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日記】單身日記的下一步,世上沒有理想的愛情,只有屬於自己的親密關係。莎岡愛得自我卻也直率,在愛裡最深的道德是愛時狂放,不愛時走一路的瀟灑。

莎岡,天才的少女,迷人的魔鬼。

她於 19 歲出版《日安憂鬱》Bonjour tristess,第一人稱書寫,像少女自傳,書頁透著異香,在文壇聲名大噪。第一部作品她明白地說了,愛情裡,我永遠也要做個少女,揮霍而任性,有一種愛情,是只為自己著想。

她自幼嗜讀,喜愛卡繆與沙特,她寫不為什麼,沒有書寫的偉大企圖。出身富商之家,莎岡寫中產階級很是到位,浪擲千金,無憂無慮,自寵自溺,卻覺得自己孤獨的千瘡百孔。她的書寫乍看萎靡徒然,卻直指背後虛空,物質生活如是,愛情也是。(推薦閱讀:愛你是我自己的事!從莎岡到香奈兒的非典型愛戀名言集

22 歲,她開始愛情的長年征途,她嫁給《日安憂鬱》出版商,隔年離婚,事後回想是愛情開玩笑;四年後再婚,這次揀了雕刻家,生了一孩,隔年再離婚;莎岡品嚐愛情,並且淺嚐即止,後來的日子,她與三位情人保持同居生活,美女服裝設計師 Peggy Roche,《花花公子》女主編 Annick Geille,作家男友 Bernard Frank,法國總統密特朗不時敲門探訪,他們有唯一的共同點——他們都愛莎岡。

莎岡愛誰呢?唯一確定的是她熱愛名車,她拿《日安憂鬱》的版稅買了 Jaguar XK 140 敞篷車,尤其愛光腳飆車兜風。

或許於她而言,愛情本是一路向前,告別風景,去愛本身隱喻著失去,再見路過的身體,再見昔日的戀人,手握方向盤,上路,再愛一場,總之你有過我 22 歲那年青澀的愛。

愛決計不要原地停留,愛也不是容忍包容,這麼辛苦做什麼,愛是追求幸福的手段。你知道吧,世上沒有永恆不變的愛情,唯有不停戀愛的自己,讓自己幸福,是唯一的道德。

「愛,讓人免於孤獨;而明白人不能無愛而活,才是真正的悲哀。」莎岡蓄著短髮,吐著煙圈如是說。

旁人眼裡,莎岡是太嬌蠻的少女,太失責的母親,太狂妄的情人,可莎岡的人生沒打算對誰交代,她活得任性,失格就失格,她只討自己開心。人生是莎岡的籌碼,去賭一場又一場戀愛,尺度握在自己手心。(推薦閱讀:【關係日記】可可香奈兒與她的情人們:找個襯得起我的男人

愛情像一種美妙的病,沒有患上這種病,會覺得可恥。

佛蘭西絲·莎崗

愛情如果是病,我要一病不起。莎岡最後給法國文法留了美好的形容詞,saganesque,奇異的,叛逆的,愛戀的。莎岡式的愛情,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