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楊丞琳,她的成熟內斂與精湛演技非一夕造就,做每件事都竭盡全力,不容事後懊悔,每次表演都把自己全然地給出去,她的蛻變來自努力不懈。

只要涵納「楊丞琳」這個名字,人們無不期待她所塑造的驚喜,藝人至此是了不得的成就,定非一朝一夕可得,觀眾眼前十多歲的少女到如今從容自信的女人,是她,也只是部分被看見的她,即使不全面,但至少我們不再需要任何稱謂或形容詞來定義她的特別——這個無論何時都竭盡全力將自己推展至極,不願後悔的美麗女人。

沒有卸下的包袱,讓我們看見更不同的楊丞琳

自去年出演了金鐘導演和編劇合力打造的植劇場系列《荼蘼》中,令人悵然若失的鄭如薇一角,觀眾無不在她的抉擇中捫心自問人生的 Plan A 與 B,爾後我們對楊丞琳的期待可說推及至巔峰,慶幸的是不同於睽違 5 年電視劇的苦苦等待,她立刻在今年接續交出備受矚目的作品——《紅衣小女孩 2》,還未上映便已是話題 ,亦是她花了長長時間盼來的劇本,相較起第一集的好評和票房,她的壓力只來自對角色的詮釋不足以滿足自己。

 

「這次要成為一個 30 歲出頭就有 15 歲女兒的單親媽媽,不僅身世特別,還是一位社工,過去飾演外放的角色偏多,她卻非常內斂、理性甚至鐵齒,很過癮!也很有挑戰性。」對於恐怖片逐漸在國片中走出高度,已身經百戰也非首次擔綱鬼片要角的楊丞琳都咬著牙嘆這戲值得期待,「通常鬼片就是把人們帶去有鬼出現、會嚇死人的地方就好,但它不是,除了嚇人,它也追求內容,每個角色都有故事、背景和張力,我根本就是在演劇情片,只是有鬼來攪局罷了。」然而,要抓住距離遙遠的角色,她說是「執念」二字,清楚自己心裡求的就是了,令人不禁笑道這對楊丞琳來說或許駕輕就熟吧!還有誰能比在演藝圈長大的她經歷過更多風浪?而從小對舞台、表演熊熊燃燒的熱情與堅持卻迎風興旺,好比因植劇場面對了許多新進年輕演員,作為前輩,她承認藝人一職的確非小時候的自己所想。(推薦閱讀:我不需要頭銜的加冕!楊丞琳:「過一場對得起自己的人生」

時間讓我更加成熟,但我的內心仍舊沒變

然而聊起過去,楊丞琳有趣地埋怨許多人對她這幾年來的評價,「沒有一直關注我的人常會覺得我改變得很突然,或是我怎麼一下長大了?為什麼變這麼漂亮?本來也就沒有很醜吧!」出道以來還真沒感受到所謂一夕之間爆紅,她根本無從「突然」起來,就連表演時對自己要求的轉變她都說不出個時間點,「早期演戲會很變態的一直把 DVD 翻出來重播、重看,誇張到最後連劇情及台詞都背得滾瓜爛熟,邊看邊檢討怎麼不這麼演、那麼做,要是明天有場哭戲,前一天就會開始緊張,忽然要加拍一場戲,就會開始焦慮,總之,事前需要很多心理建設,現在倒不會了,隨時告訴自己不可以有任何後悔的表演,回家之後不准有後悔的過程,演的當下就給出全部,事前功課做到最完善,進入狀態時就能放鬆很多,臨時來一場也沒問題,演藝圈就是變來變去嘛!永遠做好萬全準備。」(推薦閱讀:致單身與失戀!專訪楊丞琳:外表堅強的人,通常內心最痛

事事要完美的個性沒變,只是收斂起來不被輕易瞧見,「過去我很好強,明明 16 歲出道就是個少女,即便過了 4 年也才 20 歲剛成年,10 年後依然年輕,但就是不想被看小,也不想被小看,尤其演藝圈不用年紀衡量能力,所以企圖心更強、太想證明些什麼,現在的好強好勝已不在這塊。」磨歷了 10 多年後,楊丞琳終於摸索出舒服的狀態,「能不能稱讚自己、認同自己才是最大的關啊!若那時能無憂無慮、單純地做就好了,多少人想當小孩!但小時候就想長大,講話定要頭頭是道,人家還覺得我怪。」當然,現在的她絕對可以清楚傳達所想,但不仰仗過去,沒有人生來是完全體,一步一步累積至今成了全台灣首位入圍三金(金馬、金鐘、金曲)的女藝人,楊丞琳還在往上、往外無止盡的拓展。(推薦閱讀:從《曖昧》到《年輪說》,楊丞琳的歌裡有你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