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國際婦女節,女人迷專題「女人的幸福仕事」問卷調查,釋出超過 1100 名台灣女性在工作現場的經驗、滿意度、對幸福工作的期待以及需求。

台灣女性目前如何在工作裡,實踐屬於自己的幸福?

不論是一週工作五天的職場女性,或是進行家務勞動的全職主婦,台灣女性在工作上花費的時間,是否正一步步幫助我們抵達心中的理想生活?台灣女人的理想生活,又由什麼組構而成?

農曆春節過後湧起轉職潮,3/8 國際婦女節這天,女人迷第一季專題「女人的幸福仕事」問卷調查,釋出超過 1100 名台灣女性在工作現場的性別經驗、滿意度、對幸福工作的期待以及需求。透過女性的經驗與視角,看見當代幸福工作的定義變遷。

本次問卷共吸引超過 1100 位不重複人次填寫,調查年齡分佈主要分布於三大區塊,30-40 歲佔比最高(31%),26-30 歲佔 28.7 %,初入職場的 21-25 歲佔 25.4 %。職業類別比,57 % 為受僱職員(非管理職)、 17 % 管理職、6% 老闆與創業者,6% 自由工作者,2%則為家務工作者。其中 96% 來自台灣,其餘 4 % 包含香港、中國、馬來西亞等國家。

本文從三個方向探討幸福工作含義。首先檢視台灣女性心目中的幸福生活構成要素,以及工作在幸福生活的位置與重要程度。其次則從女性視角,觀察決定工作是否幸福最核心的要素是什麼?最後,則透過超過一千名女性的發聲,說出台灣職場仍存在的性別歧視真實現況。

台灣女性幸福生活最重要條件:良好親密關係與工作成就感

構成幸福生活的條件中,最多人認為「良好親密關係」很重要,67% 填答者勾選。其次則有過半數填答者認同工作成就感的重要性(52%)。友誼網絡排名第三(48%)。基本財務自由、理想實踐同樣也在選項之中,可是較非大多數的優位考量。

台灣女性婚後的勞動參與率,在婚後大幅下降。根據最新一次行政院主計處的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2016 年 10 月)女性因結婚離職率高達 29.9%;生(懷)第一胎離職率為 24.99%。另外,據行政院性平處最新資料顯示,女性勞動參與率自 101 年突破 50%大關後,始終跨不過 51% 的門檻,反觀男性勞參率則長年高居 66%。就年齡層分析,25 歲至 29 歲勞參率最高達 9 成,但女性 30 歲後勞參率明顯下滑,約較男性少 14 個百分點以上。

相較於工作成就感,更多台灣女性對親密關係表示重視,不論這是否來自社會期待或成長過程的性別價值塑造,然而因婚生離開職場,也因為托育成本過於高昂,公共托育品質未跟上,前行政院長林全在去年底曾提到 30 歲以上女性勞參率低需改善,然而卻未能有公共政策支援。

比起親密關係,更重視理想實踐與財務自由的是⋯⋯

相對不在意親密關係、最重視理想實踐的族群為 10-20 歲的女性,隨著年齡攀升,理想實踐在幸福生活的比重逐漸下降,而親密關係的重要程度愈高,在 41-50 歲的世代裡達到高峰。

最重視基本財務自由的是同志族群,數據顯示,高達 70% 的女同志認為,基本財務自由與良好親密關係,為幸福生活的最重要條件。同時,對同志而言,70% 的人認為養活自己為最重要工作意義 ,為填答族譜裡最重視工作經濟支撐意涵的族群。

台灣法律對於同志仍未有相當於異性戀的保障,制度面的缺失,使得同志族群在相對必須更重視經濟自立與工作的財務意涵。婚姻平權大平台的研究指出,沒有婚姻保障的同志或同志家庭,若沒有相關知識和資源先預立遺囑,可能在摯愛離世時落得一無所有。同志伴侶的經濟決定也會因為沒有制度保障,被迫做出不符合經濟邏輯的決定。

幸福工作最重要條件:9 成女性最重視「感受到自我價值」

工作幸福程度,與自我的價值認定有最大程度正相關。

在「幸福工作」構成要素調查中,女性最在乎要素第一名為「感受到自我價值」,第二名為理想收入,第三名為良好人際關係。

90% 填答者表示自我價值實踐最為重要,「確定自己想要的,認識自我價值才是最重要的」。台灣女性「工作裡最感幸福時刻」調查亦證成此項數據:「收到重視與肯定令」最多人感到幸福,佔 79%;64% 重視突破自我期待,感受自身影響力第三,「受到加薪」緊接在後,排名第四。

不過,自我價值認定,也來自薪資認肯。公司對人才價值的經濟定義顯示在薪資,高達 80% 台灣女性表示重視理想薪資,也顯示幸福工作考量中,財務支撐為重要因素。

價值認肯之外,有  61% 填答者視「職場人際」為幸福工作的重要條件。不只在台灣,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 notes)亦指出,過去辦公室文化重視「如何有效率工作」,看重具有生產性的對話溝通,而非在工作場合建立有意義的人際關係。然而,近年職場研究專家則持續發現,能讓工作更幸福並且提升員工參與度的重要因素,其實是建立有意義的人際,甚至指出,有意義的工作人際提供的幸福度,相當於每年多賺十萬美金的幸福感。

然而,在職場上對於自我價值的追求強壓薪水,從另一角度看,或許也反映整體經濟環境無能滿足工作者的經濟需求。除了創業者,女性整體對現職工作滿意度平均給予不及格分數 5.78(滿分10分)。追究原因,薪水仍佔最主要因素,55% 認為薪水不理想、46% 人認為缺乏意義感 、30% 認為工時太長,而其中 49 % 表示比起留在現職工作反應或努力,直接傾向換工作。

三分之一女性,仍在職場經歷差別對待

約三分之一的女性(27%)表示,曾因為性別受到職場歧視,最多的情況是受性別刻板印象被認定能力不足(54%,318人),34% 注意到同工不同酬(201人),23 % 因為生育遭受不平等待遇,31% 受到言語性騷擾(182人)

族群圖譜之中,以單親媽媽與家務工作者對於性別歧視最具敏銳度,單親媽媽有 46%表示曾受差別對待,是族群圖譜之中最高,家務工作者次之(41%)。同時,女性家務工作者在所有族群面譜裡,對目前工作滿意度最低,平均滿意度為4.24分。

對於上述工作環境的不等對待,有 30% 的填答者曾對不等對待採取行動,並表示「不表態就會一種同意和縱容」,不採取行動的原因,通常則是因為權力關係的不對等,代價太高,「權力關係太不對等,起身抗議容易招惹麻煩」「爭取也爭取不到。就算爭取到了,就是另一場只能成功不能失敗的硬戰。」中國讀者亦表示「职位上没有权利。企业文化非常保守,领导层只下达命令不曾听取基层员工的声音。」

職場的性別歧視狀況,仍存在 70 % 的通報黑數。如何打造讓女性更自在與幸福的職場,我們還有更多需要努力的空間。「女人的幸福仕事」問卷期待透過現況分析,讓職場女性的聲音能夠被聽見,並且促成更多公開討論。更多族群如單親母親、同志數據分析將陸續釋出,請見女人的幸福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