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像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

〈明天〉

如果我們還有明天
買一本書,兩人一起看
看裡面有沒有提到
更多關於彼此的什麼
像是雨水落下
又急又快打進我的缺口
聲響錯落,而你
你還在想有沒有明天

如果我們還有明天
一起看部電影,一起看
有關末日的,像是
下一秒我們就會失去彼此
我們是熾熱的嗎
是彼此緊擁像下一秒
對方就會消失
像火焰將我們焚毀
而風吹熄了火焰也
吹散了彼此像沒有明天

如果我們還有明天
我們一起出去逛街嗎
牽著手,甩來甩去的
讓彼此承擔彼此的開心
想問你一切都好嗎
我一切都好,只是記憶
停留在某些時刻
昨日留下的吻
或者彼此
留下的一些記號
看起來像單純的瘀血
問自己究竟還有沒有明天

如果我們還有明天
做最盛大的一場夢
握緊彼此的手
躺在床上虛耗一天
或者親吻,或者做愛
或者刻下一些字句
向未來留下一些遺言
或者知道一切都像風
我們是水,被容器塑造
自己的形象像最後
埋下我們的土壤
我們還有明天嗎,我們
還能夠看到彼此
輕輕地笑著像什麼都沒發生嗎

(留下時間:【徐珮芬為你讀詩】如果愛一個人,不能只愛他的夏天


圖片|來源

〈宇宙的溫度〉

他曾說每一個宇宙
都有一顆最耐看的星星
他說我告訴你喔
我要帶你去看盡一切
漂亮的風景
及這世界上
所有柔軟的事物

他說時間是最殘忍的
有他殘忍嗎,我想
我已經知道
沒有什麼是絕對的
過去的海誓山盟
過去的你
還有過去的我
現在都已經是廢棄物了

我們一直排斥彼此
像是一靠近就是戰爭
愛是最殘酷的事物
我在裡面學會許多
例如傷心
痛苦的構成
以及如何給人致命一擊

我們都在痛苦中
學會如何帶給他人痛苦
他教我如何殺死我
我學會如何殺死他
我們是如此好學
如此記憶深刻
我甚至記得他手掌上
粗糙的掌紋與
眼淚被風帶走時冰冷的溫度

我也記得當初
擁抱後我們才驚覺
兩個宇宙之間究竟有多冰冷

(留下時間:【為你讀詩】要過好的日子就是忘掉好過的人


圖片|來源

〈心〉

——兼答愛與恨的各種沉默與喧嘩

萬物都有心嗎
例如黑暗
黑暗有心嗎
我從黑夜裡借一點影子
放進自己的心裡
這樣我可以有
光明的心在一旁嗎

文字有心嗎
我如何相信,那些文字
不是他人隨意拼湊
毫無意義的囈語
我有心嗎
我的心是不是麻木的
我聽音樂
感覺音樂只是有限的
音符組合而成
我看戲劇
感覺戲劇只是一些
假造的人演一些假造的情節
我不相信
除我之外的故事
我認為那些都是假的
只有我才是真的

我們是否可以假設
有一些必然正在發生
有一些偶然
是因為那些心
才能夠成立
我們要梨是梨
要蘋果是蘋果
也要它們
同時並非梨和蘋果
你有心嗎
那些語言內
有你的心嗎
我知道有些事
是語言所無法陳述的
我知道文字
是有極限的
例如愛,最後變成沉默
那些太大聲的
都是仇恨的噪音

我們以為自己走過了
漫長的時間
擁有足夠的理智
去談論那些心
那些心,然而那些心
卻都在巨大的陰影下
緊緊抱著自己的黑暗
我黑暗的心啊
我黑暗的你
我知道世界不只有你
知道世界有各種顏色
各種的心
我知道我抱著緊緊的
是各種愛
然而愛與恨擁有的
是同一個心 

(留下時間:【為你讀詩】你愛過的我替你重新愛了一遍

註: 「要梨是梨/要蘋果是蘋果」原典來自烏青「我挑水果/就挑那些看上去舒服的/蘋果要像蘋果/梨要像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