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寫獨身女子百態心事,在愛裡,別因他人需要而愛到失去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或許更重要。

沒有自願被情感勒索,被關係綁架更悲催的事情。意大利男作家卡爾維諾說過:「如果不充滿力量地保持自我,就不可能有愛情。」英國女作家Virginia Woolf 說得更白:「一個人能使自己成為自己,比甚麼都重要。」

最近忙得不可開交,明明整天有事在身,但誰發來短訊說需要我,都馬上義不容辭,像真人版的《沒問題先生》。有時是出謀獻策,有時是圍爐取暖,有時是說走就走的旅行,有時僅僅是找個人蹭飯吃,「需要」是我的軟肋我的緊箍咒,只要感覺被他人需要,就可以言聽計從得人神共憤。

蚊子和新女友分手後,又變得空閒起來,約我吃麻辣鍋。明明喉嚨不適,但我不知道甚麼叫欲拒還迎,我的「好友辭典」的第一頁印著「馬上答應」。我不是不知道怎樣拒絕他人,而是我在被需要的錯覺中感到充沛的幸運感——對想念的人,不會老是急著要睡要掛電話;對重要的人,二十四小時都有空檔。(推薦閱讀:【一個人的派對】如果今天是世界末日,你想和誰花掉最後一秒


圖片|來源

我忍不住問蚊子,這次戀情何以無疾而終,他說只不過是夠坦白,偏偏有些女生不習慣。「她說希望我需要她,而不是只想要她。我說我做不到。」按蚊子講述的故事版本,他們經過一下午的詳談後和平分手,以為放下心頭大石兩生歡喜,孰料兩天後女方發來一連串髒話短訊「問候」,她覺得自己在一段戀愛關係中已經力求完美,妥協退讓得面目全非,照顧得無微不至,予取予求的蚊子憑甚麼不需要她。

作為一個渴求孤獨又希望眾星拱月的矛盾混合體,我為那個女生感到難過,但蚊子就是蚊子,我知道他在肉體上想過要我,精神上時時刻刻需要我。像超級英雄那樣有求必應的話,感性的我就可以少一點時間,自怨自艾別人對我的需要的視若無睹。但理性的我努力提醒自己,不要墮入需求和供給的圈套,幸福不是在於得到想要的,而是搞清楚甚麼是自己真正需要的。(推薦閱讀:【一個人的派對】旁若無人地活著,讓自己更自由

沒有自願被情感勒索,被關係綁架更悲催的事情。意大利男作家卡爾維諾說過:「如果不充滿力量地保持自我,就不可能有愛情。」英國女作家Virginia Woolf 說得更白:「一個人能使自己成為自己,比甚麼都重要。」我想發一個短訊給蚊子的前女友,但幸好她不需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