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宀專欄】致渴望愛的你,去愛裡全然地給出自己,唯有信任,才懂愛的真諦,有時候不去愛一個人,比愛人更難。

渴望愛的詩——第一首

那些我們認為簡單的
往往都是世俗之下害人不淺的
而你認為能夠殺死寂寞的只有愛情
或者是只有愛情才會豢養城市如此寂寞如此

那般我們不知所謂的相信著
關於隻字片語間的密碼
暗示人性光明與黑暗之間

請讓我寫封信給你
也許郵差才是最誠實的存在

因為得花上時間去等
請你知道好的愛永遠值得等待
因為得花時間稱謝
請你相信好的愛永遠值得撰寫

而我如是時光流水般自然
例如愛自己那般
如此真真切切幽謐且深邃

而你如是木蔭綠葉般盎然
例如愛

有時總在沈思中驚現關於存在於生命裡的任何一種關係,似乎就是那麼憑主觀賦予它相對應的重要性,但我們卻常常被這主觀害得不輕。好比今天與你相識多年的朋友,你自然不會去多做猜疑,而是與日子相得益彰的信任,但將這關係套用至情人與愛人上,就算相愛多年,似乎還是會在某個日子裡迸出嫌隙與懷疑。而我不禁想著這究竟是為了什麼,在作為一介感情寫手之上,以此為鑑的自己不管是流淌過生命過客的愛,或是朋友之間的故事,我都盡可能參透領悟,正因為我深深愛著這一切。(推薦閱讀:【張宀專欄】一封信給渴望愛的你:就算會失去,還是要愛你

「我可以不愛任何人,但我就是無法不愛你。」

我認為這樣的行為是可以成立的,儘管它整個非常偶像劇,但戲如人生人生如戲,我們喜歡的劇碼往往是我們最嚮往的,或者是幻想中希望他總有一天能實現的,但我們永遠只記得實現時那一瞬間的甜,然後忘記整齣劇中其餘的餘韻,甚至這口甜是要經過多少苦澀才能嚐到那般艱辛。而如我上句引用的流行用語那般,的確是可以主觀的讓那句子成立,無非不是除了情人之外的愛皆為次等或是其他形式的愛,但這間接著代表我們其實並不那麼地愛,只因為你將愛分類了。

愛是廣義連結的情感,凡萬物之靈魂觸動之下抖落的,都能稱作愛:

母親因為嬰孩出生感動落淚的瞬間、我們第一次考第一名時的成就感、有一位朋友被你真的納入摯友、你偷偷的過目某位男孩之臉書與種種生活、為了外出生活與家長的爭吵、在外獨自受苦不敢言的悲傷、心中所愛的那位背叛的背影、因為某個演唱會偶像說出的話感動落淚、生日被朋友突襲的驚喜、職場上因現實萌生的不安與憤怒、又或是你走過這一切千紫萬紅的灑脫、一切都可以簡稱為愛、他就是這麼簡單又複雜的字眼、當我們平等的用愛連結所有時、你會發現一切就如你那般看待安穩又可愛。

「但又是為了什麼,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總在愛情裡失去平衡?」

在我們探討那麼多連結成愛的畫面後,不失感動之下依然會認同這句話,不禁無奈又無法自拔,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差錯,導致我們的愛情失去平衡;或者我們可以反思,愛情裡真的有所謂平衡所在嗎?

也許駑鈍或大平如是,若將這愛情套用在其他生活中的環圈皆不成文,只因為我們將愛情的那端看得那麼重要,重要到我們失去自己,一切自然會失衡。是時候回頭看看一切的關係,與家人之間的親情之愛,是因為我們都能理解父母與身為子女的情感,再者友人之間的君子之愛,是因為我們都相信友誼是在許多的共體時艱下度過大風大雨,如此般強烈的信任是因為我們都深信彼此是那般深深愛著。

「而當反閱這些後看看自己的愛情,那真的能稱為愛情嗎,在我們總是因對方將自己貶得一文不值時。」

此時我想起出遠門時父母耳提面命的那句話:「好好照顧自己。

又或是想起某個知心好友扯嗓大吼的那句話:「多替自己想一點!!」

他們與我們之間的關係,總會要我們不斷的提醒自己,多愛自己一點,才能以此回報你所愛之人的期盼與忠告,總會因此而重新省視自己是不是要多珍惜自己一下,或是再度思考愛自己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相對之下現在我們的愛情,好像變得有點捉摸不定。

「其實捉摸不定的都是自己的心,其實猜忌懷疑的都是自己的心虛。又或是,其實我們在愛情裡都不願意信任自己,寧可將多點愛丟給對方也不願多做保留;直到被開天窗,或是深刻的失去後,只能這樣流下眼淚又無所適從,其實就只是因為在這過程當中我們被愛情衝昏了頭,然後忘我付出,連信任都丟了出去,而對方不以為然那般。」(推薦閱讀:【張宀專欄】一封信給渴望愛的你:若是要愛,就驕傲地愛

愛情其實並無普羅大眾想的那麼錯綜複雜,在回歸最原始的情感看待,我們是相信父母的擔心才會好好照顧自己;是因為朋友替自己著想才如此大吼,我們除了愛情之外的關係,其實都構築在最基本也最溫柔的情緒上,那便是「信任」。

如此看來每段愛情裡的自己總不像自己這個說法就有了準頭,因為我們從不在愛情裡相信自己,而更是相信被神話的關係,然後就任憑不相信這念頭滋生好多好多我們能在現代愛情裡看到的爭吵與計較。

「我是那麼渴望告訴一個男孩,請他相信自己能夠被愛,因為我相信我的愛並非投射。」

愛情誕生的瞬間千萬種現象,僅是一個人的出現改變了我們的生活,然而這過程難免少不了苦難,因我們將愛情看得那麼重要。但我們卻忘了這一切都是彼此因愛而開始「互相信任」的過程,因為我們都將彼此看得那麼重要,但倘若對方真有那麼重要,這一切猜忌懷疑似乎顯得過度又矯情,只因為我們有時將愛情錯認成相信,那如跌落下去的關係,連自己灑狗血也在所不惜的場面,只為了換來對方相信自己愛情。

但那時候的愛情,我想早已不再是那麼迷人又純真。生命從不必須為另一個生命負責,猶如你不需因我愛你而那般。我想應該沒有一個人能夠將自己搞的稀巴爛後只為了博君一笑,那不是愛,那只是乞求,求著對方愛你。(推薦閱讀:女人的三十而立:我不愛你,來得正是時候

「因為你早在無形中不相信深愛對方的自己,相對的你也自然看不到對方清澈的眼睛。」

在每一場因愛情而互相信任的過程中,細數下來我們實在太容易因為對方而將自身情感調配走味,也許是因為太愛對方,又或只是傳統觀念裡的暗示,總教我們如何浪漫地愛一個人,卻從不教我們怎麼愛自己。這時候我們難免會問「愛自己」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該怎麼「愛」自己。但其實它總有機可循,例如想想父母對自己那無償奉獻的思量,或是朋友間義無反顧的陪伴,其實都在告訴我們要愛自己。

「因為他們喜歡的都是那個,我們只為自己而生那般快樂的時候,也總是希望彼此之間總是如此,這份喜歡則源自於毫無瑕疵的相信彼此。」

人的關係有如樹狀圖辦錯綜複雜,甚至還有更多演化的可能,但永遠都必須回歸自身的愛與信任,一切才能朝著善與和平的未來駛車。我們也許將眼光放寬點,愛自己多點,所謂的愛情才能因純粹的信任恆常。總是因為覺得對方不夠愛自己而暗自傷神,或是整天上演爭吵,關於誰愛得比較多之類的種種,其實都只是因為我們不信對方夠愛自己,而自己總需要對方多愛自己好已策安全。接著信任就無一不是地直接來到破產邊緣,最後只剩下兩巴掌好走,如果這關係真實重要,眼光與思考的放寬似乎才能讓這一切走向正果,而我們只需好好相信彼此。(推薦閱讀:不是不相信愛情,是從來沒放棄過相信愛情

假如記憶本身是錯誤的,人則是在相處與時間的催化下產生愛情,最初相遇的悸動只是一種錯覺,那此刻相愛的人就沒有一個人是真實的,如果這樣的假說成立的話,我情願相信現下的你與我只為了彼此願意面對,去深信而笑著,儘管最初有可能是錯誤的,但現下那些複雜的情緒,請相信那只會在深深愛上一個人才會出現。

「你不可能在不愛的人身上出現那麼多情感,反之,當這一切出現時,你相信這就是愛情便是。」

愛情從未是我們想的那麼戲劇化與峰迴路轉,只因為我們其實都在真愛產生之前的過程,若你覺得眼前的那位就是心中最後一個,我們是否該多給自己點信任與信心,也這般相信對方亦如是。對我來說,愛情真是一場痛苦的劫難,它甚至根本就不浪漫與死板,因為它時時刻刻考驗著我們是否夠愛自己,夠信任自己的愛就是那般寬廣,像是剛剛好的獨木舟,只容得下我與他,但又那麼剛好與恰當。就如你本能地愛著其他關係卻又如此自在那般,愛情其實可以很簡單,但卻又可以是最困難的事。只因我們願不願意去純粹的相信,那便是我們期盼的善與和平,相信這般的我們總會有如親子那樣的心有靈犀,或是朋友之間的信誓旦旦,只因為我們相信自己與對方。

「然而請你去相信這一切都只是過程,而在好好愛自己與信任彼此的愛無可厚非之下,我們都將度過痛苦與一切多餘的情緒,最後昇華回最原始的信任,那才是真正的愛情。」

而這一切實然簡單又難,全憑自己的信念,那我想唯有相信這一善念,這一切好似朋友間的嬉鬧,或是親子間的尊敬,一切以相信融合之後,都能因此擁有一場世界上最為浪漫的愛情而不假有他。

「我如此相信著,所以愛情簡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