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樂迷的新聲音,專訪郭頂,他做音樂不為譁眾取寵,只給一顆真心。用獨具一格的思想去造自己的音樂時代,他說:「我的不完美就是我的表達。」

文|dato

每年震撼樂迷的新聲音很多,對於台灣樂迷來說今年「郭頂」這個名字平地一聲雷地在第 28 屆金曲獎風光入圍「最佳國語專輯」、「最佳國語男演唱人」等六項大獎,於是他的名字成為搜尋關鍵字,作品在大家的耳朵中掀起陣陣漣漪,郭頂成為此刻最熱門的流行音樂話題。

退居幕後七年,用詞曲創作展現蛻變

距離上一張專輯《微微》長達 7 年的間隔,郭頂坦承當時雖然發了專輯,卻陷入了迷惑的狀態,對於「找自我」這件事還沒完成,想釐清「自己還能不能做音樂」、「自己到底想做出什麼樣的音樂」,再加上自己對於音樂製作的流程還是稱不上熟悉,於是他一面思考問題的答案,一面退居幕後,開始學著作詞、作曲與製作,期間確認了做任何作品都要「跟隨自己內心才能快樂」的心得,因而繼續在音樂之路上耕耘,產生出《飛行器的執行週期》這張能量充沛的專輯。(推薦閱讀:蟄伏七年的音樂力量!橙草樂團:創作,是自我解剖的過程

「近幾年音樂人在做音樂的概念上愈來愈純粹了,可能創作時他想的不是要席捲整個市場,而只是單純地想撫慰聽音樂的人。」郭頂出版三張專輯歷時了 11 年,整個音樂產業也在段時間有了巨大的改變,這些改變同樣也左右著創作者的心態。有別於先前以日常入題的創作,《飛行器的執行週期》則具有宏大的宇宙觀,郭頂更是突破以往地包辦整張專輯的詞曲創作,提到專輯原始概念,他鉅細靡遺地描述那個如宇宙洪荒誕生的過程。

模糊音樂中的時代感,彰顯獨特的個性

「我最初想做一張充滿想像力的專輯,並且要模糊音樂中的時代感,指的是不要一聽到這些歌馬上想到那個時代的音樂,而是把所有類型的音樂串成一整個時代來看待,比方說和現在相比,6、70 年代的音樂雖然技術不先進,但也因為歌手親自去調整出適合自己的音色,聽起來反而充滿只屬於那個歌手的獨特性,在這張專輯中我更想嘗試用原始的製作方式來闡述未來的狀態。」在郭頂細緻地說明裡,反應出專輯錄製過程即便不是臻於無暇的完美,但在這細微的缺角中卻能彰顯他獨一無二的自我氣味。

即便在《飛行器的執行週期》中盡是星球、太空與光年等科技冰冷的字眼,但拆解這張專輯卻盡是郭頂滿滿的「人味」,對於歌詞創作,他自嘲自己並不是個專業作詞人,又說人畢竟不是完美的,若找來完美的歌詞放進自己的曲子中反倒會變得不像自己的作品,「我想告訴大家,我的不完美就是我的表達。」保持這個信念,郭頂一人完成了製作、詞曲創作及編曲,不考慮去迎合他人口味,而只是做出自己喜歡的作品,甚至有違現在唱片製作得先有企劃才去收歌的流程,他用最純粹的概念顯現出只屬於他獨自一人但唱作俱佳的獨特性,便成為這張專輯如此動人的最大原因。(推薦閱讀:專訪Frandé 法蘭黛樂團:「如果有件事做得不錯,就是天命吧!」

音樂與影像齊頭並進,網路瘋傳獲好評

除了作品本身生命力十足,搭配的影像同樣蔚為話題,《水星記》的 MV 展現出未來科技背後的心酸故事,對此,郭頂解釋在創作之初他腦中的畫面其實是將自己縮小後來觀察世界,在「微觀」的狀態中紋路會變大、世界會變慢,就如同在面對喜歡的人時的感覺,只是郭頂並未將這個想像告訴導演黃婕妤,而是希望她能透過他的音樂拍出一個全新的作品,完成共同創作而非由他單方面提供文本的理念。「為了保護他人而犧牲自我的這一段始終讓我很揪心,但我想這就是人之所偉大的理由吧?」面對哀愁的 MV 情節,郭頂挑出他喜歡的段落,並將好評歸功於導演的創意。

喜愛草東、魏如萱,對台灣樂壇如數家珍

訪問最後,問到郭頂最喜歡台灣哪些音樂人,他一聽,立即如數家珍地說出草東沒有派對與魏如萱,並進而精準地說出他喜愛的重點,「草東有態度,用一種新的方式把更深層的東西說出來,並非只是單純只透過音樂要大家理解他們而已;魏如萱的聲音塑造能力和內容掌控能力都非常好,她能將聲音唱進音樂裡,那是一個極高的境界。」(推薦閱讀:憤怒就是愛啊,敲出傷心大拍子!專訪草東沒有派對
 
郭頂是個極度認識自己的音樂人,訪談中他能侃侃而談自我的創作理念,還能細細理出作品中起承轉合的脈絡,懂得自己的要什麼以及能給予他人什麼的郭頂,即便自稱不完美,但卻也如此用無與倫比的作品魅力精準地收服樂迷一對對刁鑽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