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專訪,看見網紅囧星人。網紅本是白手起家,這一路,她走得忐忑也不安,直到去年才決定成為全職影音製作人的囧星人,曾經是一個不懂如何與世界溝通的孩子。尋回自己的路漫漫,但她走得很痛快。

你對網紅的印象是什麼?賣笑、賣萌、曬恩愛、曬小孩?

Andy Warhol 曾說過:「在未來,每個人都能成名15分鐘」。這是極易成名的世代,也是極易被淘汰的世代。網紅是這兩年最潮的經濟模式、也是品牌與廣告關注的投資體。抓眼球、吸鈔票,有些鄉民不以為意網紅帶給社會的貢獻,甚至認為這是網路時代亂象。但是,網紅確實帶起了全球的新媒體改革,在人人都能自成媒體的時代,有個影音製作人以不流於俗的內容核心,成為按讚數 20 萬、Youtube 訂閱數 30 萬的網紅,不討好不遷就是她的本色,掛著鬍子為正字標記,定位自己是個「沒錢也要任性的網路節目製作人」。

她是囧星人。

專訪這天,囧星人沒帶鬍子,拖著病體前來,這副倦容該是在家睡三天或是去醫院吊一天點滴的狀態。囧星人一邊流著鼻涕,說著自己本來就腸胃不佳不愛吃飯長期熬夜,一工作起來就會忘記自己的老毛病,這幾年愈趨用疼痛還給身體,像病貓縮在女人迷沙發一角,囧星人沒有影片裡振振有詞的底氣,她蜷起的瀏海,像她一樣固執。

這個世界,需要更多閱讀

為什麼說她不流於俗?她寫了 12 年的影評,2013 開始在 Youtube 發表口說評論。除說電影,別人在改編流行樂對嘴模仿的時候,囧星人啃著一本本讀物,絞盡腦汁想,怎麼把一本嚴肅的好書,有底氣地推給讀者。囧星人是一個熱愛閱讀的人,閱讀曾經陪她走過孤獨的童年,那樣孤單的涵量是,她幾乎把爸媽一生擁有的藏書量都看完了。

從小寫讀書心得長大,她的《囧說書》單元不計時間成本在做。「中國很多類似的知識型節目,通常講的人都帶有高度權威性,像我這樣就是一個素人 youtuber,我覺得自己不是在做書評,我做的是說書。我想把姿態擺得低一點,說書,是為愛書的人去做。」囧星人也誠實說:「我不會掉書袋。不是因為我選了這風格,而是我只能做到這樣。」

她旗下單元有《囧星人影評》、《囧知識》、《囧說書》、《囧星 Q&A》、《囧星生活》......。做過許多單元、好玩的企劃,凡是可以盈利的接觸大眾的,都是為了繼續經營小眾但必要的頻道內容。

問她如何定位自己?她打趣回:「我是一個高齡 youtuber,哈哈哈。」想想囧星人的起步,確實比很多 i 世代要晚,她的高齡或許更指涉內容,在迅速汰換的時代,產製老靈魂的作品。(延伸閱讀:南韓奶奶當起美妝 Youtuber:70 歲後,我過起第二人生

囧星人想了想又說:「很多人會覺得我說書帶著說教的口氣,但其實我是研究過中國知識型節目的,你必須要很相信自己,別人才會相信你,我一直沒有自己定位成導師,我會把自己當成你們的朋友。」

講到「相信自己」時她特別不肯定,這對囧星人來說很艱難,也許我們難以想像,看起來自信滿滿的網紅背後,是一個不喜歡自己不肯定自己的女孩。

我無法決定我的家庭,但可以決定自己要成為什麼人

囧星人在一個「不被父母認同」的童年下成長。「我小時候是傭人照顧,9 歲以後就沒再看過媽媽,一直到 20 歲我回來,我身上有很多她不滿意的(特質),她覺得我為什麼不像女孩子,她很想要改變我,我心裡很內疚。」

這種性別氣質的困惑一直到出社會都在。「我到 26 歲出國,我跟我媽六年都在這種對峙。覺得自己不是她要的樣子,我會很自卑,那時候精神狀況很不好。」囧星人開始拍影片後也遇過網友評論:「囧星人明明是女的,為什麼要說自己是男的。」囧星人很納悶,她從來沒說自己是男生,這個問題背後是否又象徵「他們覺得裝成男生很噁心,覺得裝成男生是一種高攀」。

「這些人讓我覺得做自己舒服的樣子是錯誤的、不孝的,當你也認為自己是錯誤的,卻更正不了,這很無力。」囧星人形容那一段黑暗:「因為長期沒有受到正常教育,我覺得自己是不健康不道德的人、精神不穩定。是那種會在馬路上跟人大吵一架、有怒氣就發洩,不會有自責感的人。」囧星人覺得後來的加拿大行改變她很多。「當時我的姑姑知道我狀況很不好,在唸書的時候遇到錢的問題,姑姑主動金援我,讓我可以繼續學業。我去唸了新媒體,在國外新媒體已經行之有年,因為作業我開始接觸影音,慢慢找到自己想跟觀眾說的話。」因為影音找到她與世界溝通的方式。

她總說遇見了「很好很好的人」,才改變了她的一生。「我覺得很感謝,在我生命中,像我父母,不算一對優質父母,他們給我很多負面影響,直到現在還有。但是在我要成為一個壞孩子、可能要去捷運殺人之前,我遇到很好的人,像我的姑姑就曾告訴我,你現在受了很多苦難,以後這些都會還給你。」

終於在那時候,有一個人告訴她:「不是你的錯,不是你的問題,你應該被愛的。」

囧星人原諒了自己原來的樣子:「我被養成什麼樣,不是我能決定。但是我要做什麼樣的人,可以。」

如今她可以堅定的同她一般因性別氣質困擾的孩子說:「世界上很多壓迫與歧視,就是不尊重別人的自由。你要裝扮成什麼樣子,你的氣質是什麼,都是你的自由。」

這個世界上,一定有人愛你

囧星人在父母離異後,接受新家庭時遇到很多挫敗。「我大學在上海唸書,有一年冬天,我滿掌都是凍瘡,我寫信回去,告訴我的家人這件事,但很久都沒有回信,有一天,我繼母終於打電話來,她很生氣,覺得我在抱怨。」當時的囧星人,只是一個離鄉渴望被愛的孩子,但是她從來討不了拍。

「我在上海時心理健康不好,是因為被父母長期忽視,我們一直是陌生人。」囧星人與繼母的和解直到長大,繼母又改嫁給美國人,繼母有次回台灣與囧星人見面,囧星人一見她,就哭了。「我遇到這麼多大人,她是第一個誠心跟我道歉的大人。」事隔這麼多年,他們終於能夠好好坐著,像朋友一樣聊天。

如今繼母還會寄在美國的生活照片給她。囧星人諒解地說:「我想她一直都是很好的人,只是她在不對的時間,遇到不對的人。我爸爸扭曲的性格、大男人主義、又不會賺錢,一個女人再善良,也會變得扭曲。」(推薦閱讀:《夫妻這種病》只剩下家事的人生,憂鬱症的妻子們

原諒的下一步,愛可能發生。因為童年的經驗,她說自己理解的愛如此:「我覺得愛是很深奧的,我可以理解關懷與感到幸福的快樂,對幸福的追求,但我自己做的不是很好,我自己都沒有處理好親密關係......。」

說起愛,囧星人還是怕受傷,可是她認為受傷也有好處:「我不敢說,那個東西算不算傷害,我會說家庭給我一些影響。不管我們在外面被欺負,還是被父母欺負,都是建立自己的同理心。」

人生的意義?我只是想要快樂

因此,囧星人的影片題目裡總有許多關懷,同理邊緣、化解隔閡,一直是她很多內容的題幹。

「有時我覺得沒吃過苦的人,反而很可惜,你很健康快樂的成長,也很有可能追求的都是單一的價值。像我們這樣的人,很明白清楚,賺錢發達不會是我的目標,因為那彌補不了我心裡的空虛,基本是就是你小時候缺了什麼,你長大就去追尋。」

所以你缺了什麼?你追尋什麼?她說:「我只是想要快樂。」

拍影片與讀者溝通對她來說是這樣:「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有他們支持自己,讓我做一些可以改變人的事。例如有人不快樂,能因為我的東西變快樂。我最感動的是,曾有位有讀者來信說不知道人生目的,也有人工作十年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但是因為我,他們決定離職,去找找看,給自己一個機會,去認識自己到底想要什麼樣的人生。」

如果能與當年那個不被愛的孩子、小小囧星人說說話,囧星人很想告訴她:「希望你堅強,不要隨意否定自己,就算暫時被人家傷害,未來一定會有人願意愛護你,你要保持希望,找尋到屬於你的那份愛。努力在世界上留下走過的痕跡。」

自由自在的做自己,做你想要做的你自己。

囧星人

成功不是賺很多錢,而是做喜歡的事

對於做影片,囧星人一路上都抱持懷疑。一直到去年她才辭職成為專職 Youtuber,因為性格是保守派的人,起頭一直是沒錢在做,關於身為網紅最難熬的時刻,其實就是現在:「大家都會以為你賺很多。但是你根本還沒有回收你的投資,我做了四年多,一般人很難想像,在今年三月募資以前,我都是窮困狀態。」

她過去一邊上班一邊拍影片,面對負評也曾想「我何苦這樣讓人罵、幹嘛淌這渾水」。

遲疑了一會,她覺得自己沒有一條更想走的路:「人生就這麼一輩子了,就走吧。」

現在囧星人以「每個月最多兩支業配」的方式慢慢找存活之道,她堅持業配不能多,因為每一隻「都想認真做好。」反正就是走不了「主流成功的路」,她雙手一攤,就這麼任性下去吧。雖然立馬會厭世云:「你以為我幹嘛出書,窮啊~」(延伸閱讀:別讓沒錢成為不旅行的藉口:錢是用來支持願望而非限制人生

《囧星人的人生百想妙答》收錄了她影音成長之路與對許多關注議題的發聲,收納了自己半路的坑坑疤疤。報導囧星人、請她上節目的越來越多,我也好奇她看待自己是否成功?「比起很多沒辦法做喜歡的事的人,我想我是更接近成功吧。」她深信成功不是賺很多錢,而是做喜歡的事。不過隨後又打槍自己:「我也覺得,真正的成功不該是事業穩定,受大家喜愛,而是要快樂地跟周圍的人維持和諧美滿的關係,但我覺得目前我還是邊緣人......。」

一直以來都對社交沒自信的囧星人,也許在網紅之路、替當年沒有溫暖親情的自己重新長大了。她認為自己是個非典型女生,持續在生命這條路上,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不變的是,囧星人相信多元的價值。「這個世界上很多條條框框是為歷史主流群體留下來的價值觀,這個時代,我們應該淘汰很多不合時宜的迷思,就像近幾年性別平等一直在推動,我們終將走向多元。」

多元於她是這個道理:「如果不會傷害別人,別人的幸福,為什麼要插手?」

曾經有人試圖教育囧星人,女人該是什麼樣子、成功該是什麼樣子,她拋棄那些社會的潛台詞與規訓,看見了自己的傷痛與需求:「只有當我是小孩子,我才會乞求他們的認同,我必須很清楚知道我是誰,不論我怎樣,他們還是會愛我。」

「你不可能滿足所有人期望,但你不能不聽自己的需求。」囧星人背向世界,面對自己的勇氣。專訪隔幾天,囧星人前來赴約拍攝影片,其中一段她需要在紙上畫畫,她畫畫期間,旁若無人,現場你一言我一語討論她畫的都是些什麼。她只是一筆一畫,沈穩地描線、塗鴉、上色,看向她感覺鬧哄哄的午後在她心無旁騖的表情裡定格,那刻,一張紙成為囧星人專注面對的世界。

後記:囧小孩的梳化時間

囧星人已經長大到足以被稱作成人,但她內心總像有個小孩,渴望被理解與照顧。第二次來到女人迷,她與室友摸哥同行,摸哥擔任助理角色,替囧星人梳齊來雜亂的瀏海,以手做梳、扒起她小撮馬尾,囧星人皺著眉頭,像小學生上學前忍耐母親在自己的頭上作亂,趕緊綁好,就能趕緊出發。摸哥用媽媽那裡拿來的氣墊粉餅給囧星人上妝,她眼睛閉上,臉皺得更緊,但感覺很安心。

拍攝這張照片時,囧星人說:「她都會在家裡教我擺 Pose 呢。」摸哥冷眼回:「我才沒有教你擺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