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編輯與作者為你挑片,寫影評也寫生命故事,看見鏡頭下的縮影人生。《厭世媽咪日記》,當你忙碌得失去自己,人生被愛掏空,請不要忘記照顧自己的心。

響亮哭聲劃破深夜,你一天的開始可由幾個週而復始的畫面作結。

凌晨鬧鐘,嬰兒哭聲,排泄與尿布,奶嘴與安撫。

再次被鬧鈴叫醒,僅睡兩、三個小時的你,得開始張羅早餐,替小孩穿衣,大吼大叫終於把孩子送出門,你像朵失去生氣的花,頹然攤在椅上,這時悠悠從旁走過的伴侶,在你額上親親一吻,甩著車鑰匙上班去。

門關上,家裏一片寂靜,你感覺自己跟這片寂寥很像,脆弱、無聲、了無生氣。


圖片|來源

奧斯卡影后莎莉賽隆最新作品《厭世媽咪日記》,故事敘述三個孩子的媽媽瑪蘿(Charlize Theron 飾)成為母親後面對家庭、工作、育兒課題的壓力,被家務壓得喘不過氣,在弟弟的建議下雇用了「夜間保姆」塔莉(Mackenzie Davis 飾),一步步找回生活節奏。

《厭世媽咪日記》看似是部勵志的母親育兒的電影,但當你看到最後,會發現這是給所有少女的啟示錄:有天你會為人母,當人生像被凌晨五點的垃圾車輾壓而過,別忘了問自己,是為了什麼堅定且週而復始地生活。

當你覺得空了,請記得照顧自己的心

電影開頭,晨光灑進房裏,瑪蘿挺著大肚,拿著鬃毛刷走進二兒子房間,輕音樂當襯底,開始他們早晨的例行公事:用刷子刷遍兒子的肌膚。快轉電影,跳到瑪蘿與二兒子校長會談的那刻,校長直指瑪蘿的孩子太過「獨特」需要特殊照顧,要她自費另請輔導老師,全天候照護。(推薦閱讀:【為你挑片】《淑女鳥》如果這就是最好的我,你要不要?

畫面再跳,這時瑪蘿已產下第三胎,手提著小寶寶再次與校長會面,校長開門見山:我們無法收過於「獨特」的孩子。

獨特獨特,對於二兒子的情緒控管問題瑪蘿早已心力交瘁,但為何每個人都要用「獨特」來形容自己的孩子?每個與眾不同的孩子,不是都該獨一無二?

面對新生兒與二兒子的教養問題,撐不下去的瑪蘿終於向外求救,打電話給夜間保母塔莉,期待她的出現,拯救自己失序的生活。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塔莉出現後,一切紊亂的事務突然有了節奏,瑪蘿終於能從失眠與尿布的漩渦中跳出,晚上十點就早早躺在床上,起初居然還有點不習慣。

多出來的夜間時間,讓瑪蘿終於有機會停下來,檢視自己像陀螺般,不斷為了他人而旋轉的人生。有次餵奶,塔莉與瑪蘿搭話,她問:「你年輕時,有過夢想嗎?」瑪蘿的眼神像在望一個很遠的夢:

「如果我年輕時有過夢想,我現在還可以對世界發發脾氣,但現在,我只能對自己生氣⋯⋯我覺得我空了。」

或許每位母親都曾有覺得自己的人生「空了」的感受,當你把生活重心放在家庭、孩子身上,忙碌得忘了自己,猛然於繁瑣日常裡回望,看不見自己身影,你給得疲憊,心有一塊,像被掏空。日日為他人努力生活的你,請不要忘記照顧你的心,留下一塊時間跟自己對話,讓逐漸被生活淹沒的自己,有個空隙可以伸手求援,有個空間仍可任性地保有自己。

母職角色,不該是種期待而是選擇

塔莉的出現讓瑪蘿分崩離析的世界得以拼湊,她們在深夜相聚,在一次次哺乳餵奶的過程交換心事,塔莉的年輕無畏召喚了瑪蘿的勇氣,讓她願意面對自己內心的恐懼與不安:我該如何成為一個社會期待的「好媽媽」?「好媽媽」還能有資格懷有年輕時的夢嗎?

有天深夜,塔莉慫恿瑪蘿跟她一起開長途夜車,到瑪蘿年輕時候生活的布魯克林喝一杯。於瑪蘿來說,這是趟重感自由的旅程,是趟拋下框架的逃離,是趟緬懷青春的回望。

20 歲的時候你感覺無比自由,但當 30 歲來到,就像是凌晨五點從轉角出現的垃圾車一樣,令人感到厭煩。

《厭世媽咪日記》瑪蘿

當她們真的這麼做了,拋下小寶寶給仍在熟睡的父親照護,兩人像未經世事的高中生偷跑出家門,為自由瘋狂一次。

到了布魯克林,塔莉突然對瑪蘿宣布,自己將不會再擔任夜間保母的照護責任,這段期間是個過渡期,而她到了該走的時機。瑪蘿對突如其來的訊息難以適應,吼著:「沒有你,我該怎麼辦?」塔莉一臉堅定,也吼回去:

「你一直以為自己一事無成,但你忘了像你這樣日復一日、不斷重複地為愛的人付出,不就已經實現了你最渴望的東西了嗎?」

沒有你,我該怎麼辦?這或許是每位母親在心底常有的吶喊。

當身為女性被要求無條件地為家務付出,卻被視為理所當然愛的勞動的時候;當女性被社會套上「好媽媽」、「好妻子」的刻板期待,覺得快要活得看不見自己的時候;初為人母,社會期待每位母親母愛內建,能對孩子有源源不絕的愛與關懷,卻忘了母親也需要休息,也曾覺得,被愛掏空。(延伸閱讀:【性別觀察】寫在母親節前夕,我能不能不做超級媽媽

身陷在這樣的生活,到底該如何是好?

《厭世媽咪日記》點出每位母親日復一日的付出與關愛,都不該被視作理所當然,那是她們選擇放下自我,用盡全力撐起一個家的證明。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無處可逃的時候,別忘了你身邊的伴侶

電影最後,一場酒駕車禍,撞碎了瑪蘿建造出來的美好生活,原來塔莉僅是瑪蘿因過度勞累、渴望從疲累的日常逃脫而出現的精神幻象。

而瑪蘿的丈夫,在醫院裡得知太太的精神狀況才恍然大悟,對自己一直在家務分擔與照護責任上的缺席,心生愧疚。

這樣的結局出人意表,卻也寫實點出許多女性在擔任母職時遭遇的困境與難處,電影也很許多諷刺橋段刺激觀者思考家庭責任分擔之重要性。從開頭妻子忙碌一夜後,伴侶一夜好眠,僅用額頭上的親親一吻,示意了解妻子的辛苦;下班回家,看見滿桌的冷凍食物與冷凍蔬菜,只顧著抱怨,妻子眼神渙散、累癱的神情比餐桌的食物還不入眼。

車禍後,心感愧疚的丈夫來到瑪蘿床前,告訴她自己一直以來都疏忽了,「我以為妳一直都做得很好,我不知道情況會變成這樣⋯⋯」瑪蘿卻不安地回覆:「我覺得我做得很好,你覺得我做得還不夠好嗎?」

簡短對話,卻讓每個人深刻感到社會對母職期待在每個女性身上造成多大壓力,讓觀者透過微小卻寫實的細節積累,思考家庭責任分擔的重要,也同時將女性對母職的焦慮深刻刻畫。

《厭世媽咪日記》用小細節堆疊出傳統家庭分工中極少出現的父親身影,體現伴侶一同實踐家務分工的重要性,更透過少女年輕時的瘋狂到成為人母甘於平淡的堅定,點出社會最常忽略的母職勞動問題,以溫柔角度告訴社會,每位母親日復一日的積累,都是出自對愛的堅持,年少時做過好傻好天真的夢,也都因有了一個家,甘願化作重複的陪伴與日常。

或許當一個母親不再追逐夢想,不再躁動,渴望安定,都是因命裡有了比夢想更珍貴的東西想駐足守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