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adeleine C. 寫【紐約都會愛情】,那些在愛裡挑三揀四的,或許都不是買貨人,一邊緊抓一邊尋覓下一個戀情發生。

Disclaimer: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是我與許多在紐約遇上的女孩們的故事。如有雷同,純屬虛構,純屬巧合。

長大後的失戀比青春期的失戀還要難熬, 即使再好的朋友,撥出電話前一刻都會害怕打擾對方下班後的休息時間,打開手機電話簿滑上又滑下,最後只敢用傳簡訊的方式告訴姊妹淘自己剛分手的消息,來回安慰幾句稍微緩和後,過沒幾個小時內心小劇場又會再度播放交往跟分手過程各種細節。終究想不明白到底是哪一個環節出了錯,讓自己落得這般傷心田地。

同事間也沒有人會同情你而幫忙分擔工作,最多一臉惋惜的拍拍你說好好照顧自己,該交的財報還是要做,該追的單還是要追,生活不會因一時的失意而停止前進。

為了不讓自己一直在失戀的胡同裡轉,週末拉著艾莉去了一趟 Trader Joe’s 的紅白酒專賣店,買了一打紅酒,從有點酸澀感的 Malbec 到稍微溫柔順口的 Cabernet,裝滿整整兩個大紙袋,每走一步都有酒瓶匡噹匡噹的碰撞聲,讓人滿足。

「欸,你真的喝得完嗎?」艾莉一臉擔心。「喝的完,每天回到家簡單煮了麵,喝個半瓶,就會有點昏沉沉,很好睡。」我看著這些一瓶都不超過 20 塊美金的紅酒們,慶幸有他們的存在,陪我一起逃離失戀的傷心迴圈。(推薦閱讀:【紐約都會愛情】那些發生在 Happy Hour 的速食戀情

「你這個週末要幹嘛?」艾莉問
「野餐。」我表情漠然、生無可戀的回答。

「野餐?!你自己去?!」艾莉從一臉擔心轉成驚訝。
「我同事 Lisa 看我失戀叫我明天去參加她跟另一個男生合辦的野餐,說會有很多人來玩,讓我去散心。」我再度生無可戀的回答。

Lisa 是曼哈頓亞裔圈裡的人精,只要是在曼島遇上四十歲以下的美國出生亞裔,有一半機率是 Lisa 的朋友,有八成機率會是她朋友的朋友,所以就算失戀讓人再厭世,Lisa 邀請的任何活動我都會逼著自己出席。


圖片|來源

野餐辦在豔陽高照的星期六,各自從曼島出發搭船到南邊的 Governors 島上的大公園,一望無際的小山坡跟草皮,Lisa 發了一棵樹的照片還有兩塊大野餐布的畫面給我當線索找到他們的聚集地。

好不容易找到會合點,馬上就後悔自己厭世到沒化妝沒洗頭就出門,因為現場至少有五位男生可以落點在我紐約男人小本本前十個百分點的群體內,有的斯文俊朗有的陽光黝黑,身高目測都能輕易拉得到地鐵車廂內的頂環,但這一切 Lisa 事前都沒有預告。

 

每個人都準備了一些方便攜帶的小點心,圍成兩個大圈各自玩紙牌遊戲。美國的紙牌遊戲很多樣化,就算英文講得再好,不曾受過美國高中跟大學教育的人都會覺得很難理解紙卡代表的深意,一如老外很難學會玩狼人殺一樣,所以每當輪到我出牌時都只能裝笨傻笑帶過,但其實是真的英文不夠好。

遊戲結束後 Lisa 靠近我:欸,你覺得 Brian 人怎麼樣?

即使 Lisa 交友廣闊,但從不曾特別介紹任何一個男生給我,這聽起來是頭一回。

「不錯啊,玩遊戲反應很快又幽默風趣,長相討喜又有在健身,體格看起來很棒。」

「那你覺得他跟 James 比起來如何?」

不對,這聽起來不是要介紹男人給我的態勢。

「James?你在開玩笑嗎?光外型 James 就大輸特輸,但 James 性格體貼又懂得交際又在 Hedge Fund 工作,對你又好,各有各的好啦」

「是不是!我最近很煩惱不知道要選哪一個!你是不是也覺得很難選。」

「靠,我還以爲你跟 James 確定在一起了耶,你們不都一起去過巴黎玩了嗎?這個 Brian 又是怎麼回事?」

「唉唷我還沒答應 James 啦,現在還是在 dating 的階段,當然還有機會跟其他男生出去啊,而且這個 Brian 是醫生喔,剛剛在場坐你對面的男生在 Mckinsey 當分析師,隔壁另一個笑起來傻一點的在 Google 是網頁工程師,你得好好把握多 Date 幾個。」Lisa 說的一派輕鬆。


圖片|來源

「我最近沒有什麼力氣去約會,聊不到二十分鐘我就會放空,根本撐不到上主菜,太痛苦了,到頭來我只想把自己灌醉。不過那個 Brian,我根本看不出來他有在跟你約會的感覺啊,整個遊戲過程他是他,你是你,如果你不講,我絕對不會知道你們私底下有來往」

「Oh My God!哎你說得真好,我就是煩惱 Brian 沒有打算跟我正式在一起,然後 James 還在逼我現在做決定。」看著眼前這個「寶寶好煩,可是寶寶不能說」的 Lisa,只想翻個大白眼。(推薦閱讀:在曖昧之後:如果只是寂寞,請不要愛我

「James 知道嗎?」

「他知道我還是有跟其他男生出去約會啦,但細節我不會多說。」

才說完就聽見玩飛盤的人在吆喝大夥加入,Lisa 便起身拉著我一起參加。我擺了擺手拒絕,玩遊戲已經殺死我不少腦細胞了,想回家睡個午覺兼洗放了兩個星期的髒衣服。

在回程的船上,望著曼島下城的天際線,想起祖耀曾經說過:我爸說,嫌貨都是買貨人,所以我現在挑你這些小毛病,到頭來還是會娶你回家的。當下我並沒有表示認同,只回了:如果你有真的要娶我再說吧。

但實際上流轉在現代都會愛情裡的這幾年,每每遇見會嫌的都是真的不想買的人,一如 Lisa 對 James 說不出口的嫌棄,Brian 對 Lisa 的若即若離,其實都是在利用假裝考慮的時間尋覓更新更好的貨色,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