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Lady 帶你看茱莉蝶兒蛻變,她裸露或穿衣都只為貼近自己真實模樣,這是茱莉蝶兒式的性感。

說到茱莉蝶兒(Julie Delpy),人們第一時間總想起她在經典浪漫愛情電影《愛在黎明破曉時/日落巴黎時/午夜希臘時》系列的女主角模樣,從二十幾歲薔薇般可人的聰明女子,演到與現實交手逐漸世故的三、四十代聰慧女性。


圖片來源|電影海報

茱莉蝶兒一直是人們想像中的法式女子代表:聰慧性感、細膩也狂放、渾身帶電更帶才華。電影中的她亦常是男人慾望投射對象,可她絕不是「被動」的那一型款。

我很性感沒錯,但拒絕被單一方式慾望

年紀很輕的時候,她曾參與大導演奇士勞斯基《雙面維若妮卡(The Double Life of Veronique)》的試鏡甄選,第一道題要她扮出性感模樣,她心裡氣惱,乾脆伸長舌頭朝耳垂方向舔,不論對方是誰,遇上這樣的要求她本能都是挑釁。

「看到他臉上表情我就知道自己完了,奇士勞斯基一定不會邀我演出。」

不過這也使得奇士勞斯基狠狠記住她了,後來奇士勞斯基的經典《藍白紅》三部曲,她挑大樑演《白色情迷》主角,那年茱莉蝶兒 25 歲。


圖片來源|《白色情迷》電影劇照


圖片來源|奇士勞斯基經典《藍白紅》三部曲海報

茱莉蝶兒不只是演員、知名音樂人,亦是導演與編劇。

她與伊森霍克和導演理查・林尼特共同編寫《愛在日落巴黎/午夜希臘時》的劇本,兩次獲得奧斯卡獎提名。《愛在》系列電影有她的影子、亦有她的反叛。她曾接受媒體專訪,說她刻意要演個讓觀眾討厭的四十歲席琳,因那更貼近掙扎於現實中的女子。

同時,茱莉蝶兒也抗拒人們將電影形象投射至她真實生活。

她多次說自己不願做充滿「異國情調」的法式女子象徵。茱莉蝶兒自編自導的電影或訪談裡,她極愛直言戳破世人對法國情調與性感女人的幻想。

在好萊塢,茱莉蝶兒也一直是個異數。她是少數願意開誠佈公談電影產業的女性困境、談好萊塢審美框架外的身體。她的發言有時令人招架不住,更常令人拍手叫好。

我有寬大的法式屁股,更不在意 40 歲裸露胸部

《愛在午夜希臘時》電影海報上,四十歲的席琳穿著細肩圓點包臀洋裝,有人說這顯得她臀部寬大。茱莉蝶兒對自己身體形狀很直率坦然,此時她拿起別人總愛貼給她的法式標籤自我調侃,她說:「我就是有一顆很大的『法式』屁股」。


圖片來源|《愛在午夜希臘時》電影劇照

「我沒時間節食,節食其實很耗心力,你必須不斷擔心自己的外表,然後持續上健身房。如果整天擔心自己外表,就不會有時間寫劇本或是照顧小孩。不太在意外表使我能專注於更重要的事。」

同一部電影中有場裸露乳房的性愛戲引發許多討論,有人指責這不是女性主義者該有作為,因同戲的伊森霍克並沒有裸露屁股,不公平。

大夥在她胸部上兜圈討論,但那終究是她的身體,她覺得這件事很簡單,就是關乎真實。

「我想要更貼近真實,當我看到女生在電影中的性愛場景穿著胸罩,我總會想,你到底來自哪個國家?」

在這部電影之前她從未這麼大程度露出身體,但決定裸露,其實也並不需要特別理由。

「這部電影是給能夠承受一對裸露乳房的人們看的。女性主義者們曾在七零年代積極爭取上空權,真正的厭女者,難道不是那些想把女人藏在層層衣裝後的人嗎?」

「我是一個真實的人,所以我可以就自己的立場與經驗來說『好啦,我是個沒進行整形手術的四十歲女人,這就是你會看到的,沒什麼好大驚小怪,我甚至不必揚起眉毛。』」

她的坦率來自於透徹理解,當好萊塢長期掩藏熟齡女性的身體與情慾,她偏要裸露不再堅挺的胸部。茱莉蝶兒意欲袒露的,是生命真確活著的模樣。

Underdress:別當衣架子,讓衣裝成為你肌膚

茱莉蝶兒喜歡黑色。她常是一身黑色入鏡拍照。


圖片來源|beyondthesunrise.tublr.com


圖片來源|photographed by Stephane Coutelle, 1990.

她亦喜愛以黑色長袖洋裝出席各種盛典,看久了,令人錯覺她有另一層神秘濃郁、俐落聰明的黑肌膚。

大片包覆身體的黑洋裝,使她看來大方、不會過度打扮,她似乎永遠知道怎麼穿最剛好。

仔細想想,她的秘訣在透過低彩度單色 underdress,讓本真氣質躍現衣裝之上。


圖片來源|Violet Grey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電影中的茱莉蝶兒亦常透過黑色 undertone 整體造型。《愛在》系列電影就是如此,三部曲都是一天內的事,整部影片往往僅靠一套服裝,黑色是她除了金髮之外,恆常穿上身的色彩。

第一集,她上身穿灰色素面 T-shirt,將黑色細肩帶洋裝外穿,腰上綁著法蘭絨方格襯衫,傍晚轉涼就披在身上。


圖片來源|《愛在黎明破曉時》劇照


圖片來源|《愛在黎明破曉時》劇照


圖片來源|polyvore.com

第二集同樣是從頭到尾一套服裝,黑色無袖上身、牛仔褲與白繡花鋪棉夾克。兩人關係陌生冷淡時,她穿著外套。走熱了親暱了,就脫下乳白外套,露出大片臂膀肌膚,她的原色。


圖片來源|《愛在巴黎日落時》劇照


圖片來源|《愛在巴黎日落時》劇照

第三集罕見地不只一套衣服登場,黑色轉淡成了深藍,不變的是一頭金色長髮。她穿深藍細肩小圓點洋裝與丈夫散步;與孩子在果園,穿方格紋襯衫配牛仔褲與第一集遙相呼應。

二十年經過,同款襯衫襯出不同女人形狀:少女與母親。不論哪種看著仍覺真美。


圖片來源|《愛在午夜希臘時》劇照


圖片來源|《愛在午夜希臘時》劇照

茱莉蝶兒穿衣,是讓衣服消融於無形,見她本人模樣。

仔細觀察一個人的穿著,其實能了解許多對方言語不願透露的部分。穿衣僅選擇眼前最美最貴華服的人,缺乏對自我的理解,遂甘心讓衣服與品牌將自己吞噬殆盡,遠遠看著,就只見衣衫與品牌在路上走。

茱莉蝶兒則相反,她風格清清淡淡,寥寥數筆讓衣服成為她的肌膚,與身體交融、襯出她本來形狀。


圖片來源|Boston Phoenix

重看《愛在》電影三部曲,除了重溫經典浪漫愛,也恍然大悟:人在穿衣之前,必先穿上自己。

成為人人稱羨的「衣架子」其實不難、卻無太大意義。

比起做衣架,最好的品味是把衣裝穿成身體,首先必須最懂自己,對本真模樣有自信。你便膽敢 under dress,讓你的氣質妝點你、代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