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S.H.E 的 Hebe 到單飛的田馥甄,她用歌曲與自身態度,像孩子般,勇敢無畏地去愛生命中的任何可能。

To Hebe,你知道什麼是愛嗎?

有時我會想,這世界或許已沒有人相愛,我們是自成一座的離島,情愛飄盪,在沒有管理員的公寓裡,撕扯喉嚨,問自己:「沒事了,沒事嗎?自愛得太寂寞一身清白,難道是我要的結果?」

愛過我的壞人,你是愛不起我,而我也對不起我,若連渺小的自尊都將棄守,我想我不會愛你。

愛讓我知道,再美的風景,有天會離開眼睛,但我們曾用盡氣力,給彼此的吻和柔軟,讓傷痛也不覺得缺憾,那麼可不可以,讓我們仍像孩子一般,無畏去愛!

【註】田馥甄第一張專輯《To Hebe》曲目順序:
1.LOVE?
2.To Hebe
3.離島
4.沒有管理員的公寓
5.我對不起我
6.我想我不會愛你
7.寂寞寂寞就好
8.你太猖狂
9.超級瑪麗
10.給小孩
11.LOVE!


圖片來源

To Hebe:讓他人撕貼標籤,妳只管努力活著

2010 年 9 月,田馥甄領著最強新人封號,從紅遍全台,代表 90 後青春記憶的 S.H.E 女子團體單飛,第一張專輯《To Hebe》,像一整輯離別曲,我聽著她唱《寂寞寂寞就好》想起了橫跨我整個青春的《戀人未滿》,像我這樣,跟田馥甄一起長大的男男女女,聽過 Hebe 唱給我們情竇初開的甜蜜,成長過程在愛裡受了傷,又被田馥甄歌詞裡真實醜怪的情愛描摹給拯救:有她陪我們迎來對愛的疑惑,我們要開始懂,我們會開始懂,愛裡頭不只有蜜,還有取蜜過程的扎刺與疼痛。

田馥甄用一首首曲目獻給過去的自己,別了以後就是新生,從 Hebe 到田馥甄,這條尋覓自己真名的路,她走了十年,而路還遠,未來,田馥甄仍會執著地走自己的路: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田馥甄因單飛爆紅,許多標籤隨之而來,有人喊她文藝少女、心目中的女神,就也有人擰擰鼻子,不屑一顧。

面對批評與標籤,她不改有話直說的性格,直呼大家造神造得誇張:「 大家習慣分類或是貼標籤、女神、稱號,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女神,即使大家給我這稱號,我沒有因為這樣就彷彿身在雲端啊,我跟你們一樣站在地面上,腳踏實站在地面上。如果大家給我盛讚 ,我會有點心虛,要多努力,不要辜負。我不一定要符合標籤,我還是可以活得像自已 ,但有些人看你不順眼 ,覺得要撕下這標籤也歡迎,反正我就在這邊,任你們貼、任你們撕,我就是這樣。」


圖片來源

撕貼標籤的從來都是他人,對田馥甄來說,她就只是努力活著,執著做出屬於自己的音樂。世人評價她的歌藝術,是個文藝女歌手,她只揮揮手,說自己不覺得。不替任何名詞代言,她不文藝,她就是做好自己。(推薦你讀:專訪田馥甄:「我想做更好的自己,追求完整而非完美」

何必結婚,我只想確保我的心不孤獨

關於世人貼給田馥甄的另個標籤,她不急於撕下,讓它待著醞釀著,只要確保自己是以最舒適的姿態活著,那就行了。

過去田馥甄甚少與異性傳出緋聞,獨身日子久了,八卦甚囂塵上,有媒體開始指認她與女助理有超越友情的親密情誼,田馥甄性向不明,始終是久久會被拿出來炒冷飯的話題,原來不炒緋聞,也會是被媒體追逐的新聞。

2015 年,某個媒體直勾勾追問她明確性向,她冷冷回應:「在這世代,喜歡男生還是女生,是重點嗎?」當我們不斷強調性別多元的同時,也是在打破二元性別裡,單一異性戀的情愛想像,真愛一個人是因為其性別?還是個性?

而傳統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制度實則也是架構在單一異性戀的框架下,每當媒體從追問性向到逼婚,田馥甄也總是從容地實踐自己對愛與婚姻的價值觀。一次專訪裡,訪問者問及她對婚姻的看法,當時她是這麼答的:婚姻是蠻隨緣的東西,不用強求,人生不一定要追求這件事。 父母或許會希望自己的女兒有人照顧,擔心我孤單。其實重點是,只要我可以確保我的心裡不孤單,把自己照顧好就好,重點不是結不結婚。」(同場加映:蔡依林、張惠妹、田馥甄!愛最大演唱會歌單:何必為我的愛致歉

不甩社會給的價值,我在田馥甄式的情愛哲學裡學會,不再把自己託孤在戀愛與婚姻的僵化想像裡,愛人的時候竭盡全力,一個人生活,心不孤獨就能活得飽滿,何必渴望一人來完滿自己?

我是田馥甄,渺小的人但有幸運的豐盛


圖片來源

從 Hebe 到田馥甄,她用自己對感情的態度,唱出一首首痛到極致還是要瀟灑高歌的田氏情歌,而這一路上她始終覺得自己幸運。

個人第三張專輯《渺小》,闡述了田馥甄從青春成長的過程,這十幾年來不斷與自我價值衝撞,對世界理解越多,愈深覺反省:「人家可能會覺得我外表很叛逆、以為我做的事情比較反骨,但其實我不是這樣的人。我其實很沒自信,所以從小到大時常反省自己,尤其年紀漸長,理解世界之大之後,就會開始感到自己的渺小。」

有天她看了波蘭女詩人辛波絲卡的詩集,探討人類之於自然的渺小,她這麼說:「我感嘆自己是個幸運的人,能夠唱自己的歌,在豐盛的世界裡拿了很多很多東西。」(推薦你看:【辛波絲卡為你讀詩】我不用仰起頭,也能看見天空

過去她在 S.H.E 團體內,總是話少的那個,她說或許是骨子裡的不自信,讓她在團體裡扮演著搭話的角色,直到自己單飛,與歌迷互動、談論專輯是一種「被迫表達」的練習,但她也在練習說出自己想法的過程,梳理自我:「這些歌代表我,唱的時候也滋潤了我,就好像一個書寫者,透過書寫來療癒、整理和表達自己,所有紛亂的思緒做一個梳理,可以透過自己最喜歡的事情得到。」

對田馥甄來說,自己或許是個渺小卻擁有足夠豐盛的人,接受女人迷專訪時,她曾說過自己是個沒有夢想的人:「我最怕人家問我,你有什麼夢想。如果說沒有好像很敷衍,但要說的話答案通常很好笑。其實人不一定要有夢想啊,只要好好經營自己的每一天,生命就會為你帶來最好的驚喜!我就是這樣,我從來沒有預期要成為今天的自己,可是這一路走來,我所得到的比我所能想像的還要多。」(同場加映:專訪田馥甄:「你不一定要有夢想,人生會給你驚喜」

我們喜歡田馥甄,或許就是愛上她毫不造作的真,她的歌有對愛寫實的吟唱、對青春的緬懷,也有長大成人的豁達,她讓我們聽見世人對愛的疑惑,不給標準答案,卻始終用歌曲與自身態度,像孩子般,勇敢無畏地去愛生命中的任何可能。

在田馥甄的世界裡,她只願做芸芸眾生裡,一座努力生息的離島,若能在搖曳自己的過程,無意間帶給世界一些美善,那就太好了——那就是渺小的人,能有擁有最幸運的豐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