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F.I.R. 樂團主唱到獨立唱作人,Faye 飛的情感爆炸成就她獨具一格的音樂宇宙,關於未來她說:「不要用過去的歌,定義現在的我。」

文|戴居

攝影|宿昱星

Faye 飛,單飛了。在今年 6 月,推出了首張個人專輯【小太空】。這是一張全創作專輯,也是她這幾年開始成為獨立唱作人的階段總結。她將原先在樂團所扮演的歌姬形象收起,不再唱得聲嘶力竭,歌曲中亦無需再背負著某種巨大的使命感。如今,在她的小太空裡,一切情感都變得很純粹。她所信仰的除了上帝,還有音樂。(推薦閱讀:【獨立樂團專訪】先知瑪莉式的勵志:為了要找到光亮,你必須先進入黑暗

「如果是帶著過去對 F.I.R. 的期待聽這張專輯,你可能會失望,因為我並沒有要滿足這件事情。」她聊起創作時這麼說著。

從 F.I.R. 到 Faye

Faye 坦言,在 F.I.R. 一路走過近 13 年的日子裡,後期多數時候卻總要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與團員們的溝通上,或是順著唱片公司密集的規劃走,只為努力繼續扛下樂團已經打下的天空。但這樣咬著牙,堅持久了,卻讓她逐漸認不得自己初衷的樣子。

「那時候 Schedule 排得超級滿,滿到幾乎無法停下來,看看自己到底正在經歷些什麼。到最後,大家好像只是一起完成一個被交代的事情,這並不健康。」

也因如此,在 2011 年底,為了在沒日沒夜的緊繃生活中獲得一絲喘息,她選擇展開自己個人的小巡演。「在團裡面比較難做大幅度變化的東西,這要取決於大家的共識,很多時候你只能做錄音版本的表演,但對我來說會膩。不過個人演出,就有比較多的空間可以找自己喜歡的聲響。我也想聽自己的 Vocal 在不同配置的調整之下,可以產生出怎樣的火花。」(推薦閱讀:生活不是一直向前走,要懂得停下來想想初衷

讓歌曲自然長出自己的模樣

Faye 是一個非常熱衷於活在舞台上的人。她認為,一但作品寫出來後就有自己的生命,就算是創作者也沒有辦法控制它。只能順著歌曲的個性,讓它們恣意生長。但演出,卻是唯一可以讓音樂發展不同樣貌的方式。

那 Faye 的音樂如今長成了什麼樣的性格?她在世界音樂的底蘊中,添加電子樂的元素,更重要的是混合生命經驗的累積,藉由寫歌的方式整理自己。例如在 2014 年寫下的《蒼穹》,這首融入蒙古馬頭琴、呼麥等民族元素的電氣搖滾曲目,來自於小時候合唱團經驗與當時八零年代流行的電子音樂彼此融合,裡頭同時透露出飛眼中的世界,「我非常著迷非城市的一切。」離開年少對城市繁華的嚮往,這些年發現在人造的景色背後,往往是極大的無奈。她說,這首歌出現後,確認了《小太空》所在的座標,因此這種編曲方向,也成為確立製作整張專輯風格。

這回,Faye 把詞曲 demo 託付給製作人怪獸,他再偕同一樣來自北京的 Nathan(程振興)與台灣的蔡奇龍(小雞)、余佳倫合作編曲。「我很高興怪獸沒有用我過去的東西定義我。」兩人在音樂上很快地找到交集點,不同於樂團過去加入大量古典樂與民族樂器編制的華麗曲風,《小太空》找到強烈的節奏感,發揮更強的感染力與力道。(推薦閱讀:致生活的十首精選歌單,走入臺灣獨立音樂現場

對 Faye 來說,力道並不是張牙舞爪的吸引觀眾,而是有沒有真正在離開創作者後,將她想表達的東西說到位。過去曾製作過多張電氣搖滾專輯的怪獸,讓她特別有感覺:「在我的想像中,這些歌原本就會是這樣子。我們知道目的是什麼,就一起往那個方向前進。並不是現在風向吹那裡,就往那邊走。你不該去 follow 這件事情,但如果有搭到,也是因為自己喜歡這件事情。這兩年半的製作期,是一個很踏實的過程,所有的歌都在對的時間內生出來了。」

結束,是另一個開始

仔細聽,會發現 Faye 寫歌的題材多半是矛盾的,卻又相互呼應——膽怯與勇敢,單純與渴望,毀滅與重生——好比專輯名《小太空》,不只是字面上的意思,指意義上的宇宙,而是隱喻著人腦產生出的無限可能。「有的時候,最容易限制自己的其實是我們的頭腦。包括肢體語言、對事情的感受跟看法,有的人就特別容易記住錯的事情,所有的限制都是來自於頭腦。而小太空指的就是,當你突破極限的那一瞬間,所得到的自由。」

而從開場曲《洞》到收場曲《另一端》,接著又重新回到開場曲。猶如無限循環的莫比烏斯環,結束代表著另一個開始。對 Faye 而言,這也象徵著一種生命的循環。

「專輯最後一首歌沒有尾奏,會這樣安排是因為可以讓大家接著開場曲一起聽。曲序想說的故事,是想讓大家明白,儘管旅程抵達到另一端,但也有可能陷入另一個洞裡面。看事情並不能只有一個角度。」

如同 Faye 說到:「你不能總是在你的小太空裡面,這也太不切實際了。」在矛盾背後,其實又是她對生活的思索。「不要否認你人生中的失敗,如果沒有這些失望,你就不會知道對這些事情依賴有多深。可是卻因為那些依戀,讓自己無法前進。但你必須知道你自己永遠不可能待這裡面。會幫助你往前走的力量,就是我在這些歌裡面寫的東西。」(推薦閱讀:蟄伏七年的音樂力量!橙草樂團:創作,是自我解剖的過程

就像把目光從 F.I.R. 看回到 Faye 身上,可以是樂團主唱,也可以把她當作是一個獨立音樂人。那些經歷累積成為現在的 Faye,她極力做出不同嘗試,而那些在生命中展現的各異樣貌,或許這才是她最迷人的地方。「這一切都需要練習,真正的重點在於,你必須學會分辨什麼是值得忍受的。」此刻的她,彷彿在和過去的自己說著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