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瑋甯與楊丞琳二度合作之作——紅衣小女孩 2,戲裡演的是親情執念,戲外說的是兩位對演戲志業的堅持與拼搏。因為深愛,所以勇敢。

許瑋甯與楊丞琳因《紅衣小女孩2》,認識 18 年的友情第二度合作。那一年,在《醉後決定愛上你》,她是林曉如,她是唐艾薇。那是楊丞琳第一部拋下甜心標籤的偶像劇,是許瑋甯不知道第幾部飾演嬌嬌又有錢的女二角色。當時,她們都還不知道,有一天觀眾會看見,許瑋甯不是花瓶,她已經是這個世代最有實力的演員之一。她們也不知道,楊丞琳會成為台灣第一個三金入圍的藝人。

她們必須在片場刻意保持距離,在片場幾乎不說話,楊丞琳說這是第一次有個後勁這麼強的角色,許瑋甯說:「應該沒有人走得出來吧,大家都還被困在結界裡。」

結界是魔神仔住的地方,凡人不可靠近,從許瑋甯口中吐出特別陰森。

用命在搏的戲:沒接近瘋,別說努力過

在《紅衣小女孩2》裡,兩人都是母親,一個被鬼上身,一個女兒被鬼拖去。一個精神耗弱,一個鍛鍊理智。兩人看似殊途實則同歸,走在與自己和解的路上,在一部鬼片裡重新秤量愛的重量。

楊丞琳的角色是電影中最「正常」的角色,她與 15 歲的女兒因為共生共存、愛纏繞的太緊就會有勒痕,女兒消失在山野,楊丞琳飾演的李淑芬風塵僕僕、面容枯黃、髮質粗糙,像一個被命運風乾後的婦女。「這個焦急的媽媽有很多內在戲,是我演過最壓抑的角色,她的壓抑來自必須要理智與堅強,相對來說,要內斂情緒又要被看出情感,拿捏很不容易。」

許瑋甯飾演的沈怡君,在第二集裡令人不再想起她是許瑋甯,半剃眉毛、全身髒垢、像半世紀沒有洗澡藏蛆的女鬼,許瑋甯把人,演的比鬼還像鬼。因為要詮釋精神崩潰六神無主,她不斷練習照著鏡子問「你是誰?」許瑋甯說:「我想要去理解這樣躁動的靈魂感覺是什麼,因此我去看了很多心理學的書,你會發現科學與非科學其實是重疊的。」她一邊玩笑自己變成民俗專家:「可以上新聞龍捲風去講靈異照片的真偽了啦。」

許瑋甯把自我抽掉的階段,每天在迷幻裡呼吸,上戲時,眼睛看出去的世界糊糊的,因為將「自我」壓低,她發現:「我是有能力把自己逼瘋的。」跟程偉豪導演合作一向不是簡單的事:「他是一個會把人逼瘋的導演,對演員來說是件好事。當我們以為自己到極限,他會知道你還有可能,會給你時間去準備、或是用各種方法去磨你,把戲磨出來。」(推薦閱讀:擔得起演員兩個字!許瑋甯:「給我機會,讓我證明我可以」

楊丞琳深有同感:「他很像重訓的老師,你在重訓時如果一直叫『我不行、我不行了』,老師會跟你說『那是你的腦子在告訴你你不行,其實你身體的能力還可以』。」許瑋甯幫腔:「他講的同時,可能又幫你加個一磅兩磅。」

她倆極像相聲,一個天然的劇本,具備極佳打哈哈耍寶的默契。

因為愛,所以羈絆

電影以執念為題,紅衣小女孩專找執念深的人、放不下的人、對記憶充滿悔恨的人。許瑋甯談起沈怡君的執念想哭,沈怡君將會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她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許瑋甯說自己也是執念深的人,執念來自愛,有愛就有羈絆:「我對於家人朋友的情感羈絆很執著。因為我很愛很愛,這個是一種跟怡君很相近的情感。」電影裡怡君因執念經過太多死劫、或不如去死的結,我問許瑋甯會不會想放開自己的執念?她想了想,覺得難。(推薦你看:《一念無明》:我們需要的不是救贖,而是陪伴

「執念可怕的是無法放手最痛,太執著就會想要掌握,希望所有事情都在預期內,如果當這件事不在你的手心,你心裡就會怪怪的。」楊丞琳像是看透她一般:「她的出發點是愛,要放手是不可能的。」

許瑋甯非常疼愛朋友與家人,她曾在雜誌裡寫信給爺爺過,感謝爺爺代替了父親、讓她感覺不孤單,在生活中的記錄裡,她有許多抱抱家人、親親爺爺的影像紀錄。過去人們說許瑋甯看起來很有距離感,在演藝圈有些格格不入且高冷,然而在愛面前,她如此像孩子。

楊丞琳談起自己走不過的執念,是父親的逝世。「他離開太突然、也太淒涼,我真的放不下。我跟他有很多年沒有交集,我覺得愛到頂點時,你其實是可以放下的,因為你會把課題分離,用大愛去看待失去。但是我的執念是沒有出口、無法和解的。」

「他已經離去,我無能為力。我總想如果時間倒流會不會有改變?我很想知道,我有沒有可能不讓他淒涼的離開,離開三天才被發現。即使不是我的錯,我卻很自責,這種執念是我解不開的。」在還有機會和解的時候擁抱,在還有可能道歉的時候低頭,或許那是《紅衣小女孩2》與楊丞琳暗藏的洶湧。楊丞琳是一個異常剛強的女子,話到欲哭處,她呼吸一口氣,即能運籌帷幄調節自己。(推薦你看:專訪楊丞琳:我好強,所以我不做會後悔的事

楊丞琳:當愛大於恐懼,你就會勇敢起來

楊丞琳是演藝圈出名的孝女,或許是因為父母早離異,她心疼注目母親、一邊長大、一邊決定了自己要成為堅毅的人。在電影裡楊丞琳飾演了單親媽媽:「戲裡的李淑芬因為過往的經歷,不知道用什麼方式愛人才是對的,但你說她錯嗎?也不是。你可以感覺到,她是真的非常想要保護女兒,並且很愛她。她們是關係緊張的母女,跟我的現實差別很大。我跟我媽就是無話不談,如果有爭執,有時甚至是我媽道歉。她的道歉不是那種,敷衍說我錯了...」許瑋甯一旁搭話:「我媽就是這種。」(推薦閱讀:我不需要頭銜的加冕!楊丞琳:「過一場對得起自己的人生」

楊丞琳接著談:「我媽媽會說:『沒關係,我們不要不開心,我剛剛那樣也不對。』她會很柔性且溫暖的去判斷,但淑芬跟她女兒不是,她們之間非常剛烈,現實生活中可能很多這樣的媽媽,因為害怕孩子受傷過度保護,尤其是小媽媽,普遍小媽媽都是獨自扶養,沒有另一半一起。」楊丞琳覺得在李淑芬身上認識了什麼是為母則強:「為什麼這個角色不像一般母親找失蹤的小孩,很緊張、或是害怕鬼?因為她對一定要找到女兒這件事非常堅定,她沒有時間害怕。就算會猶豫,僅僅那一秒鐘,她沒有時間去思考女兒以外的事。」

「當你的愛大於恐懼,你就會變得勇敢。」——楊丞琳

楊丞琳接連《荼蘼》演了兩個母親角色,我問她對「母親」是否有更多體悟?她無意放閃,但是講起母親,她總是一臉甜蜜。「我跟我母親關係一直都非常好,我反而覺得她們都有個問題,就是兩位都不像我媽。我媽的教育方式非常好,一個鄭如薇太過順從、犧牲自己的全部,一個李淑芬太過剛強、雖然很 tough,但她其實沒有拿捏好愛一個人的重量。」(推薦你看:每段人生都有《荼蘼》時刻:世界上不存在最好的方案

楊丞琳很敬佩,好奇一個母親是如何成為母親的?「我看到我媽的大愛,她真的很強。母女吵架,媽媽道歉的有幾個?不是那種亂道歉鬧脾氣的喔,她一個60歲的人,還不斷在調整自己跟小孩間的狀態,比方說我的精神狀態不同,她會用不同方式跟我講話。」

或者,母親因為楊丞琳長大了,漸漸去安排自己的其他生活。楊丞琳形容母親是一個超宅宅女,但是因為女兒三十歲、有了自己工作的規劃與生活的想法,她開始學習過一個人也精采的日子。

楊丞琳:「她擔心,但是她放手。」愛的後勁最強烈,不過如此吧。許瑋甯說認識的楊家母女就像朋友:「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她媽媽是愛她所愛,相信,並且不會想要控制她。媽媽會因為擔心你、怕你受委屈、怕你路走不對而想要幫你決定,但是她的媽媽是——我女兒好,我就好。」話說到動容處,許瑋甯的諧星魂找縫鑽出來:「我媽媽就比較像我的女兒或妹妹。」

她又莞爾笑:「好啦,不然你們辦一個媽媽迷,讓媽媽們去上丞琳媽媽的講座。」

下篇》姐妹不必說漂亮話!許瑋甯X楊丞琳:珍惜當下,才能擁有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