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寫獨身女子的百態心事,性感的技藝成了世紀末的傳說,迷人的情慾誘惑該是為了討好自己。

性感的技藝早已在民間失傳或全盤文創化了,在互聯網世代,只剩下小心機和曖昧,撒嬌和網上打賞。法式浪漫、法式情慾,成為一種末世代的精神召喚,提醒我們其實情趣是生活中必不可缺的一部分——情人間的情趣,與自己相處的情趣。

利亞最近迷上鋼管舞,為了偷師,問我要不要去看《巴黎瘋馬秀》。「一群身材火辣的半裸女生,一整晚在你面前上演法式誘惑,怎樣?」我說,好。

我們吃了法式越南菜、牛肉河粉和炸春卷,實際上跟法國一點都沾不上邊。演出亦如是,一直放著美國歌手布蘭尼的音樂,最性感的不是女舞者在台上的透視裝束和撩人舞姿,而是她們偶爾唸唸有詞的軟糯法語。


圖片|來源

不像脫衣舞店,一人來兩人去,來這裡看表演的,甚麼人都有,夫婦、情侶、閨蜜、哥兒們、同事、親友,就是沒有獨行俠,彷彿拉個伴看豔舞,就不是窺視,而是學習觀摩,顯得正派些。

挑逗是一門顯學,博大精深,學海無涯。可悲的是,我們無法從現有的粗製濫造、純男性視角出發的小黃片中,把情色昇華成一種近乎古希臘裸體雕像的美,將情慾轉化成一場活色生香的行為藝術,男生誤以為耐力、持久力乃至暴力等同性能力,就像許多女生以為「36、24、36」的三圍數字,就是幸福的通關密碼。(推薦閱讀:專訪陳庭妮:性感不是裸露,而是做真實的自己

利亞很注重用運動保持身材,看秀那天早上才去跑了半馬拉松,她不想當不穿胸罩、素顏、不刮毛、穿男裝的女權主義者,她深信,全然掌控自己的身體才是真正的抗爭。她苦練鋼管舞,不是為了取悅男友或未來老公,她在鏡子前看見性感的自己,像打造一件藝術品一樣每天耕耘身體,感到強壯、力量和快樂。她說:「性感的最高境界不是討好別人,而是自我討好。」

性感的技藝早已在民間失傳或全盤文創化了,在互聯網世代,只剩下小心機和曖昧,撒嬌和網上打賞。法式浪漫、法式情慾,成為一種末世代的精神召喚,提醒我們其實情趣是生活中必不可缺的一部分——情人間的情趣,與自己相處的情趣。

「你們都知道總有一天你們會上床,但不知道你們會在哪一天上床,這是最好的時光。」如果要為我和 P 先生找個電影片段定格,我希望是《最好的時光》,然而我們早就錯過那個曖昧而性感的時刻了。(推薦閱讀:在曖昧之後:如果只是寂寞,請不要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