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的時候,都會順手採買明信片寄給自己。我總是覺得,每個城市的明信片產製,老是赤裸裸地透露了它們凝視、再現自己的角度。

 

巴塞隆納的明信片小攤販,擺滿了高第建築亮晃晃色彩的風景,販賣城市熱情的海口文化。還有西班牙海鮮飯明信片,畫面搭配赭紅的Sangria調酒,行銷南歐逸樂的飲食風情。

 

倫敦明信片主題則首推庶民文化。從披頭四,倫敦街景的公車與電話亭,到近年一擲千金於醫學美容,以致於變得不可理喻地貌美年輕的JK羅琳,都是倫敦人自豪的城市主題。

 

倫敦熱門明信片之二,皇室。特別是皇室的愛情故事。早期總是整個攤販鋪滿了黛安娜王妃和查爾斯王子的親暱合照。而當兩人不和傳言甚囂塵上之後,特別是在黛妃辭世之後,卡蜜拉著華服與王子同進出的明信片,開始取代泛黃走味的前一段皇室愛情故事,成為倫敦標示自己的圖片故事。然而,卡蜜拉終究不能真正取代備受人民愛戴的黛妃。近來威廉王子訂婚之後,年輕的王子以及準王子妃凱特所公佈的訂婚照,很快地變成了新的倫敦愛情故事的指標圖像。透過明信片上印滿了凱特身著倫敦設計師的寶藍色洋裝和配件,倫敦也同時向每年一千五百萬個旅人販賣倫敦時尚的城市印象。

 

 

倫敦熱門明信片之三,歷史的地標,並且僅限於勝利的歷史。統治者的歷史,統治者勝利的身影,從城堡,數個宮殿,到勝利的拱門,和各種紀念輝煌征戰的碑文。

 

和倫敦一樣,走過西歐的主要城市,城市的著名歷史建物,總是明信片的一大主題。而這些被用在明信片上代表、再現城市精神的地標,多半是象徵著歐洲勝利的歷史剪影。儘管多數城市千年來都被統治、占領過,這些失敗的歷史卻很少在城市建物上,或是在明信片上,留下身影。這種勝利地標的明信片,隱約指明西歐城市透過殖民戰爭的擴張,作為全球現代性發源地,那種沾沾自喜的優越城市心理。

 

一個重大的例外,是柏林。常見的明信片主題,是卑微的敗戰和分裂的城市痕跡。被推倒的圍牆、被割據的城市分區圖、坦克車、被軍隊燒毀的歷史建物。柏林反省自己的歷史,不耽溺於勝利的優越想像。他們一半的居民與另一半的居民的歷史立場相反,勝利的定義如此模糊。

 


明信片固然可以說明一個城市怎樣看待自己,它同時也指明了購買它的人是一個怎樣風格的旅人。

 

孜孜不倦的文化人旅者,通常偏愛歷史建物和鉅型博物館浸在黃昏橘色調裡面,那樣漂亮的風景;耽溺於五官享樂的旅人,喜歡寄發美食美酒風情的明信片。

 

在下不才當然屬於第二種。到布萊頓我寄了龍蝦明信片,到愛丁堡選了油滋滋的哈吉斯,柏林則絕對要和遠在台灣的家人分享一下啤酒的剪影。

 

你呢?


圖片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