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 18 年的友情,是什麼模樣?她們各自追尋,偶有低潮,但沒關係,因為她們的心緊緊牽在一起,有一種友情是許瑋甯和楊丞琳。

上篇》許瑋甯X楊丞琳:當愛大於恐懼,人就會勇敢起來

許瑋甯:走過崩潰瘋狂,我只想擁有當下

許瑋甯很調皮,電視電影裡,她總是內斂深沈,現實更多時候,她是在專訪現場輕鬆搞笑的人。這樣一個女生,為什麼過去讓人覺得有距離感?許瑋甯性格纖細敏感,她小學曾遭受同學排擠、進了演藝圈許多關注她的八卦甚於她是誰,在這個多數人並不關心她實力的狀態下,她在一部部戲中更認識自己、也打開心房。

現在我們都能很理所當然的說,許瑋甯是這一輩最傑出的演員之一,她敢吃苦,現在前線的女星能像許瑋甯這樣把自己用髒用臭用黑的,可能沒有幾個了。她用拋棄自己的覺悟去演戲。怡君這個角色,或許多半也有許瑋甯的色彩,我問許瑋甯對怡君最大的共感是什麼?(推薦閱讀:腳踏實地活!許瑋甯:不增強自己,機會來時任性也沒有用

她說:「我覺得在怡君身上,學到的是珍惜當下。在戲裡一切變化太快了,其實人生也是,總是不停在變動,珍惜是最重要的,信念也是。當你相信了一件事,就要義無反顧,怡君的信念是愛,我覺得這整部戲談的都是愛。

「當你確認愛是你的信念,你就應該奮不顧身,相信你所要的。」——許瑋甯

她說到戲中怡君經歷過的故事心就沉:「怡君的輾轉是,你本來不要的,後來你決定要了,你要了之後,最後又從你手上抽走。當你的熟悉的世界在你面前一一崩塌,不瘋是不可能的。戲中有一場是怡君要陪淑芬去山上找女兒,其實她是不懷好意的。」

「我(怡君)是要去找紅衣小女孩,我想要回到那個虛幻的世界,那個虛幻的世界,有我要的人生,寧願要一個假的,起碼我幸福。怡君想的是『就算我這個世界崩塌了沒有關係,我還有那個世界可以去。』我覺得她已經接近自殺心態,才會有這種瘋狂的行為。一直到後面發生一些事,她才覺得要醒過來,必須為孩子活著。」(推薦閱讀:許瑋甯談鬼片角色:逼自己面對最害怕的事,更會充滿力量

我好奇她如何看待自己的信念?許瑋甯認為:「我是一個信念滿強的人,我現在更清楚自己要什麼。珍惜當下是這幾年我慢慢發現的,以前我都覺得自己很珍惜,往往我們一邊跟朋友聊天一邊用手機,沒有專注在當下。像我們,就是專注在彼此身上。」楊丞琳咯咯笑補一句:「還有吃。」

有句話很適切許瑋甯這幾年的狀態:「開始看山是山,中間看山不是山,最後看山還是山」。她說:「以前你覺得它就是山,後來為什麼你覺得它不是山?因為你在想別的,你的眼裡根本沒有它。這是我在怡君身上學習的事:珍惜當下,擁有當下。」

如果我見到當時的你,只想好好抱抱你

我請兩位想像,如果有機會,對戲中自己飾演的角色說一句話,說什麼呢?許瑋甯呵了一口好長好深的氣,她在想什麼?肯定想哭吧。「如果是我,看到沈怡君的話,應該會好好的抱抱她。」

「沒有什麼話可以安慰她了,她都一個人獨自堅強的走過這一切了,一個擁抱勝過千言萬語,因為她...對。」一個足以讓人啞口、失聲、難以直球對決的角色,或許你也該去戲院看看,過去台灣的鬼片類型電影在拍格局,過了實驗階段,導演與演員更深入嘗試,拍一場有血有肉,會疼會痛的鬼片。

楊丞琳說執念:「淑芬的執念就是她的小孩,我會覺得她做了一個很好的決定,雖然她獲得小孩的原因特殊(我有被控制不能講)但我覺得,她走的每一步沒有做錯,如果我看到她,我會跟她說....」

她情緒中斷下,拍拍許瑋甯:「欸欸會想哭欸,我才一集而已,我以為我會老神在在。」兩個女孩像是發現童年的時空膠囊一樣,對於這種「會想哭」的共感很熟悉、卻又說不出來自己當年到底寫了哪些字的情緒,專屬於那個角色的失落。角色一直離不開他們,像鬼如影隨形,種植在他們生活中,提到角色名字的時候,就有傷心的張力,在心中隱隱作痛。

楊丞琳不喜歡這麼哀傷的氣氛,她決定扭轉情勢,說自己會對李淑芬講:「你做的,Good Job!」

「我會跟她說,你長大了,經過這個過程,你終於知道什麼是正確的愛一個人。戲剛開始時,她用她的方式去愛一個人,經歷一切後,她反而知道要怎麼去愛她該愛的人。」——楊丞琳

你是我的土撥鼠,我是你的海

在這部戲當中,母親們都很強悍,也是彼此的救贖。她們是歲月留下的老朋友,我請兩人形容彼此的友情。許瑋甯一心一意只記得楊丞琳最初的樣子。「我直覺想到就是土撥鼠,她小時候很會做土播鼠的表情。」許瑋甯咬字鼠有奇妙的發音,類似 shu 的長音,是只會在朋友面前說話的樣子,有點笨,很親密。(推薦閱讀:楊丞琳、許瑋甯姐妹談:生命中不能缺少的六種閨蜜

楊丞琳說:「我就是想到水啊,海啊,我的感覺是很舒服。」許瑋甯表示認同:「水是可以裝進各種容器裡的,今天我們兩個可以擠在一個很小的杯子裡仍不覺得擠,我們也可以變成大海,在各自的兩端,總是會交流在一起。」

他們友情維繫的方式很簡單,不常見面,但是一見面就是續攤再續攤,像散不了的宴席。知道對方最近需要支持,就會陪伴在彼此身旁,不說太多漂亮話,就是提個一兩句:「反正我們都在。」

說到彼此的改變,楊丞琳語重心長,她有些許媽媽的姿態:「我是一路看瑋甯長大的,我覺得她內心變得很強大,過去她可能覺得自己很渺小,可以哭吧!」看向許瑋甯,她忍住了。「無論是她的經歷、生活,她的內心很飽滿,因為這個,表演才會好,她成長過程中的變化,讓表演很有力度。」

許瑋甯認為楊丞琳一直是個很剛強的人:「她知道自己要什麼,她很果決。可是我覺得我們是反過來的,她變得柔軟,而且敏感。」楊丞琳一邊在旁邊飾演柔軟與敏感,像八爪章魚般蠕動。「這是我在她身上看到的變化,一件事她會有多方考慮,不再那麼主觀。以前她很獨立,什麼事都要自己完成,一肩扛起很多事。這一兩年,你會發現她其實需要被保護,要有個人.....。」(推薦你看:【Peter Su 專文】敬友情!感謝你看穿我所有的故作堅強

楊丞琳點點頭:「累了,扛了太多年。」許瑋甯看進楊丞琳的眼睛裡一樣,那一雙真的真的很難看深、很難感覺到喜怒的雙眼:「她在我們朋友面前也是很逞強,這幾年她會開始釋放一些心裡面的聲音:『你也可以來安慰我呀,給我一個秀秀』。可以鬆一點、可以釋放、可以依賴。」

18 年來,很多事變了,唯一沒變的,她們一直在前進。

我不擔心你,你絕對會過得很好

比起閨蜜,姐妹,其實他們最像喜歡鬧鬧對方的青梅竹馬,許久不見了、再見你還是一如往常,搞笑有時、耍嘴皮有時、無賴有時,愛對他們還說,是遠遠關心遠遠分享,各自去天涯闖,怎麼樣都不會走丟。

若要送給彼此一個祝福,楊丞琳說:「瑋甯就,不用擔心啦,我以前滿為她擔心,我會很積極的擔心她各種。我不會再為你擔心了,你就朝著自己的信念走,就不會有錯,希望你找到你的幸福。」許瑋甯眼神看向她,笑著,點點頭。

許瑋甯說起甜膩的話,還有點難為情:「我們平常出去時也偶爾會聊到,但是我覺得,一樣啦,之前就講過,你不要覺得你自己是一個人,我們都是在你旁邊的。當你有猶豫,不安,我們都張開雙手,如同給怡君擁抱一樣,我會擁抱著你。」

18 年,這是一段怎麼樣的歲月呢?因為混血兒的臉孔,許瑋甯用加倍的努力去爭氣去磨練去失敗。因為可愛教主的封號,楊丞琳用更倔強的脾氣深厚演技與歌藝。他們都有不服輸、苛求自己的性格。她們矢志不渝的企圖心,把自己帶到了更寬闊的地方。(姐妹閱讀:有一種友情叫 S.H.E:我們一起成為更好的人

有一種友情是,有你沒你,我都會過得很好,因為無論如何,你都在那裡呀。下次見面的時候,讓許瑋甯跟楊丞琳,再欣賞彼此的進步、或回味小時候各自糗糗的事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