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觀音》,一段母女三人勾心鬥角的過程。讓我們從她們的故事,看到自己的情緒課題。

剛剛看完《血觀音》,走出電影院的那一刻,背脊發涼。劇中每個角色都有著各自的慾望與算計,加在一起變成一場永無止盡的折磨,比誰笑著活到最後,可是他不一定是贏家。

其中,棠家三位女子角色的曲折讓人印象深刻,我們試著從花精的角度,看見深藏她們內心中的愛恨情仇:


來源|血觀音劇照

棠夫人:菊苣,以愛為名的控制與佔有,是最沈重的枷鎖

「我都是為你好啊!」這是棠夫人在劇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台詞,強烈對比她將孩子當作自己的棋子操弄,卻還是深信自己這麼做是為了這個家,寫實呈現了「以愛為名的控制」。(推薦閱讀:我是為你好!壞掉的家父長主義其實是變相恐嚇

一如我們看見許多父母,求好心切為孩子安排好一切,最後變成一種全然的控制與佔有,正是菊苣花精對應的狀態:

  • 對於所愛對象給予很多關懷與付出,但是也希望對方感謝與回報。
  • 若所愛之人不依照自己的意思行動,就會想盡辦法操控對方,以證明自己的正確與被愛。
  • 害怕自己一人,希望能永遠有愛人的陪伴。

其實菊苣是代表一種大愛,不求回報的付出。若能認清愛的本質,是給予心愛的人有自己的自由,也能意識到,自己的佔有是出於對孤獨的害怕,試著面對自我的恐懼,那麼對於被愛之人而言,才能感到真正的安心與關懷。(推薦你看:五種愛與被愛的真實需求,用對的方式去愛他!

否則,就會如劇中棠夫人說著:「愛,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而女兒卻只是感受到自己是媽媽的名牌包、是人頭,「被拎出去到處炫耀,被當作頂罪的工具罷了。」


來源|血觀音劇照

棠寧:龍芽草,以性愛、酒精麻痺自我,無法承受靈魂的痛

棠寧看似是全劇中最放蕩的角色,成天沈醉在性愛、酒精之中,但也是當中最存有「人性」的角色。她從小被媽媽培養成交際花,在權貴政商之間端水倒茶,以美色作為達到利益的手段之一。事實上,她痛恨這一切虛偽與媽媽的操控,但在無法脫身的狀況下,只能麻痺自我度日。(推薦你看:【靈魂想說的是】奧修禪卡:每個過程,都是靈魂的旅程

龍芽草人,就像戴著小丑的面具,表面上快樂無憂,實則內心痛苦焦慮,他們可能有以下的狀態:

  • 在人群前假裝快樂,但內心是自我放棄狀態。
  • 為了逃避內心的問題,容易成癮,如抽煙、喝酒、吸毒等,如晚上磨牙也可能是一種內心焦慮的反映。
  • 不太與人連結,人際關係多是膚淺的,以隱藏真實的自己。

其實,越是壓抑越是痛苦,而為了壓抑痛苦就會對成癮行為更加依賴,形成無法解脫的鎖鏈。

或許就像棠夫人說的:「正視你所害怕的東西,不要逃避,他才會消失。」當我們坦誠面對自我的脆弱、黑暗、傷口,才有機會真正跨越。


來源|血觀音劇照

棠真:冬青,深入內心的恨與報復,感受不到愛是什麼

棠真是劇中唯一的孩子,外表乖巧純真,但也日漸在大人的權力爭奪中,學會那些不擇手段與心狠手辣。

她在許多關鍵時刻,做了最狠心的決定,而背後的原因,很多時候不是因為利益,而是出於一種恨,一種報復之心。

就像帶有「冬青花精」特質的人,他們有著強烈的負面情緒,心中充滿了憤怒、仇恨、嫉妒、猜疑等,甚至有強烈的報復之心,想要發出攻擊,其實一切背後的源頭都是:他們感受不到愛。(推薦你看:你不是被愛的不夠,而是找不到自己在愛情裡的價值

因為感受不到自己被愛,過於失落與恐懼,只好本能地發展出保護自己的方式與行動。許多剛失戀,或是受到傷害的人,都會有此狀態。

「世上最可怕的不是眼前的刑罰,而是那無愛的未來。」

如果心中只有憤恨,也沒有更多的空間與機會去感受愛了。只有嘗試打開自己心房,讓愛重新進來,才能再次相信生命的本質,我們不論如何,總是被愛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