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妹有話說】在愛裡翻攪幾次,失去自己之後,才懂原來最好的分手,是痛著說再見。老妹式的分手:一次痛到底,換來完整重生。

老妹,介於少女和熟女交界的迷人女子,有時候比誰都堅強、有時候又比誰都徬徨;有時候好像什麼都知道,有時候卻發現自己想要什麼都迷失了。

老妹交換日記,邀請同為老妹的妳,寫下自己的徬徨心聲。不管是感情、是工作、是友情、甚至是家庭與婚姻,當妳發現妳迷失了,歡迎妳寫下老妹日記,讓柚子甜細膩的筆觸為妳剖析。

親愛的柚子甜:

我想分享一段往事給妳。

五年前,我在交友軟體認識很天菜的他,當時還覺得這個人沒有女朋友好可疑,經過多方的確認過後,他的確是單身。

但其實那時候的他,就是個不太想給承諾的男人,口口聲聲說著:「我們現在跟在一起有什麼不一樣呢?」或是「曖昧的時光對女生來說很珍貴,我希望妳好好享受。」而當妳深深為一個男人著迷的時候,他怎麼說怎麼做,妳都會鬼打牆似的買單。


Image Source: Pixabay

直到去年年底,我們因為工作的關係有了距離,這段感情也就開始慢慢地變質。我去環島的時候,他偷偷帶妹去劍湖山玩,那時候我只提醒他,信任真的很重要,我心裡也相信他不會再犯了。沒想到半年後,他除了約妹偷吃,還真的同時劈腿,又跟其他女生發生關係。

那個當下真的好痛好痛,我努力挖掘真相,他卻只想逃避問題。但我處理傷口的方式,一直是把自己弄得血淋淋的,一次痛一次好起來。

我是個很不擅長提分手的人,但這次我很勇敢地說了再見

分手的前兩個禮拜我都痛不欲生,回到自己的房間就只想落淚,搞得像全世界最可憐的就是我一樣。這之間還好幾次,我真的哭著打給他問他回來好不好,他很果斷地拒絕我,說他沒有要回來,但卻一直說要跟我當朋友。

我幫自己設定好的停損點是一個月,一個月的時候,我選擇不跟他繼續聯絡,開始過自己的日子,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將所有的愛回歸給自己。直到現在兩個多月了,他還是偶爾會傳訊息來,但我真的也沒有要回去,當那條在他身邊離不開的狗了。(推薦閱讀:致終將成為的老妹:要就跟我一起跑,不要成為彼此的絆腳

直到現在我才發現,他找我,不過是他不善於處理關係的果斷,而不是他真的愛我。

這些年,他真的也辛苦了,盡了很多當男友的責任,能夠接送我的時候,總是二話不說當我的司機;我想出去玩的時候也盡量排時間帶我去玩;出門走走的時候,都幫我拍很美的照片。

但沒關係,我們都努力了。

緣分盡了,我們都有下個人生各自的目標要去努力。

雖然我沒想過你就這樣在我的人生下車了,但我仍然從未後悔這五年的青春都在你的身上,成就了現在的這個老妹。

我喜歡現在的自己。

(註:原文較長,已略經剪裁)

EC (化名)

「少女的愛是不離開;老妹的離開是懂得愛。」──《老妹世代》。

一個脆弱的女孩要變為成熟的女人,似乎都得必經幾個渣男。從那之後,女孩學會了好幾種寶貴的技能:看男人的精準眼光,頭也不回的驕傲,從滾燙的灰燼中「不為誰站起來」的力氣。還有,即使是傷害也值得感謝的溫柔,而終於成為了那個「我喜歡現在的自己」老妹。


Image Source: Pixabay

親愛的 EC:

妳的來信讓人看了一會兒哭一會兒笑,前面揪心地怨妳傻,後面又開始為妳高興地鼓掌。五年妳看盡感情的盛衰,需要走過一段很長很痛的療傷之路,我很慶幸妳站在這裡,坦然而自傲地寫下:「我喜歡現在的自己。」

我特別欣賞妳那句:「我處理傷口的方式,是一次痛一次好起來。」

老妹式的「單次疼痛」分手:一次狠狠的撕裂,才能換來完整的重生

以前年輕的時候,我也還不太懂分手的藝術,明明知道一段感情已經無可挽回,還想靠「我們暫時分開一下」搶救,或是勉強做點什麼「重新燃起火花」,甚至還動過「我們各自開放去認識人,如果真的遇到更喜歡的再分手」這種傻念頭。

很多人分手的時候也是這樣,拖拖拉拉,一下說「放著當朋友」、一下又敲他問他好不好,說「我知道不可能了,但還是會想關心他」、「他是個很好的人,即使分手我也不想失去」、「我知道不適合,但想說先放著看看有沒有機會」,找盡了藉口,就是不肯一次斷乾淨,來來回回的拉扯,然後再度被傷害;或是對方也因為寂寞而回頭,兩人重新取暖了一陣,直到下一次再度被對方傷害。

那些來來回回,表面上像是珍惜得來不易的感情,但說穿了,只是「怕痛」和「不甘心」而已。當我年歲漸長,終於看清了自己背後的軟弱,後來每次遇到要分手,就算都痛得鮮血淋漓,身為老妹的我都還是選擇「單次疼痛」──一次痛一次好,沒有什麼退回當朋友、沒有什麼觀察期、停損點一到,就直接送自己到谷底。沒有希望就沒有回頭,然後,人才有機會成為浴火鳳凰。(推薦閱讀:給自己的一封分手信:悲傷是給感情最後的紀念


Image Source: Pixabay

在我做心靈諮詢的經驗裡,也發現那些選擇「單次疼痛」的女孩,往往都越快走出情傷,越快遇到更好的人。原因無他,因為她已經錯了一次,不願意再傷自己的二次。

一開始是最難的,因為我們記憶裡還有大量美好時光的殘留,最痛的時候,再堅強的人都曾偷偷希望對方能夠回來,說一句「我錯了,我們再試試看」;或是傻傻的希望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只是在作夢,對方還是那個會想盡辦法逗妳笑,說妳是他此生最愛的那個人。可是脆弱完了,她們沒有耽溺在痛苦裡,而是把血擦乾,哭著繼續前進。

妳問,那些選擇「一次痛到底」的女孩,天生就比一般人堅強嗎?我說,不,是她們在軟弱的時候,選擇的是相信「未來」,而不是再耽溺「過去」。

相信自己總有一天會吃得下飯,總有一天可以不用流著淚睡著,可以不再拿他和新認識的人比較,相信自己可以走得很遠,遠到忘記想起他,好到他配不上。

「我真的有可能到那一天嗎?」她們也不是沒有懷疑過自己,但一次又一次的在脆弱和軟弱之後,選擇「一次痛到底」的女孩擦乾眼淚,最多在地上耍賴一下,但總會從灰燼中重新站起來。

而那些天生堅強的人,往往看似很勇敢,但一旦超過某個忍受限度,就被徹底擊垮。但是像妳我一樣脆弱的人,卻能夠在動搖五十八次、懷疑二十三次、想回頭十九次(我有算一下加起來有等於一百)之後,每次都哭著站起來,最後比天生堅強的人還走得更遠。(推薦閱讀:老妹日記:成熟是,不再輕易把寂寞交給別人

交換日記的最後,我想送給親愛的妳一句話:「真正的堅強,是由一百次的脆弱累積起來的。」

選擇「一次痛到底」的分手很苦,妳可以倒下,但是永遠記得脆弱完了,要用發抖的膝蓋重新站起來。那些後來更喜歡自己的人都知道:真正的療傷,是鮮血淋漓地說再見,然後頭也不回的大步往前。

妳不是想離開,是太想找回那個會笑的自己。

敬每個重生過的老妹  柚子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