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日記】,世上沒有理想愛情,只有屬於自己的親密關係。王牌冤家裡的情愛,倘若愛到最後我們必然相厭,那我也願意連你的不可愛也一併愛下去。

我真的打算刪除關於我們的所有記憶,凡是我們的,我都不能再要了。I am fine without you.

Clementine 走進忘情診所,愛得太痛苦,於是想忘記。

診所的名字是 Lacuna,空白之意,摘除記憶,從零開始,失戀原來是驕傲宣示,我所擁有的,是關於我們的一整片空白,我們再也沒有關係。


圖片來源:王牌冤家劇照

最初,他怎樣都可愛,怪僻很迷人,脾氣很個性,見他如世上最好的人,個性相左,卻偏偏覺得,只有他嵌合脾性,她打開自己,讓他進來;可愛情是不是總要相厭相恨,像誰夜半偷偷掉包愛人,愛生根之後,居然長出恨的形狀,她恨他的沈默,她恨他罵不還手,她恨他們再也無話可說。(推薦閱讀:【關係日記】海安與馬蒂:我們的愛這麼自由,為什麼要擁有?

「我什麼事都跟你說,所有該死丟臉的事,而你卻不相信我。」

起碼恨是在乎,起碼恨是互相傷害,起碼恨是兩個人賭氣,愛情最燙人的倒也不是恨,卻是遺忘,她忘了他,把他趕出她的世界。

「如果有一天,我們之間的記憶被刪除了,你會不會像從前一樣愛我,就像我們之間沒有彼此傷害過一樣?」

尼采如是說,祝福健忘的人,因為忘記錯誤會過得比較好。換 Joel 闔上眼睛,刪除記憶那一刻,他卻反覆想起,他們是愛過的。愛過,是過去完成式,預先指涉未來,預告因果。


圖片來源:王牌冤家劇照

他們相遇那天,她一頭螢光髮色,襯著蒙托克的海,像誤闖城市的小獸,從此想起夏天,他都是同一個畫面。再一幕蒙太奇,他和她躺在結冰湖面,牽著彼此冰冷的手,呵著霧氣,指著滿天星子,跟她在一起,快樂如此輕易,他感覺安全,像在母體子宮。

她是他遇過最自由的人,捨得因他不再流浪,他是她遇過最孤僻的人,卻因她對世界有所期望。愛到最後,他所剩不多,唯有記憶。他在記憶裡牽著她的手逃,他捨不得,原來那些爭吵眼淚,那些沈默冷戰,全都是愛的畫面。(推薦閱讀:【關係日記】蘇麗珍與周慕雲:最美好的時光,都是還沒被完成的

真實的愛情揍得他們鼻青臉腫,才看明白,愛情從不偉大,也無需完美,我們都是可愛可恨的人,渴望的都是這樣平凡的愛情。

「我不是概念,男人覺得我能完整他們,但我只是個亂七八糟的女孩,試圖在尋找自己。我不是完美的。」

「我看不出來你哪裡會讓我討厭。」

「未來你會的,你會發現我多討厭,而我也會對你厭倦,覺得被困在其中,因為我們就是這樣。」

「好。」

愛情,是一句簡簡單單的好。如果愛必然生恨,未來,我想連你的不可愛,也一併地去愛了,總之是冤家路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