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我有勇氣節,週六不設限全日活動,十二樓沙發區許多關於勇氣的故事正發生,帶你一起回到現場,聽見生命故事碰撞出的感動。

接續上篇直擊,直擊鏡頭來到 Kafnu Taipei 十二樓,挑高明亮的沙發區空間,裡頭有生命與生命碰撞的對話正發生,每個走進這個空間的靈魂,都在一次次的對談交流裡,透過思想的衝擊與交換,重新定義,屬於自己的勇氣,創造一場不白活的人生。

第一位沙發主人,我們請來 The Escape Artist 創辦人 Brendon & 夢想練習曲問題設計顧問劉軒,與我們談,如何讓夢想不再只是夢想,能在現實生活裡實踐。

夢想練習曲|我不白活:迎向夢想第一步的勇氣

The Escape Artist 創辦人 Brendon & 夢想練習曲顧問劉軒,發起《夢想練習曲》的企劃,透過一月一主題,完成 6 幅畫作的過程與學員們一起經歷「無中生有」、「從想法到實踐」的過程,練習把自己的夢想具體化。

這次來到沙發區,他們以「迎向夢想第一步的勇氣」為題,與我們談實踐夢想難的不是夢想本身,而是遲遲沒有提起實踐行動的第一步。

首先,夢想實踐從放下「我不會」開始,Brendon 與劉軒先詢問在場曾覺得自己不會畫畫的讀者請舉起手,舉起手的人之中,曾經嘗試過但覺得自己徹底失敗沒有畫畫天份的,請從位置上站起來。我看見在場的讀者,有四位默默起身,可能有些猶豫可能有些不安,仍都勇敢站起。

最後其中兩位讀者到台前體驗 The Escape Artist 帶來的繪畫活動,現場準備了個透明杯子與壓克力顏料,這個繪畫創作很簡單,請讀者隨意挑選自己喜愛的顏色,一層層加入杯中,最後將杯子倒蓋於畫布之上,瞬間五顏六色的顏料傾瀉,夾雜出奇幻且獨一無二的形狀。我聽見現場參與者的驚呼,但更讓我驚奇的,是參與創作的兩位讀者臉上的神情。(推薦閱讀:我愛我有勇氣!專訪 Brendon x 劉軒:渴望不同的人生,得先相信你「能」

其中一個讀者,在加顏料、倒蓋畫布的過程,眉頭始終微皺,像是很仔細地在進行一場精密且不容疏漏的科學實驗,但當成果出現的剎那,她眉頭的皺摺被色彩抹平,臉上有舒展的笑與彎彎兩眼;另個讀者,創作的過程一直面帶微笑,看見成果後,坐在最後排的我,都聽見了他驚喜的呼聲,那是發自內心的一種快樂。

原來創作與夢想的關聯是這樣,當你開始嘗試,努力過後的結果可能會讓你驚奇,看見過去沒想過、沒挖掘出的自己。

接著,Brendon 再丟出一個問答提給在場讀者,去想像你的電腦裡,有個收集所有你渴望實現的夢想的資料夾,你會用什麼圖示代表它?瞬間回答此起彼落,有人說笑臉、白雲、星星、花朵、氣球⋯⋯,Brendon 繼續說,過去他在每場演講中問大家這個問題,有一半的答案都是在天上的東西,也就是說,我們總是認為夢想是像掛在天邊的物品,有點夢幻,有些難以實踐。

但其實,夢想不像雲端產業,夢想應該是農業,夢想被實踐、被看見之前,如果沒有扎根,沒有歷程,那夢想永遠都不會實現。

Brendon

在實踐夢想,努力扎根的路上,我們可能會在路途中遇見石子絆腳,穿透不過的困難阻礙,其中一位讀者舉手說出自己對夢想的渴望與無奈,「大家好,我是做平面設計的,本身也有夢想,想要開店或成為設計師,但因為已經結婚,考慮到要花心思顧慮另一伴的想法,沒有那麼多心力可以說實踐夢想就實踐夢想,這種時候,我們該如何平衡自己呢?」她邊說的過程,有些哽咽,但我想這樣的焦慮,不論我們擁著何種身份,多少都會需要在夢想與現實之間取得平衡,一步步實踐。

關於這個問題,劉軒老師這麼回答,「我們總認為自己的夢想,是跟外界世界完全不相干的東西,要實現夢想,我們就會從 A 離開, 到達 B ,但對決大部分人來說,事實上,我們會帶著 A 達到 B ,而這種夢想與現實間的修正,並不代表你的夢想打折了。」

劉軒與我們分享,其實「夢想」,很常並非一個實際的形體,而是一種「感覺」,去感受那個驅使你前進的渴望,並朝著為了實踐這個「感覺」去不斷地嘗試自己生命裡的可能性,並透過嘗試,具體化你的感覺,具體化你真正擅長的是什麼?當你真正發覺到自己擁有的獨特能力時,你就會在邊摸索的路上,知道如何運用這些能力,達到自己理想的狀態。

儘管身邊的世界再亂,當你可以不受干擾,堅定地帶著夢想跑,你會知道,你的心到了。

劉軒

最後,Brendon 也邀請一直默默坐在後排的女人迷創辦人瑋軒,分享自己實踐夢想第一步,瑋軒回憶起來,這麼說,「沒有想過自己會創業,當時創業的契機是在一家咖啡店裡,我跟另位創辦人 Tanya 聊到覺得台灣環境很差,但轉個念,與其抱怨,我們決定在亂七八糟的環境裡產生一點改變。這一週遇到許多讀者,看著女人迷陪這些女孩從 20 歲走到 27 歲,我沒想過我們真的可以陪這些女孩成長。」當我們回望夢想,你得找到那個驅使你不斷努力,最「根本」的地方,那是你心裡堅定覺得不做不行的初衷。

夢想就是這樣 一但你起頭了,就會開始滾動。——Brendon

女人迷的主編 Audrey 也在講座結束,說了段很溫柔的話,「或許實踐夢想的過程,會帶著不確定,或是遇見困難,但我們今天就是在實踐夢想具體化的過程,我們每個人都在嘗試踏出第一步、第二步,我們都在努力實現的中途,感謝大家帶著勇氣來,也希望大家,能夠帶著夢想走。」

透過今日分享,我們希望夢想開始在你們的心裡扎根,種下一個種子,並讓你們有勇氣,在生命裡開始實現。

新生代演員林雨葶|把自己準備好,機會來時會更有勇氣做自己

從我愛黑澀棒棒堂開始,被冠上台版廣末涼子稱號,林雨葶的演藝路,是場誤打誤撞,但身上被貼上的標籤,她堅決用自己的努力一點一滴撕下來。今天我愛我沙發區分享,她要用自身經驗告訴讀者,有時候標籤會限制你,但也會鑄造你,努力是種持續練習的過程,當你把自己預備好,機會來時就能自信粉墨登場。

女人迷主編 Audrey 也是當日沙發區 Living Room 的主持人,請雨葶以女人迷的傳統,用三個關鍵字介紹自己,雨葶說,「自己可以用有生活感的、真誠與自由形容。」進入演藝圈,是一次與星探偶遇,便從廣告、試片開始嘗試起,那時候有什麼機會她都攬下,有新鮮人的衝勁,時間久了,雨葶開始思索什麼是自己的專業?「那時候只要有機會,我就去,後來我開始覺得我應該要在自己的工作領域上表現得更好更專業一點。於是開始減少接通告的次數,專心培養自己的專業。」

於是,回到雨葶先前說自己的三個關鍵字,所謂「有生活感的」是她決心當一位專業演員後,希望自己擁有的特質,在演戲的過程裡,演員必須對生活有感,才能好好地表述情緒,主編 Audrey 問,對他而言表演讓她快樂的原因是?雨葶很率真地說,「我覺得人在面對真實世界的時候,會有一些偽裝,不敢放開自己的情緒,但當你在表演的時候,可以很盡情地抽開自我,演出角色的情緒。或許生活中大家也常面臨想展現真實的自己,但怕嚇到周遭的人,所以沈默。」演戲給了雨葶的情緒一個出口,在戲裡她可以不斷挖掘自己的面向,雖然辛苦,但對於每一個突破,她都甘之如飴。

另兩個關鍵字,真誠與自由,我們可以從雨葶嘗試撕掉他人給的標籤談起,過去,林雨葶剛出道,網民以她精緻的面孔稱她做台版廣末涼子,替她冠上正妹封號,「對我來說,我非常不喜歡這件事情,那時走在路上反而很沒自信,常常有人在我身邊耳語,『他就是那個賣涼麵的』、『她有像廣末涼子嗎?』⋯⋯這些標籤都讓我害怕,害怕大眾除了標籤以外看不見真實的我,看不見我做的努力。」

這標籤讓她被關注,卻也像堵牆,阻礙著她繼續前進,繼續讓大眾認識真實的林雨葶,儘管如此,雨葶總是用正面態度去擁抱生命裡的課題,「雖然這些標籤,需要讓我花更多時間撕下,卻也成為我不斷努力的動力,做演員,是一段需要等待的過程,等待角色、等待自己成熟,有時候邊等邊陷入迷惘,一直問自己到底在這裡幹嘛?當我在做我熱愛的事情時,勇氣又會突然跑出來,我覺得演員就是不斷地在找一個平衡點,空白時間就看書、上表演課,努力充實自己,把自己準備好,當機會來時,就會更有勇氣去做自己。」(推薦閱讀:【向輸過的人致敬】苗博雅:撕不下身上標籤,但能選擇不只用標籤理解世界

對林雨葶來說,勇氣是一件不斷努力,持續進步的過程,在實踐夢想的路上勇氣時常突然出現又消失,但當你內心有個渴望達成的信念時,面對恐懼你會有繼續勇敢前行的動力,勇氣是種持續練習的過程,透過練習,我們將會有越來越多動能,實踐自己的夢想。

瘋戲樂|音樂劇裡的勇氣敘事:做真實的自己,就會找到同類

瘋戲樂創辦人王希文,來到我愛我沙發區,與我們談勇氣,他說勇氣對他來說是個抽象的概念,做很多事情的時候並沒有特別去想勇氣這件事情,或許勇氣背後與恐懼深深相關。對他來說,凡事做出最好最壞的打算,就是他建立勇氣的方式。這樣的勇氣定義很直白,也有對生命的灑脫。

瘋戲樂創辦八年,將百老匯音樂劇的元素帶回台灣,與台灣本土文化交流碰撞,王希文要用台灣的角度,音樂劇的方式來敘事,做一場不必是百老匯,屬於台灣獨一無二的音樂劇形式。對歌舞劇的熱情來自國外吸收的養分,但在台灣生根,始終來自對家鄉的鍾情與在乎。這次我們請來瘋戲樂創辦人王希文與音樂劇演員鐘琪,藉由自身在音樂劇裡闖蕩,投入的生命經驗,與我們談談不白活的勇氣定義。(推薦閱讀:專訪王希文:失敗沒什麼,成功了也不代表不會再失敗啊!

開場,王希文以三首百老匯的音樂劇做揭,他說,要他用自己的生命經驗談勇氣太難了,但或許,透過百老匯音樂劇裡的歌曲,我們能在裡面找到一點勇於面對生活、面對自己的勇氣。透過音樂以及投影幕的歌詞,讓讀者身歷三種不同勇氣的情境。這三首歌分別是《歌舞線上》(英語:A Chorus Line)的《Nothing》 說明舞者在百老匯追求明星夢的勇氣、《我愛你,你太完美了。現在改變吧》(英語:I Love You, You're Perfect, Now Change) 中的《A stud and a babe》說明男女約會前夕,對於情場高手的想像,以及對於自己的否認,但互相坦誠之後發現彼此,鼓勵大家跨出去,不用掩飾自己,做自己原來的樣子,就會找到自己的同類。最後一首 《搖滾芭比》(英文: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 中的 《Wig in A box》說明變性人被伴侶拋棄後,如何透過說自己的故事,瘋狂做自己。

或許,勇氣就是在夢想面前,跌倒了仍不放棄;勇氣就是褪去偽裝,不怕展露真實醜怪的自己;勇氣就是在悲痛的經歷底下,回望自己的人生,卻始終忠於瘋狂地做自己。

這樣堅持夢想,勇於做自己的勇氣,音樂劇演員鐘琪也從自己的生命經歷談起,對她來說,勇氣其實跟重訓的過程很像,你得逼迫自己突破極限,透過一次次的練習、耐力,肌肉慢慢茁壯,勇氣也一點一滴壯大,最後你會發現,原來,我比自己想像的更強大,「我是個演員,表演生涯從我讀書開始,因為一個徵選,就踏入音樂劇的圈子裡了。在大二的時候,第一次參與《 I love you, you're perfect, now change》,去國外唸書回來,就開始持續的接觸音樂劇,回台後,因為內心的衝動與執著,一直想嘗試一個人的音樂劇,剛好有機會,就在瘋戲樂開始了我的第一場一人秀《 不然少女》。」

不然少女講的是一個關於勇氣的故事,在面對社會許多無能為力改變的狀況時,仍是有希望的厭世,因為厭世所以要更積極入世,希望可以做出一點改變,努力地在這個社會裡活下去。這場個人秀,鐘琪得一人變換八種角色、八種心境、八種語調,一個人獨撐一個半小時的表演。剛開始提議個人秀,來自熱愛與傻勁,實際做了,這場磨煉對鐘琪來說,像去地獄晃一遭,「做完不然少女我有很深刻體悟,走完地獄之後,我好像更有勇氣了,走出舒適圈你會看見更強壯的自己,我覺得勇氣像是重訓,本來我覺得我沒辦法一個人站在台上演一個半小時的戲,但當我嘗試後,會發現自己的舒適圈變大了,勇氣就多了。我的目標,就是全世界都是我的舒適圈!」(推薦閱讀:專訪鍾琪:你如果真想做一件事,就應該讓它發生

經歷一場勇氣與音樂劇的洗禮,我們或許始終對勇氣有著不同的定義,但我想,透過王希文與鐘琪的分享,給出了勇氣的很多面向,如果你願意,做真實的自己是種勇氣、不苟且地追逐夢想是種勇氣,在生活裡一點一滴地逐漸擴大你的舒適圈,這也是種勇氣的定義。唯有你先提起行動嘗試,才能找到屬於你的勇氣定義。

CEO 有約:陪一個女孩成為女人,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夜幕低垂,我愛我有勇氣節襯著晚霞與車流,來到最後一個分享時光,女人迷創辦人張瑋軒特意留下一小時的空白時刻,與讀者有約,希望在活動結束前,給出一個空間,不只聽作者說、不只聽講者說,我們最親愛最珍愛的讀者,你們的故事我們想慢下來,聽聽你們說。

CEO 有約,在十二樓挑高沙發區揭開序幕,對談時間仍未到,許多讀者便早早坐在椅子上,頻頻望著台前,等著瑋軒的出現,我在後排看著,許多都是熟面孔,每年 525 都現身活動現場,陪我們走過,陪我們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創造屬於女人迷與讀者之間的感動。

當晚瑋軒在打著一盞燈的沙發上坐下,從讀者提問、讀者感受聊到一整週 525 節的活動,我們如何透過不同課題與讀者對話,陪著讀者在一連串的練習中,找回愛自己的勇氣。

讀者感受,一直是瑋軒最在意的事情,對談開頭,瑋軒從跟大家話家常開始,「每年 525 我都希望可以留下一個時光跟大家好好聊天,聽聽所有人的故事。很謝謝大家留到最後,很多讀者跟我說,CEO 有約的活動釋出太晚了,他因為要趕車而無法參加,其實這樣的活動加場,很像女人迷的生活,」

這次 CEO 有約,我們以邀請制的方式,邀請有來現場參加活動的讀者填寫表單,寫下想問 CEO 的問題,這個時光,CEO 替你留下時間,一題題仔細回答,其中,有位讀者問,什麼是女人迷團隊的生活?「有讀者問,什麼女人迷團隊的生活,團隊是怎麼樣進行?其實,我們總是希望不斷創新,每一次都希望超越讀者期待,做一個更好更美的事情,就算到最後一刻,我們也會努力讓它發生。」(推薦閱讀:【張瑋軒行筆】不要因為世界是黑暗的,就害怕成為那個光

就像今年 525 我愛我有勇氣節,我們過去曾征服台北市政府廣場,辦了場盛大難忘活動,也曾回歸女人迷樂園,邀請親密讀者到樂園,與我們圍坐,面對面地談彼此生命經歷,感受始終如一的支持與感動。

今年 525 ,女人迷團隊想要再次驚喜讀者,一連六天的活動,分作不同主題,希望能透過不同主題,溫柔陪伴各個群像的讀者找到自己的勇氣定義。

「週一,我們談工作裡如何實踐自己,也有讀者問我,是如何領導員工的,對我來說,我們沒有員工,我們是團隊夥伴,我看到我們的夥伴,侃侃而談自己工作中的心法與感動時,我很欣慰。」工作與生活,或許從來都不是二分法,「我希望大家在工作的時候不是去想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如何透過工作與你在意的價值結合,這是很重要的,也是愛自己的一種方式。」

週二,團隊進行了綁花活動,以幸福不必等為主題,找到珍視自己的初心,瑋軒說。「女人迷希望大家可以多愛自己,陪伴更多人女孩便成女人,男孩成為男人的過程,週二的綁花工坊,有讀者跟我分享,她拿到的花材是乒乓菊,一開始很羨慕其他人拿到玫瑰或更大朵豔麗的花束,但後來她發現,自己跟乒乓菊很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色,她或許不是玫瑰,但是有自己特色的乒乓菊,可愛靈巧並與眾不同。」瑋軒透過這個讀者的感受,期待我們都能在生活中發覺自己的特別,承認並認清自己後,會看見屬於自己的美。

週三,我們與 NRC 合作,透過路跑,讓參與者從提起腳步開始,了解實踐改變,得從踏出第一步開始。瑋軒過去曾是游泳隊選手,她也透過自己的運動經驗,跟大家分享她的運動哲思,「我覺得游泳是一個很安靜的事情,當我心情煩悶時我就會去游泳,游泳過程,會提醒我:記得呼吸。有時候我們會忘記呼吸,呼吸,其實是生活最重要的東西。」

然後瑋軒帶著現場讀者,進行呼吸練習,與過去我們熟知的深吸一口氣再深深吐出不同,瑋軒要大家先吐再吸,當你感到生活憋著了、有口氣一直哽住自己時,記得在拼命吸氣前,先吐氣,先承認自己的情緒並感受它,再深深吸氣,勇敢找到你呼吸的節奏。(推薦閱讀:525 我愛我有勇氣節|練習在陰影與恐懼裡溫柔呼吸

週四,女人迷樂園舉辦了跨世代聯名沙龍,我們邀來熟齡風格媒體 50+與女人迷對談兩個世代間,面對勇氣的課題,瑋軒特別舉了自己創業之際,與母親的對話,「創業之初,我們家人,他們有多支持就有多不支持,創業第二年,我母親把我叫到身邊,跟我談,『什麼時候要戀愛?什麼時候要結婚?』我當下可以感受到母親覺得我很辛苦很捨不得我,但當時我腦中都是工作的事,覺得自己不需要再有戀愛結婚的壓力,希望母親不要再提。母親又說,『你知道女生總要結婚的,女生再厲害也沒有用,其實還是要找一個人結婚,老了有伴。』當我感受到母親的焦慮與難過時,我忍不住哭了,在那刻,我感覺創業太辛苦太累,跟媽媽說那還是我放棄好了,就到這裡了。」

覺得撐不下去的時候,瑋軒母親的一番話卻又讓她紅了眼框,堅持到現在,「雖然辛苦,但是不要放棄,我跟你講媽媽會在這裡,陪你戰到最後一兵一卒,因為這是會讓你很開心的事情吧。」對瑋軒來說,此後無論遇到怎樣的困境與恐懼,母親的那句,會陪自己戰到最後一刻,始終讓她知道自己不會再是一個人。家人時常是支撐你走過困境的後盾,所以不要吝於與家人對話,表達對家人的關愛,就從願意表述自己,溝通交流開始。

週五,是女人迷樂園 OPEN HOUSE 時光,我們邀請讀者到女人迷樂園,與樂園夥伴共進晚餐,並請來小球和女人迷讀者,與我們分享他們的勇氣故事,瑋軒分享自己當晚最感動,印象深刻的讀者互動,「那天,我們邀請女人迷讀者到樂園,活動結束,一個讀者跟我說,她從 19 歲看女人迷的文章到 25 歲,另個讀者說,她從 20 歲看到 27 歲,她們說完的當下我立刻哭了。」

「過去我們好像知道,我們持續陪著讀者長大,但星期五的當晚,我對這件事有了實感,我們真的陪著讀者從少年時期步入成年,從少女長成女人,我覺得自己很幸福可以陪伴讀者長大,這樣的感受,讓我願意提起勇氣,繼續走8、9、10 年,甚至更久,因為有你們,支持著我們的這個願景與信念。」

女人迷開站至今歷經七個年頭,始終不變的是關注讀者的心與期待陪伴讀者成長的初衷,透過每年我愛我節,我們堅定地站在這裡,陪大家在失意、失戀、人生迷惑的階段找到前進的方向,願以暖暖心意,站成一盞永遠為你燃燒的燭光,以溫暖,照著你前行的方向,一起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