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當地時間 3 月 24 日,超過 80 萬人走上街頭抗議槍械暴力,並藉由遊行與參與者的演講內容,點出黑人女性遭受嚴重槍械暴力之處境。

上週末,2018 年 3 月 24 日,美國當地湧現越戰後最大遊行潮,人們走上街頭為捍衛生命而戰,為反槍枝而努力。

這場「March For Our Lives 為生命遊行」之社會運動,超過 80 萬人參與,起因不只是來自上個月前,美國佛州瑪喬利史東曼道格拉斯高中(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High School)發生大規模槍擊案,造成 17 人死亡,槍手火力全開,掃射學生 6 分 20 秒後,棄槍而逃。

在這起槍擊案發生前,美國歷史上有更多類似的案件:

2017 年 10 月 1 日,賭城音樂節槍擊案,造成 58 人死亡。槍手從下榻旅館房間窗戶朝對街參加戶外鄉村音樂節的群眾開槍,造成 58 人喪命和 546 人受傷,隨後槍手飲彈自盡,是美國現代史上死傷最慘重的大規模槍擊案。

2016 年 6 月 12 日,佛州夜店槍擊案,遭成 49 人死亡。槍手馬丁於奧蘭多一間同志夜店開火,槍手在與警方槍戰中身亡,他自稱效忠伊斯蘭國,伊斯蘭國隨後宣稱犯案。

2012 年 7 月,科羅拉多州電影院槍擊案,造成 12 人死亡。槍手衝進科羅拉多州奧羅拉一間電影院,朝正觀看「蝙蝠俠」系列電影「黑暗騎士:黎明昇起」的觀眾開槍,並釋放催淚瓦斯,造成 12 人死亡、70 人受傷。

過去 30 年至今,擁槍自由與人身安全一直處於對立面,找不到柔軟的溝通角度,儘管許多生命不斷因槍擊案逝去,在美國,只要管制槍械的法案一天沒通過,生活在開放槍械國家的人民,就永遠活在隨時有槍擊案發生的可能下。(延伸閱讀:寫在奧蘭多同志夜店槍擊案之後:活著、抗爭、無所畏懼

迄今逾 80 萬人步上街頭,是對過去槍械濫用、槍擊案頻傳、人身自由遭脅迫等種種因素,發出怒吼:夠了,已經夠了(Enough is Enough.)。

長久以來,黑人女性都只是隱藏在槍械暴力後的數字

這次遊行除了要求實施更嚴格的槍支管制政策外,背後亦透露重要且需被正視的信息:美國過去並未關切黑人族群的受害處境,特別是黑人婦女和女孩遭受槍支暴力的嚴重影響。

11 歲的納奧米瓦德勒於華盛頓的演講中說到:「我在這裡承認並代表非洲裔美國女孩,我們的故事不是報紙頭版,甚至在晚間新聞裡都沒有出現。長久以來,這些名字——這些黑人女孩和女人,都只是數字。」瓦德勒更於演說替過去遭受槍枝暴力的黑人女性說出心聲:「我在這裏,為那些被數字隱匿女孩說『夠了,再也別發生了』。」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根據《VOX》報導,黑人社區受到槍支暴力的嚴重影響。2016 年,聯邦調查局指出,黑人佔謀殺案受害者的 52%。當年將近四分之三的謀殺案是槍支。關於種族和槍支暴力的大多數討論都集中在黑人身上,他們特別容易遭受槍支暴力。但是這種暴力行為不應該掩蓋黑人女性也面臨危險的事實。(推薦閱讀:被槍殺的里約希望!Marielle Franco:權勢者可摘除幾朵花,但擋不住一個春季的降臨

根據暴力政策中心的統計,黑人女性在任何一組婦女中遭遇槍殺的比例最高,其中大部分可歸因於親密伴侶暴力事件。「該組織在 2016 年的一份報告中指出,與黑人男性相比,黑人女性更容易被配偶,親密熟人或家庭成員殺死,而不是陌生人。」

黑人婦女也常是警察暴力的受害者。在警察槍擊事件中黑人婦女的死亡激發了 2015 年 #SayHerName 運動的創建。來自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的研究人員於 2013 年 5 月至 2015 年 1 月的警察槍擊案中發現,近60%的黑人女性被警察殺害的人沒有武裝。黑人兒童也遭受槍支暴力的不成比例的襲擊。

此次遊行活動中, 一群學生組織提出了「歡迎來到革命」標語, 談到遭受嚴重槍枝暴力影響的社區。17 歲的埃德娜查韋斯更提及:「看到鮮花紀念失去生命的黑人與非裔青年,是很常見的情況。」引起世人關注槍械暴力背後, 一個個統計數字代表的生命,正視因為種族與性別產生之不平等的暴力事件。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停止槍擊案傷痛:直到我們做出真正且持續的改變

美國道格拉斯高中槍擊案後,該高中一群學生,組織並發起反槍械連署活動,學生領袖希望在即將舉行的選舉中將槍枝管制提升為重要改善的議題,並藉由遊行,鼓勵與其同齡的人登記投票。該連署活動的核心訴求為:要求提供全面且有效的法案,立即提交國會,解決槍支問題。

週六華盛頓遊行的十字路口,聚集選民登記志願者,喊著:「這不到三分鐘!」號召路過的群眾登記投票!

根據《NewYork Time》報導,志願者卡羅爾威廉斯說:「這些帕克蘭學生已經能夠做出幾十年來沒有人能夠做出的改變。」石匠道格拉斯二年級生 Sari Kaufman 亦敦促人們「將此一時刻,變成一場運動」,推動槍械管制法案的生成,「別讓他們(政客)認為我們只說空話,而不行動,」她大聲提倡群眾用示威抗議、參與民主投票的實際行動,證明政治家的錯誤的。

這次槍擊案事件後引起的社運迴響,讓她對帕克蘭的愛已有了全新的意義,她說:「經歷了這一切的傷痛之後,我們回歸了前所未有的強大。我們得做出真正且持久的改變,才不會讓這 17 人白白死去。」

而白宮亦在此遊行後,發表聲明回應示威遊行之訴求。讚揚許多勇敢的年輕美國人行使他們的第一修正案權利*,並於聲明中提及上週五,司法部提出「禁止顛簸庫存法案」即,把「機槍」定義為包含聯邦法律規定的顛簸型裝置,實質上地禁止它們。

【註*】第一條修正案:國會不得制定有關下列事項的法律:確立一種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剝奪言論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剝奪人民和平集會及向政府要求伸冤的權利。

我們有權享受生命,活在一個不必擔心被槍殺的世界

遊行演講中,高中生 Juan Reyes 亦提出,除了帕克蘭,芝加哥面對槍枝暴力的處境:「在 Parkland 發生槍擊案前,芝加哥一直處在槍支暴力的威脅下,事件發生後人們開始意識並談論學生在校園的安全性,但事實上,我們南方和西方的學生從未感到安全。」

Trevon Bosley 是位 19 歲的芝加哥居民,他的哥哥 Terrell 於 2006 年因槍傷身亡,他說:

「我們有權享有生命,不用擔心被槍殺。」

年僅 16 歲的米娜·米德爾頓也在華盛頓活動現場發表談話,她回憶過去因目睹持槍男子偷竊過程,遭威脅經歷:「他拔出銀色手槍,把它指向我的臉上,並說『如果你說什麼,我會找到你的。』那些話,至今還困擾著我,我還是做噩夢。 但今天,我仍站在這裡,仍然在這裏,大聲地說些什麼!」(推薦閱讀:黑人女性藝術家的行動革命:我們要的不是后冠,而是被看見

透過此次美國反槍枝遊行——March For Our Lives,許多深受槍械脅迫,活在槍枝暴力陰影底下的民眾挺身而出,說出自己的經歷,亦藉由槍械暴力揭露黑人族群的受害處境,透過參與遊行者之自白,渴望引起政府與大眾正視應該被改善、需要被改善的槍械管制政策與黑人族群之權益,讓所有種族、性別的人民,有權活在一個不必擔心被槍殺的世界裡。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