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琳和傑西愛得笨拙,但此生仍願緊擁,因這是愛最真實模樣。

1993 盛夏,開往維也納的列車,他吊兒郎當走向她,準備好 pickup line,「如果妳能遇上另一個男人,妳的生活會如何改變,我就是其中一個。想像時光倒流,妳就會知道答案,你應該和我一起下車。」他笨拙得可愛,她撈起包包,隨他跳車,維也納,天光正好,繞城而行,陌生容易坦誠,剖開自己遇見你,說一整天的話,孵育稚嫩的愛情。

「我喜歡在我別過頭時,感覺他停在我身上的目光」——席琳

愛好浪漫,你的鬍子帶點紅色,在陽光下閃著微光,愛在黎明破曉,戀人年少,一天已是永恆,怎麼會知道,愛情還有日落與午夜,怎麼會知道,愛情還有懷疑與爭吵。(推薦閱讀:【關係日記】瑪莉娜與烏雷:你的眼裡有我的愛情

席琳與潔西的愛情,不信邪,不留電話,不許承諾,要老派約定時日,要經年累月錯過,要放手糾纏失去得到,要在長成大人回望,依然記得那日清晨,我吻過你側臉,你呼吸淺,裝著睡,希望愛情不要醒來。你知道嗎?你用一天消磨了我一輩子的浪漫。

半年後無人的火車月台,九年後錯過的飛機,十八年飛得很快,愛情足夠演三部曲,足夠愛情遲暮,足夠少年愛成大叔,少女愛成婆媽。

再好的愛情也有放壞可能,她怯生生地問他,「如果是今天的我,我們第一次在火車上見面,你還會認為我有吸引力嗎?」她怕色衰愛弛,他怕無能為力,他們最怕的是,抓一把愛,摔進生活,突然忘記為何愛了,This is how people start breaking up. 我們成了養著一雙兒女,最後成為家人的那一種人。(推薦閱讀:【關係日記】劉霞與劉曉波:為了愛你,我注定錯過平凡的愛情

愛久失去怦然,像放涼的氣泡水,相視無言,開口全是傷害,理解大概也是一件最邪門的事,因為理解所以明白軟肋,知道怎麼傷害你最疼。 愛情最可愛大概也是這樣,相知相習的靈魂,最終沈默,愛情高溫沸騰,冷卻之後讓人身子難受發疼。

席琳砸下房卡,我想我不再愛你了,眼神冰冷,傑西懺悔,像從時光走來的男孩,「我做了這麼多,只是為了逗你笑而已。」

如果你想要真愛,這就是了。這就是現實,它並不完美,但很真實。

愛在午夜希臘時

我不求什麼,我搞砸了一生,只為與你共度餘生。愛情好真實,我們都愛過別人,愛得很糟,但愛你我想我願意學習一輩子;愛情是時間,是我們走過的每一個,或壞或好的黎明、日落與午夜,縱使時間有末路,但願我們的愛情沒有。

愛到了最後是,我還多想再跟你一路說著話,走陌生的城,談笑或爭吵,眨眼晃過下一個十年二十年,而到了那時候我知道,你還是會牽著我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