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寫獨身女子的百態心事,當你覺得身陷人生黑洞,不要忘了,王爾德說:「心是用來碎的」,我們的真心都是易碎品。

王爾德說:「心是用來碎的。」

春天是我的大敵。整個春季我都提著一顆玻璃心,和人海及大霧過不去,想要找人傷害,於是先自我粉碎。

和蚊子喝了很多晚的酒,凌晨四點,倒頭便睡,都是我最討厭而 P 先生最喜歡的苦啤酒。我沉醉在春天的濕潤和腐爛氣息中,堆肥般把一整年的怨氣積在身上。春天要養肝,養得好大概一整年都能快樂,利亞說我是個不懂珍惜時機的人。

P 先生的生日和霍金忌日,剛好是同一天。對於我寄去的生日禮物和賀卡,他沒有道謝,早知道當初寄封恐嚇信,至少還換來些漣漪或反應過敏。但我知道他如果放棄一個人,只會從此不聞不問。我也應該開始在黑洞中找出口了。(延伸閱讀:【關係日記】霍金與潔恩:如果沒有我愛的人,它只不過是一個空蕩蕩的宇宙

霍金去世後,網上瘋傳他的勵志金句,最多人轉發的是:「物質能逃出黑洞,甚至通向另一個宇宙。假如你認為自己身處黑洞,請記住,別放棄,總有出口。」


圖片|來源

其實從開始寫這個專欄的第一天,我就沒有放棄過尋找逃生口,霍金說二十一歲的時候,他的期望跌至零;自此之後,一切都是意外收穫。如果能早早把期待降至負值,P 先生的曇花一現,於我已是鴻福齊天。

霍金看完小雀斑 Eddie Redmayne 演的《愛的方程式》(The Theory of Everything)後,在社交網站說了一大堆,最後幾句是這樣的:「我曾經得天獨厚,透過我的工作得以了解宇宙的部分運作。但如果缺了我所鍾愛的人,這不過是個空蕩的宇宙。」

我覺得宇宙異常擁擠,卻沒有太多鍾愛的人事物。又或者說,我覺得不被愛,因此,即使有所愛,也覺得連愛也是多餘的存在。

相對霍金,我更喜歡英倫風的王爾德,我行我素的王爾德在巴黎大街上招搖過市,手拿一枝向日葵和金煙嘴香煙,不理會世俗眼光,為所愛的人天真地下了牢獄,他說:「心是用來碎的。」他在人生的黑洞中,和我一樣找不到出口;卻沒有像我這般,寫下如同這篇對人類文明沒有任何貢獻的厭世文,卻寫出了流傳千古的《深淵書簡》,治療了天下千千萬萬顆玻璃心。而我,只是他的診所中比較倔強的一個病人。(推薦閱讀:【關係日記】王爾德與美少年波西,心是用來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