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捐款的兒童自白:寫信給未曾謀面的捐款人其實很難!別讓捐款感謝信喪失了意義,金錢沒有溫度,情感才有!

我是一個很會做夢的人。我從小每天都會做夢,一直到現在都是如此。很多夢我忘了,但有一種夢我小時候常常做,那就是夢到我的捐款人回信給我了,而且他對我的狀況很清楚,也很關心我,每一封我寄給他的信他都會回信給我 ⋯⋯

可是醒來之後,我就發現它是一個夢!


圖/Alexander Possingham @ Unsplash

當時,每隔一段時間,我就必須寫信感謝捐錢給我的捐款人,而寫這樣的一封信對我來說很有困難。

每次到這個時候我就心情很不好,而且會做同樣的夢。心情不好的原因不是我不想寫信給捐款人,而是因為我根本沒有見過我的捐款人,也不知道捐款人的長相、年紀、住在哪裡等資訊,要一個 11 歲的鄉下小孩寫信給一個素未謀面的捐款人──或許我不該這樣說──對當時的我來說實在是一種煎熬啊!(推薦閱讀:給世界更溫柔的姿態!陳綺貞:「我的歌想傳遞一種善意」

我當然知道,人家捐錢讓我可以好好生活,我應該充滿感激之情,但是對於抽象概念不好的我來說,實在很難抽象的想像該如何寫信給這樣的人。真的很難對一個沒有見過面、說過話,只有名字的捐款人經常寫信,我總想不出來要寫什麼,也不知道他看完信的反應如何。

每次都是我寫信,從來沒有收到回信,也不知道信到底有沒有寄到對方手中,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歡我寫的信。

小時候我常在想,如果我也可以收到捐款人寫給我的信該有多好!因為幾乎不曾有人寫信給我,能夠收到信是很興奮的一件事。

但是這個想法只在心裡暗自想想,從來也不敢奢望,我有什麼理由要捐款人寫信給我呢?這個想法一直在我心中 20 幾年,直到我當了督導,開始可以參與、決定一些事情。一開始,我總是拒絕捐助單位「要小朋友寫信感謝捐款人」的提議,後來當這類事情一次又一次被提出,在討論的過程中,忽然喚起我小時候的奢望,我心想:或許現在的小朋友也跟我當初一樣,不想寫信,或許也跟我一樣期待收到捐款人寫的信。(推薦閱讀:【張宀專欄】整個城市都是我的嬉皮,用手染衣傳遞愛與和平

於是,我就問了幾個小朋友,果然印證了我的想法。我們都覺得,應該要公平一點,大家都寫信,否則信寄出去之後、沒有回信,很難再寫下去。


圖/Helloquence @ Unsplash

有一次聖誕節活動,我們請捐助人寫信給小朋友,鼓勵鼓勵小朋友,同時介紹一下自己,也說明為什麼要送這個聖誕禮物。

小朋友收到禮物與信的時候都很興奮,覺得這個聖誕禮物是有溫度的。小朋友的焦點不是在禮物的價值,而是聚焦在捐助人信件的內容。同時,我們鼓勵、但不強迫小朋友回信,即便如此,每一位小朋友都覺得自己應該回信給捐助人,所有的小朋友臉上都露出很高興的表情。

我沒有看到 11 歲的我在當中,而從那天以後,我再也沒有做那個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