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Google 細看《銀翼殺手 2049》,當我們探討何而為人的時候,所謂人性建構於情感,但愛能解決所有事情嗎?或許不能,但因有愛,開拓了更多未知的可能。

是什麼讓我們成為一個人呢?

是思考、是記憶、是感情還是靈魂?好像都是,也好像都不是。身為一個人,是不是有什麼必備條件?讓幾世紀以來的我們,不斷透過各種媒介探討這件事情。

這也是銀翼殺手從第一集到現在的 2049 都想要探討的一個議題。這部片應該是我近年來看過最好的電影之一,視覺畫面、音樂與劇情,每一個環節都相當到位。而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整部電影的感覺,灰暗、沈默,瑰麗而悲壯。就像萊恩科斯林所扮演的複製人警探 K,堅毅的表情上面,偶爾流露出的淡淡悲傷。


圖片|來源

那種無淚的悲傷大概是貫穿整部電影的神韻吧?真正傷心過的人可能會知道,到最深刻的心碎,你的悲傷,其實很平靜,那個時候,悲傷已經內化到你的身體肌膚、骨骼血脈,甚至連靈魂都渲染著那樣淡淡的悲傷,揮之不去。(推薦閱讀:模仿遊戲 The Imitation Game 影評「愛情,是不能讓你解開的謎題」

到底什麼是人類呢?身為新型複製人的 K,原本並不在意這件事情,而是隨著劇情推展,他以為自己是「真正的人」,於是才開始探索與思考這個問題。

那麼,對我們來說,身為一個人的條件是什麼?或少掉了什麼?會讓我們更不像一個「人」?是思考嗎?是記憶嗎?還是感情?

少去了思考,生命就只剩下本能,從本能的角度來看,萬物的價值就相當直接,有沒有用而已。對我有用的東西,就是好的,否則,便是糟的。但思考這件事情,並不是人類獨有的。許多其他的東西也能夠思考,比如說機器。沒有思考的人類,比機器還不如,而能夠思考的機器,或許比不願意思考的人們,更像一個人。

那麼是回憶嗎?回憶是一個人感情的基礎,要是沒有了回憶,許多發生過的事情,那些一起經歷過的刻骨銘心,好像都失去了意義。所以我一直很同情阿茲海默症的病人,在那樣破碎的記憶當中,我們還存留多少的人性?

但回憶是可以造假的,姑且不論複製人的虛假記憶,我們每一個人的回憶,都不全然是正確的,會隨著時間、場景而改變。但那樣虛假的表面當中,必然存在部分真實的情感。

情感,是我們身為人的重要基礎,或著不應該稱之為人,而是「人性」的重要基礎。如果把人性當作一個更高層次的概念,許多人,不見得有人性。而許多非人的東西,也可能會有人性。(推薦閱讀:《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你必須參與,最壞的年代才可能變成最好的年代


圖片|來源

在銀翼殺手第一集當中,其中判別是不是複製人的一個方法,就是「同理心」。他們相信複製人沒有同理心,所以可以冷血的宰殺另外一個生命。但同理心的基礎,在於共感。你能不能感同身受,你能不能放下自己,去感覺他人,去為別人著想。而這樣的情感是相當高等的情懷。愛、關懷、正義、慈悲,這些都是由此而延伸出來的情感。

愛能夠解決所以事情嗎?不能。但因為有愛,所有才讓許多事情變得可能。整部電影裡面,有一個狗血、但相當觸動我的地方。

K 的投射像女友 Joi,是一套電腦程式配合投影技術的虛構人偶,他會說出所有你想聽的話,並且根據你的分享、你的回應、你的故事,發展出獨一無二的人格。

在電影裡頭,Joi 最後選擇離開中央電腦,到達一個隨身的投影設備上面,表示她自己選擇了一個可能被毀滅的未來,而也是因為這樣的選擇,讓她與其他千千萬萬個 Joi,有了差異,也有了區別。

在她最後被毀滅的那一瞬間,她只來得及對 K 說一句話,那一句話稀鬆平常,甚至可以預期,就是平平凡凡的三個字:「我愛你」。但這一幕,卻是我在電影當中最衝擊的時刻。

因為「我愛你」,所以我甘心選擇可能毀滅的未來。因為我愛你,所以我渴望差異,我渴望不凡,我渴望在你心中,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個體。也因為我愛你,所以在臨終的最後一刻,我想說的,還是只有「我愛你」。(推薦閱讀:【為你點歌】我愛你,但不求擁有你

當科技越來越發達,生命的概念也越來越模糊。到底什麼讓我們人類區別於其他可能的高等智慧?或許其實我們並沒有差別。

差別在於,我們能不能讓自己晉升到一個更高級的狀態,而這一切的基礎,或許在於情感。如果自甘墮落,就算生而為人,我們本質上,還是不如一台機器。

人性的光輝,在於選擇,在於了悟,也在於超脫。

在明瞭了自己的結局,最後還是選擇愛 K 的 Joi。那一刻的她,比任何人,都還要來得像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