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歌手劉艾立,談來台比賽到成為發片歌手的心路歷程,對她來說並非磨練,若這是生命給的課題,我們只管好好享受。

初聽 Erika 的歌,深覺沈穩嗓音裡有女孩細膩,一首《當一個天使的憂愁》唱出秘戀酸澀與甘心為他人守候的真。讀資料,總寫到她身為雙魚座的糾結性格,對感情有執著想像,對生活,可像條魚兒悠遊,隨遇而安,隨浪起浪落。

專訪那天,我在訪問間的窗邊斜看街道光影交錯,Erika 專輯裡的《繞》充斥整個場域,不小心出神的浮躁心情漸漸安定,聽 Erika 唱「想要不要 決定不了 勉強不如繞道」,對生活沒來由的不安與焦躁,就從腦袋繞了出去,像要你看陽光燦爛,別煩了,還不快望,塵粒閃閃在你身邊飛揚——那是生活細小卻美好的模樣。

正當我這樣想,樓梯間傳來嘻笑,我探頭,與 Erika 從樓梯間冒出的笑臉直直對上,我笑,說聲哈囉!她兩眼彎彎,爽朗地說了嗨,像拜訪朋友家客廳般自在,直指訪問間,說,「在這裡專訪是吧!」

沒見她前,覺得是個性細膩帶點傻氣的女孩,認識以後,我會用透明坦蕩形容她,毫不遮掩的性格,讓你直直望穿,卻覺遠處有光隱隱閃,讓人還想往下探。

來台打 120 時薪的工:過程不是磨練,是種生命必經

18 歲那年,ERIKA 劉艾立,搭上 2000 年初台灣選秀節目興盛浪頭,2010 年從美國隻身來台,參加第七屆超級星光大道選秀比賽。回望那年比賽時光,我問她,築夢過程辛苦嗎?出乎意料,她說,「不辛苦阿!我覺得好玩才來!」原以為她抱著非歌手不做的必死決心來台奮鬥,沒想到雙魚座的她,骨裡有細膩性格,面對人生際遇卻有過猶不及的瀟灑。(推薦閱讀:「工作,是做自己喜歡的事」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總編輯楊士範專訪

她是這樣的一個女生,無用心計亦不必隱藏情緒,開心難過寫臉上,渴望完成的事,想到就做,沒太多瞻前顧後,過程開心,那就行了。

「其實我一直知道自己喜歡唱歌,但總把它當興趣,對我來說成為歌手太遙遠了。我之所以在美國參加歌唱比賽或隻身來台,都是因為我喜歡唱歌!我覺得參與這些比賽很好玩。原先也沒想太多,透過歌唱比賽成為歌手其實是個意外。」我看著眼前的 Erika 講到唱歌帶給自己的快樂,雙手張開,像徜徉飛翔也像接納,接納生命的所有可能性。

來台比賽,簽了經紀約,發了片,成為歌手這一路, 純屬意外。

這場意外在我耳裡聽來不可置信,我像渴求線索的偵探,又問,只是因為好玩嗎?那為什麼要放棄在美國的大學學歷,飄洋過海來台灣?

如初見,她一雙眼笑彎,彷彿有讓人跟著從心底微笑的魔力,「真的!因為我很期待站上星光大道的舞台!那時候我在美國從星光大道第一屆開始,每屆都看,我最喜歡拉拉徐佳瑩了!很多人覺得我一個人來台灣比賽,為了過生活去速食店打工,是很勇敢也很辛苦的過程,但當時,我並不覺得自己勇敢,甚至可以說我是有點傻吧,因為渴望,覺得機會難得,沒想太多就來了。」不執著自己成為什麼樣子,坦蕩地接納自我,讓感動你生命的事物,驅使你挖掘新的自己,這或許是傻勁,但何嘗也不是種勇氣?

我一直相信,所有發生在你命裡的事物都是注定,我就是享受而已。

Erika 劉艾立

能這麼豁達享受生命帶來的挑戰與未知,除了 Erika 的天性樂觀,母親也對她有深刻影響,「家庭教育一直影響我很多,我母親總是在我成長的過程裡告訴我,不需要跟別人比較,遇到挫折也不用苛責自己,只要我能夠從這些經歷裡面學習,每天都覺得自己有所成長,那才是最重要的。」放掉框架與輸贏,思考自己為何努力,渴望學習什麼,慾望成為怎樣的人,或許才是這一趟來,生命要我們學習的課題。

Erika 說到成長,舉了個自己成為發片歌手後,接下 ICRT 廣播 DJ 的例子跟我分享,「就像人生裡會有許多突如其來的挑戰,當挑戰來,我們時常會覺得自己沒有準備好,害怕去嘗試與經歷。那時我剛進 ICRT 兩個月,突然有個訪談主持人掛病號,要我去代班。我一邊點頭說好我試試看的同時,一邊覺得自己做不到。但就像我前面說的,我相信所有發生的事情都是必然,儘管我覺得我還沒準備好,但機會來了,我就決定放手去試。」

為了當天的廣播訪談,Erika 花了整整一星期熟讀每個議題的資料,不斷預演訪問流程,儘管做足準備,當天的訪談仍讓她繃緊神經,一刻都不敢鬆懈地主持完四小時廣播,回憶起來她說,「那次訪談結束,我真的是攤在椅子上,覺得自己氣力耗盡,儘管身體很累,心卻有滿滿的成就感,因為當我完成了那次的挑戰,我發現,原來我比自己想象中的強大。」正是這樣全然接納挑戰的心態,讓她在努力的過程裡,鍛造了更完整的自己。(推薦閱讀:我愛我有勇氣!專訪 Brendon x 劉軒:渴望不同的人生,得先相信你「能」

雙魚座女生:被世界所傷不可怕,因傷害失了真心才可惜

一路聽來,不免覺得過程偶有挑戰,基本還算平坦,Erika 總一派輕鬆地聊,「我就來台參加比賽,意外名次不錯,剛好有了經紀約,我想說既然有人喜歡我,認為我有潛力,願意相信我,我就留下來努力看看了!」看似順遂的發片經歷,卻在我與 Erika 聊起星座的時候,難得見她盈盈笑眼裡,有時過境遷,仍因往事掀起的波瀾。

這世代,我們或許都在尋能替自己代稱、表述自我的詞語,同為雙魚座女生,人常說雙魚座爛漫、愛做夢,在自己架構的泡泡裡悠遊。我好奇對每件事都抱持樂觀態度的 Erika 呢?對她來說,什麼是雙魚座女生?

「夢幻、浪漫,很多愛!想要愛生命裡的所有事物,如果可以,甚至也願意用自己全身的力氣去包裹別人的難過,但也很傻(笑),很容易被騙,可能太容易相信任何別人了。」我接著問,那你喜歡身為雙魚座的自己嗎?Erika 淺淺一笑,笑裡有釋然的豁達,「其實,我出社會後有點不喜歡自己的樣子,剛開始離家,到不熟悉的地方,很容易信任別人,相信大家都對我好。因為太相信別人,受了幾次傷後,覺得自己太單純、太感性,不太喜歡自己的樣子。」

參加比賽的過程辛不辛苦,是另個故事,與人交際,卻是進入社會的必修課題。

「那時候我不太會講中文,在當時比賽選手中又是年紀次小的,所有人都把我當作小妹妹照顧,我也把所有人的建議視為善意,全心相信。後來,當我發現並非所有人都是用真誠的心去與人交往時,我開始變得懷疑人性,害怕世界。於是我嘗試在跟別人相處的時候保留自己,經歷了一段與人相敬如賓、保護自己的日子,但我不快樂,很痛苦,那並不是真正的我。」試圖用理性壓抑情緒,卻活成了自己都不喜歡的樣子,這過程 Erika 不斷與自己對話,疑惑自己捧著一顆心,該如何又收又放?直到後來結束比賽,在成為發片歌手的路上受到很多前輩提攜、同事的真誠關心,被自己緊拽不放的真心,才敢讓它重重落下。(推薦閱讀:善良必須有點鋒芒:善良不是一味退讓,而是有所堅持

當痛過的傷口結成疤,我們才懂,被世界所傷不可怕,因傷害失了真心,才是真正可惜。

「太感性可能會讓自己受傷,但我現在又開始喜歡雙魚座的自己了,因為我覺得單純的心其實是很難得的、很寶貴的,尤其是面對困難挫折的時候,我們可以做的就是保持、堅定自己的信念。我願意保留這樣的心,就算我會受傷,但我覺得用信任的心態去看待世界、跟人相處是很正面,很有力量的。」

這樣坦坦蕩蕩的一個人,用袒露的心,擁抱所有來到她生命的人事物,初來乍到的日子,對自己有過質疑,但她最後仍願相信,真心寶貴,努力做夢的過程,別失了自己的本質,不要輕易地對世界失望。

振翅前,你得耐住性子等風起

我一直很喜歡 Erika 對無常與未知的豁達,參加各大歌唱比賽,在台灣邊打工邊完成學業,這些過程她從不覺得辛苦,這是種蓄積能量的過程,在我們振翅之前,得先耐住性子,等風起。

「所以對我來說,面對每個挑戰,我總告訴自已,失敗了也沒關係,不要急,只要自己用盡全力就好,這是個學習的過程,當我們看見自己有所不足,並且努力跨越那個不足時,都會讓你更了解自己,完整你。」或許我們在努力成為自己的路上,得跨越種種困難,遇到挫折仍有想放聲尖叫、轉身逃跑的時候,這樣的狀態聽來一點也不瀟灑威風,狼狽地完成挑戰,誰會覺得自己勇敢?但 Erika 的態度告訴我,等待自己成長,其實也需要勇氣。

當我們不斷談論勇氣,給予勇氣一種燦亮、成功挑戰自己的定義時,Erika 把勇氣的另個面向攤在我們眼前,當你願意面對生命裡的挑戰,不論結果是跌大跤,還是華麗出糗,誰說完成勇敢的過程,就是光鮮亮麗?為了成長而拚命生活的樣子,本身就是一種實踐勇氣的方式了吧。

「夢想,之所以是夢想就是因為它有實踐的難度吧!所以不要急,勇於接受每個降臨你生命的挑戰,用盡全力後,相信事物最終都會有它完成的節奏,這樣就行了,不管努力有沒有達成我們期待的結果,但這個實踐的過程,會讓我們的生命完整。」

寫稿的現在,我耳邊始終迴盪 Erika 語氣鏗鏘,告訴我「不要急呀」,一句話她說得輕,卻重重投進我心底,掀起漣漪。

是呀,曾幾何時我們在努力追夢的路上,好好地停下來,告訴自己:不要急。不要急,我知道你迫切渴望自己有所成長;不要急,我知道實踐理想的路上偶有挫敗;不要急,破土而出之前,我們得歷經一段漆黑無助的蟄伏。

但我們不必急,倘若生命自有節奏,面向自己的心,你會知道自己走在對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