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

文/阿布

水母

據說水母體內
有百分之九十五是水
所以我的存在
藏在剩下的百分之五裡面

那百分之五
定義了我與海的界線
而海容納了我此生
可能擁有的各種經驗
包括黑潮,波浪
包括穿過海面
滲進來的陽光

觸鬚是我的延伸
我用觸鬚感受海洋
我在海的裡面
也在自己裡面
我也是海的延伸嗎?
我與海
或許有著相同的起源

水母也會作夢嗎?
作夢的時候
感覺我也是海
搖晃的夢境是海的夢境
因為此刻正下著雨
風帶來波浪
波浪在海上嬉戲
而我不在場的未來
海依舊在這裡
還有更多雨
會落在遠方的海面上

(留下時間:【為你讀詩】我的溫柔都不完整


圖片|來源

無數腳印踩過
讓泥土壓縮
壓縮成一個夏季

揮霍一個扁平的暑假
時間的紙屑
在風裡燃燒殆盡
我們努力振翅
卻被視為噪音

這個世界
用疼痛的黎明迎接我
但我繼續伸展
讓初生的翅膀
變得堅強
在黑暗與光的交接處
我們正準備
破蛹而出

(留下時間:【為你讀詩】為何你不婉拒遠方?


 圖片|來源

傘兵

更年輕的時候
以為自己是鳥
曾經想飛
就這樣往下跳
但他們沒收我的翅膀
給了我刺刀與槍
沒有意志的我只能是
囚禁在迷彩服裡的自由落體
即使張開了傘
也無法掩護任何人
就連自己,也無法保證
未來在雨中
能不被淋濕

但至少此刻
我們還在空中
就是永恆
風還在吹
在降落以前
我們還有許多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