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張拍攝於台灣的攝影作品,它不只登上「法國世界報」每日影像單元,更讓倫敦「每日郵報」感嘆台灣真不愧為「福爾摩沙」。但令人驚訝的是,它並不是某個雲深不知處的景色,而是喧囂台北城中的一角。位於台北市內湖區的大湖公園(捷運大湖公園站),興建於民國六十八年,是台北市僅存湖泊之一。

 

但是對我來說,它只是我從小長大的地方。

 

 

 

 

小的幾乎沒有記憶的時候,我的爸爸媽媽會帶我來這裡散步,中秋節大家會在公園裡烤肉。最喜歡公園入口的香腸甜不辣攤販,最害怕在走九曲橋的時候掉到湖裡。長大一些之後,記得有一次在遊樂區堆沙堡時,在沙堆裡發現狗大便,還有一次獅子座流星雨,和媽媽與姊姊躺在草地上許願。

 

 

 

 

民國86年的溫妮颱風、民國90年的娜莉風災,兩次都讓整個社區變成水鄉澤國。後來我印象中的大湖公園,幾乎都處在堆滿泥濘的狀態。從淹水的泥濘,到之後無數年的排水改善工程。本來滿山的白鷺鷥都不知道去哪裡了,只剩下寥寥幾隻偶爾現身,或是內湖區標誌中那隻孤零零的守著邊界,希望大家記得這個地方,曾經很適合這種優雅的鳥類飛翔。

 

 

 

 

民國九十八年捷運文湖線完工,大湖公園站是沿線最美麗的一站,公園內部整治也趕在捷運通車前完工,大湖公園逐漸回復遙遠記憶中的美麗景色,水鳥們也漸漸回來了。每每看到它出現在台北捷運的形象廣告上,都覺得自己臉上好像也添了點光。只是過沒多久,我就搬離了這個地方。

 

 

 

 

 

但是就算搬離了,大湖公園的錦帶橋,我還是一眼就能認出來,這次認出它,竟是因為它登上了英美主要媒體的版面,有世界上好多不同臉孔、不同語言的人,瞧見了它的容貌。熟悉的影像一下變得遙遠,然後又能在沿著時間的繩索往回爬的同時,逐漸憶起湖水奇異的味道。或許,我不再天天被那潮濕的風,吹得頭髮都黏在一起。

 

和台北朝夕相處二十多年,常聽人批評台北市嘈雜擁擠、建築醜陋平庸,應該拆掉重建。我卻認為台北的美,或說是家的美,它不完美中那獨特的美,只是不小心被我們忽略了。所以我們總是會小心翼翼的期待著,那些曾經屬於我們的空間和時間,可以永遠不要變。

 

 

看看台灣屬於你的美麗:

〉〉台灣百年〈絕美台灣〉x womany 獨家企劃

〉〉絕美台灣:中秋節特輯

 

看看躍上世界的台灣女人:

〉〉【TEDxTaipei @ Womany】創造台灣世界音樂:夢想家 熊儒賢

〉〉【TEDxTaipei @ Womany】夢想家:讓世界變成你的遊樂場 Janet(中英對照)

 

 

 

文章來源:倫敦每日郵報原報導法國世界報每日影像

圖片來源:來源來源來源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