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蔡燦得,從《男言之隱》起手,談戲裡戲外她都自成一格的思想,演藝圈執著保持初衷,談起戀愛,她說:「每個人都是獨特的,我是標準的個人主義。」

約了「阿得」蔡燦得採訪當天,先在便利商店遇上她;她手中拿了一杯冰沙正在結帳,一身黑衣,對服務人員笑臉盈盈。即便是在公開場所,或許藝人仍希望保有點自在空間,於是我沒上前打招呼,保持一段距離。

採訪前,她得先為舞台劇《男言之隱》練唱。練唱?因為阿得不會唱。這大概會讓很多人覺得不可思議,但她拉高分貝、再三強調:「這不是自謙,我真的不會唱!」

她形容自己「有個奇怪的病」,即使學過鋼琴、吉他、琵琶、古箏,也受過歌唱訓練,可就是記不得旋律。故事工廠導演黃致凱邀阿得演出時,她看到劇本裡有唱歌橋段,隨即聲明自己的破音感,當時黃致凱並沒有意識到問題有多嚴重,當排戲時,所有唱歌橋段都先跳過。看來,不得不慎重處理唱歌這回事,於是阿得乖乖地跟名師報了課程練唱。(推薦閱讀:人生是挑戰自己的俄羅斯方塊,別玩得像你死我活的西洋棋

有把握嗎?

「目前 ok,但誰知道上台後會變成怎樣?」阿得面露慧黠神情,也許正式登台時會有出人意表的演出也說不定。

阿得這張臉始終凍齡在甜美的年歲裡,但她骨子裡卻是個十足成熟女漢子。雖然方向感不佳,但駕車氣勢十足;即使在娛樂圈裡濃縮了世俗所有的浮華標準,但她依然只聚焦展現自己;在阿得身上,看不到什麼約定俗成的應然。

「我不是女性主義,也不是男性主義,我就是個人主義,個人主義就是每個人都是獨特、獨一無二的。」

阿得俐落明快地說出這段詮釋自己的話。這道理在她心中如此理所當然,和她清麗的臉龐一致,毫無灰色地帶。自承自己對愛情、兩性議題全然無感,比起愛情、言情小說,偵探推理、刑事偵查過程、心理學、歷史事件更能勾起阿得的興趣。

一直處在自己的狀態裡,阿得以為時下熱度破表的兩性交戰守則文章或愛情心靈雞湯,只不過是某些人療癒情傷時的浮木,過了,也就放下。怎料,接演了宜蘋後,她直呼:「太不可思議了!女人相信這些論調的程度,比我想像中的還誇張⋯⋯。」阿得這才明白,女人在乎外界與情人如何看待自己的狀態,遠遠超過她的理解範圍。

雖與宜蘋性格截然不同,扮演起來也沒有難倒阿得,唯一需要加強的是挑逗劇中音樂人蘇銘揚時,阿得肢體動作需要更有女人味,再騷首弄姿些。

宜蘋依賴聽見男人心聲的超能力解讀男人,也曾因此一度得到權威地位,直到超能力失效後,她不得不回到「失能」的自己和心,失能的同時,是拾回本能的契機。在阿得看來,宜蘋的關鍵並不在有沒有超能力,而是「讀不到自己的聲音」,宜蘋(這樣的女人)總是希望別人喜歡她,如果不被喜歡,就會覺得自己輸了。活在較勁的世界裡,必須好強、必須偽裝或者武裝,直到宜蘋終於願意聽見自己的聲音,那一刻,她也才明白自己真正所愛為何。(推薦閱讀:鎂光燈後依然自信:許瑋甯,獨處讓我更愛自己

「宜蘋必須繞一圈經歷這些,讓所有女生都看見這個過程。」阿得如此解讀。也因此,阿得與宜蘋看似是兩個世界的女性,但殊途同歸,最終都是要找到真正的自己。

時下論點總不厭其煩強調兩性相處之道首重溝通,然阿得深信,唯有傾聽自己的心才是相處的基石:「語言這種事,永遠都說不清,與其標榜溝通、聽對方的心,不如回頭聆聽自己:你喜不喜歡跟他在一起?真相,只有自己最清楚。」

兩性交戰守則像是老哏,卻又是論戰不盡的話題,黃致凱的細膩遇上蔡燦得的鮮明,在舞臺上碰撞出的愛情故事《男言之隱》另有況味。台上的宜蘋能跨出一大步找到幸福,台下的你我呢?或許,比起情感路上的跌跌撞撞,我們更怕的是聆聽與面對自己。

什麼樣的人適合來看《男言之隱》?阿得歪頭想:「大概就是——沒有談戀愛會死掉、對於戀愛完全沒興趣、想要談戀愛、正在談戀愛和失戀的人吧!」特別是像阿得這樣對愛情無感、就是想好好愛自己的人,透過此戲,也許你能注意到周遭那些義無反顧或沒什麼原因就是對你好的人,可能你的生命,因此,會有一些改變。(推薦閱讀:【單身日記】別讓不適合的人,帶走最好的你

不只是要聽懂《男言之隱》,更要學習聆聽自己心底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