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晶燕羽》創辦人楊茜茹,關於她的創業過程,唯有堅持自己信念的選擇,才能排除萬難地做下去!

文|吳依芃、周艾伶

攝影|楊筑亘

外型亮眼的《晶燕羽》創辦人楊茜茹是七年級前段班,在倫敦唸完書回台灣後,對於自己的未來也有過茫然跟探索,後來因有親戚在東南亞工作,進而接觸到對許多人來說相當陌生的燕窩產業。起初只是因為好奇心驅使,所以對燕窩產生興趣,但當自己親身試吃並開始有身邊親友陸續分享經驗後,楊茜茹意識到,如果創業是她的決定,那她理想的選擇,將是能帶給人益處的產業。


圖片|台灣國際女性影展提供

不同於一般民生消費品的買賣,大部分民眾對於燕窩的知識相對貧乏,造成市場價格混亂,再來,也因為少數不肖業者跟工廠求方便,在燕子還未離巢前就強摘燕窩,讓該產業常擺脫不了環保污名,也因此,選擇從燕窩入門作為創業敲門磚,對楊茜茹來說一開始就走得戰戰兢兢。(推薦閱讀:創業,就是有勇氣創造不同!創業必備的五項心法

楊茜茹笑稱燕窩是大自然給人類的禮物,因為燕子透過唾液築巢,在小燕子長大離開巢穴後,這個燕巢就不再有燕子居住,經過幾道工序即可成為健康養生的滋補品。也因為來自大自然,所以該有的毛屑、灰塵、雜毛一樣也不會少,雖然在東南亞的製造工廠已有專業挑毛處理,但難免有失誤,所以剛進貨時,楊茜茹比喻自己像是女工,每天只睡兩三小時,工作就是在燈下拿著鑷子挑毛、找灰塵,搞到後來頸椎都發炎。

但最累的不是挑燕窩雜毛,而是所有事情都得從零開始,因為只有一個人,就是校長兼撞鐘,什麼都要自己來。燉煮燕窩的設備是楊茜茹自己從國外扛回台灣的,除了摸索設立公司的繁瑣行政流程外,不會做網站、不會畫 logo 就去報名上課,燕窩的禮盒包裝也是跑遍各大批發行看了大大小小的瓶罐包裝後,自己摸索設計出來的。楊茜茹自認是個要求完美的人,但初期有太多的事物要學習,所以很多時候只能先求有再求好。


圖片|台灣國際女性影展提供

因為是跟家人同住,初期為求省錢,楊茜茹把餐廳跟自己房間當倉庫,還曾有近半年時間「霸佔」廚房不準家人動火,就怕影響環境衛生。雖然出發點是好的,但因為與家人的生活日夜顛倒、爭吵難免,入侵到父母親的生活環境也埋下與後來爭執的導火線。「印象最深刻是有一次,爸爸直接拿起燕窩往地上摔,斥責我:『妳以為妳做這些很了不起嗎?』」後來想起來覺得當時很不懂事,因為創業是自己的決定,父母也沒有義務要支持你。楊茜茹坦言當時還沒學會成熟處理自己的情緒。

近年來性別平等意識普遍提升,但楊茜茹自認在女性創業這條路上,還是有很多顯性和隱性的問題存在,這不僅僅是社會對女性的壓抑,甚至也有女性對個體自我的限制。也因為有類似經歷,這次應女人迷與女性影展邀約,楊茜茹也想藉此表達對於女性創作者的支持:「我知道女生要單打獨鬥很辛苦,因為這一路走來有太多人想左右我,跟我說這是錯的,但我才是做決定跟要承擔後果的人,所以立場要很堅定。再來就是要好好照顧自己,因為生活過得好,才有心思專注在其他事情上。」(推薦閱讀:談創業成功,不如談創業失敗:人們真正在意的是產品的價值

透過女性創業家角度,如何看待女性影展

對於今年女性影展的主題【與羈絆/伴共舞】楊茜茹非常有感,因為從小跟家人感情就特別好,但也不自覺將這份美好的連結變成一種情感勒索,尤其在創業初期因為壓力太大,任性的希望家人處處可配合她,卻忽略父母親也有自己的情緒要:「父母不是萬能的、也是第一次遇到創業的兒女,需要給他們時間適應,但那時候卻只覺得他們應該要懂我;在後來過程中體會,才漸漸覺得學習溝通是很重要的。」


圖片|台灣國際女性影展提供

對今年女性影展的影片,楊茜茹最想推薦的是【女人 94 正典】單元中的《布卡下的唇唇慾動》以及《被竊取的故事》。這兩部片也在目前銷售排行榜上有不錯表現。

《布卡下的唇唇慾動》描述四個印度女人,如何在保守又封閉的社會氛圍下,大膽追求愛情、探索自身情慾、爭取工作機會的精采刻劃,本片在印度被列為禁片,卻是國際間成為各大影展爭相邀約的強片,甚至一度被考慮作為今年女影開幕片,對於不熟悉印度文化的台灣觀眾,會是很強烈的衝擊。(推薦閱讀:【女影影評】《布卡下的唇唇欲動》為什麼男人害怕女人的情慾?

《被竊取的故事》由知名演員艾蜜莉芬凱普(Emily VanCamp)主演,她因影集《復仇》(Revenge)走紅,在《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Captain America: The Winter Soldier)也有演出,描述充滿事業企圖心的艾莉絲,在職場中巧遇過去的性啟蒙對象也是父親的朋友,並重新面對自己的過去、與自己和解的故事。《被竊取的故事》對於不常接觸議題性影片但有興趣的觀眾來說,是很好入門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