雜土壤的潮濕迎面而來。兜完一圈到家,爸爸的衣服上還會留有一種味道,一種風的味道,我會大口的吸嗅,風的味道,我沒有在別的地方聞過。


李劭婕攝影作品

這樣的收集癖同時也反映到了我的食衣住行,我對古著有著很強烈的偏執,收集了不少,我不算是洋裝狂熱者,但是我總是特別著迷於這些衣服的獨一無二,那樣的剪裁、形狀、質料,只屬於那個年代,無法複製。有時,一個躲在衣角的小黑點,甚或衣服標籤上斑駁的日文名字,總能勾起我的好奇,去窺探那個我無法明晰照見,只能藉由觀察、穿戴、聞嗅去想像的故事。我到各地旅行都會搜尋古著資訊,好像藉此找到跟這個城市的連結,我翻找著那些充滿痕跡的洋裝,樂此不疲。(推薦閱讀:「他們抱著執念在表演路上前行」勇闖日舞電影工作坊的第一位台灣女演員


李劭婕。圖片提供:牽猴子整合行銷


李劭婕。圖片提供:牽猴子整合行銷

這些只是我收集的眾多感受之中的一小部分,它們被我放進載玻片,放上顯微鏡,用更微觀的角度檢視,也用更溫柔的角度收藏著,在記憶的抽屜安放。

抽屜裡也不斷地有人進駐,那些我扮演過的角色們,她們去過的地方、她們的年紀、職業、喜好、經歷,那一段段比我厚實的人生,將我的生命塗抹上奇異的色彩,帶給我更廣闊的視野和人生觀,甚至有時會問自己「如果是某某角色,她會怎麼做?」


李劭婕《MRT2》劇照_圖片提供:天作之合劇場


李劭婕《莊子兵法》劇照_圖片提供:故事工廠

這些「收集」之於表演是什麼呢?像是創造世界前,必須要有材料一樣,而這些細小的線索,讓這些「收集」化成一張張老地圖,領著我去探險。我珍視這些微小而光燦燦的感受,它們承載了我,若是要說「想成為怎麼樣的演員」,我衷心希望那些偶然點亮的光也能收藏進你的載玻片,需要時在顯微鏡頭下,看看那些折射的幻彩,和栩栩如生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