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日誌】為你篩選生活裡的性別視角,領你看見為世界貢獻己力的女力樣態,2017 女人迷 Gender Impact List 邀你起身發揮影響力,世界瞬息萬變,不變的是你想投身關懷社會的初心!

秘魯選美不報三圍!說出婦女受虐事實,呼籲社會大眾正視

根據《NewYorkTimes》報導,選美比賽常有身著泳裝並一一唱名佳麗三圍數字的環節,但周日舉行的秘魯小姐選美比賽中,佳麗們逐個站至台前,可是朗讀的並非自身三圍,而是秘魯歷年涉及婦女的犯罪案比例罪案及受虐數字。

「我的名字是卡米拉(Camila Canicoba),代表利馬地區,我的數字是:過去 9 年來,我國共有 2202 宗殺害婦女的案件。」
「我的名字是茱安娜(Juana Acevedo),我的數字是:我國有 70% 以上的婦女都是街頭騷擾的受害者。」
「我的名字是路西亞娜(Luciana Fernández),我代表瓦努科市,我的數字是:13,000名女孩在我國遭受性虐待。」
「我的名字是梅麗娜(Melina Machuca),我代表卡哈馬卡地區,我的數字是:我的城市裡有 80% 以上的女性遭受暴力對待。」
「我的名字是羅米娜(Romina Lozano),代表卡拉奧,我的數字是:截至 2014 年止,共有 3114 名被販運的婦女受害者。」


圖片|來源

這場選美佳麗的舉動為 #NiUnaMenos 運動的延續,#NiUnaMenos 運動主要在譴責南美洲越來越多暴力侵害婦女犯罪,今年秘魯小姐比賽前一個星期,名為「#PeruPaisdeVioladores 秘魯,充滿強姦的國度」標籤開始在 Twitter 蔓延,據聯合國統計,近半數秘魯婦女在成長歷程中,遭受嚴重的家庭暴力事件。

透過這次秘魯小姐比賽後,帶來了另個標籤熱潮—— #MisMedidasSon , 女性藉此表態自己不願再讓暴力現象蔓延,希望社會正視婦女受虐問題。


圖片|來源

佳麗一一說出這些驚人數字,希望透過這次的比賽提醒社會重視婦女受虐問題,並產生實質的正向影響力。此項活動為前選美冠軍傑西卡(Jessica Newton)的構思,她希望藉比賽揭示秘魯婦女面對的暴力問題。傑西卡亦希望籍泳裝環節,宣揚女性有自主的穿衣選擇權,應受大眾尊重。(推薦閱讀:被摘后冠的變性皇后:為什麼我要向世界證明我是個女人?

有人批評選美是種物化女性的行為表現,透過審視與評鑑女體的男性凝視,選出符合社會標準的選美佳麗,也有人說這是女性表態自我的一種權利象徵,透過自身有意識地展現性感與美貌,翻轉自我,達到一種社會的階級流動。

而不論選美是物化女性亦或是女體自主的說法,近日秘魯小姐的選美比賽上,我們看見參賽者如何運用自身影響力,讓選美比賽的焦點凝聚在該國婦女受虐的事實,用自己的話告訴世界:關注女性權益,比關注佳麗們的三圍更加重要。

印度首位跨性別女法官 期待消彌社會對跨性別的歧視

根據《Yourstory》報導,今年7月,一位名為喬伊塔‧孟德(Joyita Mondal)的跨性別者,成為印度北孟加拉「人民法庭」(Lok Adalat)的女法官。孟德稱她將持續為正義和尊嚴奮鬥,並藉由自身的經歷,為更多跨性別者進入印度司法體系鋪路。


圖片|來源

據報導指出,今年 29 歲的印度跨性別人士孟德,曾因歧視而離家流落街頭乞討,但當孟德為跨性別權益組織工作過後,她決心繼續進修,拿到法律學位,並成功成為印度首位「人民法庭」的女法官。(推薦閱讀:為什麼我們愛《丹麥女孩》,卻不愛身邊的跨性別?

即將成為人民法庭的法官,她深知自己使命,為了不讓此次任命成為政治性的摸頭手段,她一段話說得熱誠鏗鏘:「所有政府都希望從一弱勢群體中拔擢一人至一個高位,期望讓該弱勢群體的抗議聲浪減弱,而我不會讓這種情況發生。即使在伊斯蘭堡有 23% 的跨性別者得到有尊嚴的工作,但我認為我應發揮自身的影響力,關注著那些仍須從事性工作,一天僅領 150-200 盧比的跨性別者,改善他們的生活,讓他們有天能在晚上睡個好覺。即使現在我身處開著冷氣的車,有更多的誇性別者只能在白天乞討,在夜間從事性工作。」


圖片|來源

孟德希望,能在法律制度上對抗印度對跨性別者的歧視,也表示很滿意自己打破了性別定型的觀念,得到專業上的肯定,儘管仍不時接收不友善的眼光,但她説:「我想我們要給社會一點時間接受這種改變。」未來她會繼續在消弭社會對跨性別者歧視的路上努力。

同婚通過才結婚!克里斯汀·貝爾:我不要舉行派對慶祝同志族群無法擁有的權益

根據《Huffingtonpost》報導,克里斯汀·貝爾(Michelle Kristen Bell)和米拉·庫尼斯(Mila Kunis)日前接受十分關注同性議題的網站《PrideSource》採訪,他們表示自己將等到同性婚姻合法後,才會各自與伴侶結婚。

貝爾在採訪中表示,自己與丈夫於 2013 年 10 月 17 日結婚,幾個月後,最高法院於當年六月駁回了加利福尼亞州的同婚合法訴求。看見同婚法案遲遲無法通過,她表示:「我不知道我們該怎麼做,舉行結婚派對嗎?這像在嘲笑著不能擁有結婚權益的人們:『我們正在慶祝這個你不能做的事情!』尤其當你 90% 的朋友都是同志族群,這消息非常令人沮喪。」


圖片|來源

至於庫尼斯(Kunis)和她現在的伴侶艾希頓庫奇(Ashton Kutcher)選擇在 2015 年 6 月 26 日最高法院通過全國同性婚姻一個月後結婚,她父親在婚禮當天開玩笑說:「當庫尼斯 14 歲時,她跟我們說自己不會結婚,因為他不懂自己的同志朋友為何無法享受相同的權益,為何有不平等的差別?這對她來說婚姻不再神聖也不是必須的,那她也不要結婚了!」(推薦閱讀:彩虹色的你!2017 同志大遊行:做自己,愛讓你無所畏懼

庫尼斯也在訪談中提及,當自己所處的國家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以為永遠不會發生的事情,它居然發生了!」隨著世界各地開始正視同婚議題,期待未來有更多的國家通過同婚法案,讓同志族群得到應有的婚姻保障。

穆斯林設計師設計彩虹頭巾:無論膚色、宗教信仰或性取向,每個人都應有愛的權利

有沒有一種設計,能一舉打破社會對頭巾的刻板印象,還能表態支持同婚?一位穆斯林時尚設計師 Azahn Munas 創造了彩虹色的頭巾來表態對婚姻平權的關注。


圖片|來源

根據《Buzzfeed》報導,作為 MOGA 創始人兼時尚品牌創意總監,Azahn Munas 提及:「支持這項運動對我們來說非常特別和重要,作為一個時常挑戰社會規範而引以自豪的新品牌,我們經常面臨與 LGBTIQ 群體相似的鬥爭和障礙。我想,每個人都應勇於做自己,以自己是誰而感到自豪,無論膚色、宗教信仰或性取向,每個人都應該有愛的權利。」


圖片|來源

過去他也曾為澳大利亞日設計頭巾,慶祝國家裏頭的多元住民組成了澳大利雅豐富美好的文化,他在國家生日這天慶祝國家的多樣性,澳大利亞之所以美好,是因為有著寬容的包容性,接納著多元的人口組成與文化。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