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寫姐寫獨身女子的百態心事,有種屬於愛情的莫非定律,他注定不會是那個愛你到最後的人。

凡是可能出錯的事情必定會出錯,像麵包掉下的時候,永遠是塗了果醬的那面沾到鞋子。只要有大於零的概率,一段感情要毁掉也是必然會毁掉的,與其悲觀克制不敢開始,那不如好好走一趟;

我在蘇州某個水鄉的臨河客棧住了一晚。百年歷史的木樓梯吱吱作響,二樓可以看到白牆灰瓦、屋頂走動的野貓,以及小橋流水人家。我泡了熱茶,在陽台和寒風中坐看一座古橋。12月是淡季,空氣中只有小酒館飄出駐唱歌手的歌聲,以及隔壁情侶一夜溫存的嬉鬧聲。

那個暖氣不足的晚上,我甚麼都沒想通。只知道世界很大,地球除了自轉也會公轉,犯不著為不愛自己的人一輩子團團轉。


圖片|來源

話音剛落,我卻夢見了 P,帶著初相識時的良善噓寒問暖,他說:「我等一下要去蘇聯。」P 說任何事情我都不詫異,我只說:「哦,好,玩得開心。」他沒有邀請我,我也沒問他是否一個人去。

蚊子說,這不是很昭然若揭嗎?「他注定不是你生命中的旅伴。P先生是『墨菲定律』的忠實客戶,你是『墨菲定律』的首席執行官。我只是不明白,你為何大老遠跑去一個極有可能讓你失望而回的地方呢?」(推薦閱讀:【一個人的派對】孤獨也沒關係,只要能發自內心愛一個人,人生就會有救

凡是可能出錯的事情必定會出錯,像麵包掉下的時候,永遠是塗了果醬的那面沾到鞋子。只要有大於零的概率,一段感情要毁掉也是必然會毁掉的,與其悲觀克制不敢開始,那不如好好走一趟;如果一個名勝景點注定要讓你失望而回,也就好好體驗一下它有多糟糕吧。

「我的心靈曾經受了人生的三次震盪,第一次是十九歲遊法國巴黎見到艾菲爾鐵塔,第二次是丈夫荷西的死,這次是回到故鄉,回到這個水鄉就常常會流淚,怎麼也克制不住。」台灣作家三毛在喪夫後獨自旅行了一段長時間,被這個水鄉深深感動,人生的傷痛在這裡得到一些釋放。(推薦閱讀:【單身日記】致三毛,我愛你就是最好的時候

我在這個所有人都表示一定會大失所望的小鎮,沒有尋得三毛那種感動,沒有在這裡瀟灑地放下任何人,但也沒有後悔這趟旅程。人生最後悔的,往往不是自己做了甚麼,而是自己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我的夢終於解開了,要是連去蘇聯都不怕了,還怕甚麼他帶不帶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