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臺灣而教 TFT 請來何麗梅與陳嬿婷談教育,教育是在孩子的心底種下種子,讓每個個體的價值發芽茁壯。

文字|Fantine

「人生最大的意義在於助人。因為當你創造價值給別人,給別人帶來好的影響時,這樣的改變是不會隨著年歲消失的。」——何麗梅

在男性主導的產業裡,她是台積電職位最高的女性主管。未曾出國留學的她,還是少數台灣本土培養出的高階主管人才。集滿了外界對於菁英的想像,何麗梅顯得淡然,不把目光聚焦於自身成就,而更關切社會有沒有辦法變得更好,從護樹到教育,她在沒有人的地方,悄悄將助人的種子佈下。

回憶起關心公益的起點,何麗梅在嚴長壽的帶領之下,她真實看見偏鄉在教育資源上的缺乏,也見證了公益平台所造成的改變,「我很相信每個人都可以為這社會多做些什麼。」從此之後,何麗梅投身到台積電 i 公益平台的建立,除了捐款以外,還強調現場行動,用善意拉起人與人之間的串聯。

「教育是讓孩子變成一個愉悅的人,對生活永懷著熱誠與好奇心。」——陳嬿婷

身為 TFT 第二屆教師的陳嬿婷也分享了自身經驗,她曾就讀台大農化所,一開始攻讀研究所時,周遭都以為她未來「要去當科學家」,但畢業後她卻繞了個大彎,選擇投入偏鄉,前往台南市南化區當老師。

在老師這條路上,陳嬿婷與學生一起「倍數成長」,每一件事不僅對孩子來說是第一次,對陳嬿婷而言,她也是忐忑地在實踐老師的種種可能,她不要孩子被世俗的成功綑綁,卻失去了學習的初衷,所以她努力跟著孩子一起在世界上走穩。(推薦閱讀:【我們這一代】秉持著「不是我,那是誰」的心情行動

讀書是希望的種子

何麗梅在眷村長大,她從小是個腳踏實地的孩子,大學聯考選填志願時,媽媽認為「當個會計小姐也不錯」,她接受了媽媽提議,進入了政大會計系就讀,以為自己會一輩子當個會計小姐。

大學畢業後,何麗梅先是在外商公司工作了幾年,之後又跳槽到台灣慧智公司擔任中階主管,之後一路在德碁半導體公司、台積電升到財務高層,挑戰越來越巨大的她,早已不再是當年那個只把自己定位在「會計小姐」的女孩。

回憶起這一路的經過,何麗梅認為「是讀書改變了我的人生」,家境清寒、沒有任何雄厚背景的她,曾聽過長輩苦口婆心告誡「不念書就無法改變命運」,後來她帶著這句囑咐,在台積電發動了上萬名員工定期小額捐款,「就從每個月在薪水裡扣一千塊開始,這樣串聯起來,力量也是很驚人的」,何麗梅引領著眾人之力,要為孩子的未來鋪路。

在偏鄉蹲點兩年的陳嬿婷也立志透過教育,來進一步改變孩子們的人生,對她而言,教育的本質不是讓孩子成為升學主義下的「人生勝利組」,而是讓他們能夠更有條件在人生中自由,「能不能讓孩子,都有選擇自己未來的權利?」陳嬿婷反問,溫柔的語氣中帶著堅定,在現實面前低頭,不得已被生存綁架,對她來說,這樣的不平等太痛了,也是陳嬿婷轉向教育的初衷。

陳嬿婷認為在當今的教育現場,很少把孩子當作獨立的個體,如何讓孩子看見自身的潛能,並發揮出無窮可能性,是她最為著重的特質。陳嬿婷也分享了自己機會教育的經驗,在她服務的學校中曾出現流浪狗,本來學校其他老師第一時間的反應是要打給捕狗隊,但陳嬿婷認為可以透過這件事,來教導孩子一些關於生命與選擇的反思。

陳嬿婷先讓孩子看了「十二夜」的紀錄片,在孩子對於動保議題有初步的認識後,她開始引導大家思考——學校的立場是什麼?不請捕狗隊來,有哪些能夠解決問題的方案?如果要幫助流浪狗,自己可以先從何處著手?一步接著一步,在為了流浪狗跟學校溝通的過程當中,像是有美術專長的孩子畫了海報,大家各司其職,聯手幫狗狗找到了新家。「孩子能夠解決問題,比你想像中的更好。」陳嬿婷的眼神裡透露著驕傲,因為透過教育的力量,孩子有了獨立的可能。

老師,請你相信我

你有想過自己的 25 歲該是什麼樣的光景嗎?何麗梅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是順從媽媽的期望,到美商台灣氫氨公司擔任會計,「當時的我也沒什麼特別的想法,就想著把眼前的事做好。」何麗梅看似不經意的回答,卻正培養出了她未來轉職的底氣,在這份工作長達七年的時間裡,何麗梅累積出深厚的專業能力。(推薦閱讀:【我們這一代】擁有同理心,讓我們活得更像人

職涯的路上,許多女孩都曾迷惘過。今年跟家人到日本旅遊時,何麗梅就遇到了一位 25 歲的女孩,正在為了是否該換工作苦惱,而何麗梅在提點女孩之餘,還不忘問一句:「現在的工作內容,你真的都會了嗎?」何麗梅認為串聯的力量要先來自於個體的堅強,所以要有定性,耐心從時間中去淘洗出含金的專業。

「成功沒有秘訣,就是把事情做好、做深、做大而已。」三十年的職涯光景,何麗梅最終換得了此句箴言,突破了玻璃天花板,在這以男性為主導的產業中,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何麗梅總是早一步先站上時代的浪頭,例如早在 1980 年代初期,當時電腦尚未普及,她就已經學會使用電腦來處理表單,這讓她能完成的工作量提升了 3 倍,看似前衛的背後是她時時都在思考如何能把眼前的工作做到最好。對於成功的定義,何麗梅認為就是替自己負責,能承擔自己做決定的後果,並在實現自己的過程中,時時懷抱著希望,為別人的生命燃起燈火。

陳嬿婷的 25 歲,則在練習如何讓「信任」成為學生的禮物。給予無條件的信任,有時是奇蹟缺少的那塊拼圖。陳嬿婷說在自己的任教班級中,有一位綽號叫桃太郎的學生,他很有藝術天份,但天賦卻沒辦法讓他根生出穩妥的信心,因為桃太郎的動作很慢,常常無法跟上其他同學的步調,而讓老師再三提醒他是「全班最慢的」。

每一次的善意提醒,在孩子的耳中,卻也成了一種迂迴的否定,認為自己的價值不被老師所肯認。在一次打掃的過程中,桃太郎為了加快掃除的速度,曾同時舉起七支掃把,想要盡己所能地把物品歸位,但另一位科賢老師卻深怕他受傷,趕緊要桃太郎放下沈重的掃把們。在這時候,桃太郎對老師的第一句話,卻透露出了自己的傷口:「老師,你不相信我能做到嗎?」

對於桃太郎來說,他望向自己的模樣,還帶有迷失的困惑,科賢老師趕緊跟桃太郎說:「老師只是擔心你受傷,所以你扛掃把,老師跟著你後面走。」就此以後,太郎在老師的支持下,能夠自信的扛起掃把往前走。

看似小事的背後,其實每個孩子的生命中都有大人著力的痕跡,所以在陳嬿婷的眼中,如何去看見孩子最初的姿態,並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動搖,把信任給予出去,相信孩子能成為獨特的個體,是她 25 歲的課題。

肯定勞動的價值

青春不是場被虛擲的賭注,何麗梅在數字中找到自己專業的價值。

在何麗梅的眼中,談數字一點都不俗氣,勞動始終有價,她認為「公益」不該建立在年輕人的無償奉獻上,而是要塑造環境,讓「公益」成為有志青年自我實現、長久經營的志業。所以她欣賞 Teach For Taiwan 給予老師實質的物質支持,而非要求老師當志工,透過自我犧牲來成就學生,「我會跟年輕人說,當 Teach For Taiwan 的老師,是很有尊嚴、很好的工作。」何麗梅堅定地說,就是希望年輕人可以把當 Teach For Taiwan 的老師,做為人生的志業。

肯定個人的付出,再多方集結成為一群人的力量來拉拔孩子,是何麗梅認為偏鄉教育最能被改善的關鍵,她笑稱 Teach For Taiwan 的後勤支援系統「是非常偉大的發明」,因在偏鄉教學的老師很容易有挫折感,往往一個人被困住時,就容易萌生放棄的念頭,但當有整個團隊在後方支援你,把重量一起擔起時,老師會發現,原來在不知不覺中,自己已和孩子走得這麼遠。

陳嬿婷也認同在串聯的過程中,挫折一定有,但她更期待自己帶孩子去認識真實的人生。趁一次閱讀課的機會,陳嬿婷帶著孩子去附近訪問雜貨店老闆,去認識這在偏鄉開了四十幾多年店的「麗卿阿姨」,她的勞動生活是什麼模樣。(推薦閱讀:【我們這一代】練習問「為什麼」,是你能給自己最好的禮物

「阿姨,你跟誰一起住?補貨怎麼補?有沒有遭過小偷?」學生一道又一道的問題中,透露出的是濃厚好奇心。孩子輕輕地提起麗卿阿姨千迴百轉的人生轉折,裡頭卻有陳嬿婷偷藏起的滿滿期待。

陳嬿婷的聲音就算在故事的高昂處,也總是那樣的輕柔,就像不管經歷多少傷害,最終也只會跌進棉花一般,彷彿從從童話中而生。在她眼中,每個人都像小水滴,在流入現世這大海以前,都擁有自己的形狀,而她期待孩子去摸透每個人的獨特形狀。而她要做最溫柔的岸,來等著所有孩子往前靠近。

 

我好奇地問陳嬿婷,在教學的時候,心有沒有受過傷?她的語氣卻出乎我意料外地直接:「當然有啊,還是學生來安慰我的呢。」躲到辦公室偷哭的她,是孩子主動的關心,承接住了她的眼淚。

串聯不講究資格,老師跟孩子間不是高高在上的施與受,而是共同前進、共同成長,互相在對方的生命裡渡過風雨。孩子口中的「嬿婷老師」在食了人間煙火以後,不怕現實蹉跎,依然溫柔地想牽起孩子的手,孩子也不吝回握,把彼此的力量串聯在一起。這樣的老師與孩子,加上如台積電i公益平台等外界支援,讓現實不美,卻依然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