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時踏一路孤獨,內心卻有思緒飽滿如宇宙,運動者與寫作者相似,總是一人踩上路途,且不願停,在孤獨裡逐漸長成自己。

村上春樹,一個習慣在 4 點晨起慢跑的作家。(推薦閱讀:【老派閱讀之必要】我們愛過的費滋傑羅與村上春樹

我印象深刻,他在一次受訪提到,「我之所以跑,跟毅力無關只跟興趣有關。當一個人對某件事情產生濃厚的興趣,他就會堅持去做,而且不會感覺到枯燥乏味。」你能想像村上春樹說這話的神情。他甚且在《關於跑步,我想說的其實是⋯⋯》一書中寫著,若能選擇自己的墓誌銘,那肯定是,

作家也是跑者,至少到最後都沒有用走的。

村上春樹

至少到最後都沒有用走的,至少到最後也沒有停下來。興趣的探尋、認同與生根,是由內而外的動力,意念成為日夜與共的臟器,讓寫下去與跑下去,成為一種生命的自然。

像村上春樹一樣既熱愛運動也深愛寫作的作者不少,比如海明威是拳擊愛好者,行文於是有與生命搏鬥之風格,記得他說過嗎,人能夠被毀滅,但是不能夠被打敗 A man can be destroyed but not defeated;托爾斯泰痴迷體操,對體操的癡迷體現在《安娜・卡列尼娜》列丁一角上,像是他的投射,內心自有體操的呼聲;偵探小說家勞倫斯・布洛克以運動與寫作制衡內心焦慮,沮喪之時有所依存。

於他們而言,運動與寫作是命脈一樣的存在,於我們而言,運動與寫作可以是生命的提醒。

運動時肌肉延展,吸吐加速,感覺活著,尤其感受作為一個人這件事,持續闊步向前,決定原地踏步,或是轉身向後,那都只是自己的事情,運動的時候有一種飽滿的孤獨,往前走自成一個宇宙,提醒我們要為自己的生命負責。(推薦閱讀:【運動小姐】我們只是自己,就足夠好了

運動與寫作共同的魅力,也是孤獨,紮實的孤獨。運動者與寫作者,必然會是能夠忍受孤獨,習慣孤獨,甚至偏愛孤獨的人。運動與寫作是無止盡的長征,道阻且長,不忘設定目標,從頭至尾都是一個人與自己的戰鬥,這條路,至少到最後我都沒有停下來。(推薦閱讀:【職場筆記】堅持需要的是韌性,不是任性

現在,讓我們邀請你一起踏上這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