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日記】,世上沒有理想愛情,只有屬於自己的親密關係。海安與馬蒂,我們愛的遼闊愛得自由,愛過的當下就是永恆,我們誰也不必把誰擁有。

馬蒂,在實踐理想與現實中拔河的失業失婚女人,看似平凡的外表下,藏著一顆渴望飛翔,勇於冒險的叛逆心。海安,貌美俊秀的天之驕子,集世間美好及金錢於一身,卻擁有一顆孤獨,寂寞,冰冷的心。他們都在尋找溫存,尋找摯愛,尋找一個能完整他們的生命的人,馬蒂與海安,一段關於愛,關於慾望,曖昧激情的關係。

就如同海是藍的,雪是冰的,這些馬蒂閉著眼睛也不用懷疑,眼前的這個人,一定是海安。 ——《 傷心咖啡店之歌》

馬蒂對海安的愛太強烈,在還沒見到他之前,就已經開始迷戀。她在廣告頁中寫下海安的名,無意識的寫下,或許是出於好奇,又或許是聽了太多海安的傳奇。那些黏貼在傷心咖啡店牆上,女人笑得燦爛的照片,那股瀰漫在傷心咖啡店中,頹廢而自由的氛圍,甚至是圍繞在傷心咖啡店,優秀美麗的人們,都像是為了海安而活,那股魅力,不必親眼目睹,都讓馬蒂不由自主嚮往。(推薦閱讀:【關係日記】孟克柔與張士豪:你是我的青春,但不必成為愛情

馬蒂第一次見到海安,是透過傷心咖啡店的窗,他的容貌超乎馬蒂對一個東方男子的想像,上帝捏造這形體時一定耗盡了他對人間的眷戀。海安的美,海安的不平凡,撩起馬蒂的幻想,卻也同時撩起她太過複雜的情感與思想,是激動是失望,抑或自卑的欣羨與嫉妒,馬蒂並不清楚,卻隱約知道,對海安的迷戀在這一眼後,只得栽得更重。

「他的心智或靈魂一定相對的不夠強壯」馬蒂這樣想,哪怕是給瘋狂的心停下的理由,給迷戀的情感合理的出口。

原來碰上過於強烈的愛慕,隨之而來的不是歡喜,而是擔心,擔心太強烈的愛,會使自己無法控制自己,擔心太完美的存在,會令人身不由己。

馬蒂清楚,海安的雙眼比南極更冰冷,比沙漠更荒涼,卻仍跨上重機,跟著海安來到台北最南端;馬蒂清楚,海安的自戀與自信,讓他成了世界最無情的人,卻仍相信,自信只是海安的保護色,在他內心深處,是多麼的孤獨;馬蒂清楚,縱使今天擁有了海安,也不代表什麼,因為海安不屬於任何人,海安只屬於自己,屬於自由,屬於他所相信的那些自我主義,那些瀟灑而脫離社會的生活價值;海安超然,看破世間,卻又因為唯我獨尊,展露了內心無限的荒蕪。(推薦閱讀:【關係日記】林夕:對愛情要抱著失去也無所謂的態度

冬日晚上,海安濕淋淋的站在馬蒂家門口。海安一拉馬蒂的手,馬蒂跌進他的胸膛,海安俯過來給她一個深深的,充滿肉慾的吻,吻完後,海安說:

「 你是半人,你們身上背滿了文明禮教的負荷,變得不知道怎麼活。你想要我,跟其他人ㄧ樣,但你不敢承受這慾望。今天你得到我的吻,但你的心想著明天,在應該感受的時候你卻想著擁有。」

然而馬蒂想說的卻是,她太想要海安,這意欲太巨大,太強烈,就連在夢裡,馬蒂也不願戳穿,因為她不敢在夢裡頭,面對夢裡的感受。是什麼樣的愛,連在夢裡頭都不敢承受?馬蒂對海安,怎麼能既想佔有卻不敢擁有?她吸引海安的又是什麼?是心靈的契合,文學的相投,抑或肉體的短暫享有?

馬蒂與海安的關係太複雜太曖昧太過自由,卻又同時美得令人嚮往令人沈醉其中。

馬蒂在海安身上找到她一輩子都在追尋的溫存與自由,那麼的浪漫不羈,那麼的自戀自在,卻又美得使人甘願墮落。而海安教會馬蒂的,不是自由,而是坦誠面對慾望的需求。

或許愛不是擁有,而是面對慾望之時,學會坦然享受。或許愛追求的不是天長地久,而是當下真情真意的感受,又或許弔詭的來說,愛如果能超越佔有,在應該享受時,不想著擁有,認真感受每一個激情擁吻,每一刻肉慾交融,才能真真切切體會愛的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