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小 S 與金世佳,《吃吃的愛》裡頭講的愛是,願意拿一些錢與你吃頓不豪華的飯,談關係裡的共感,也談失落後的溫暖,讓你笑著笑著也就哭了出來。

她愛吃花生醬,她愛吃麵,一個上官娣娣,一個許春梅,都是小 S 徐熙娣。

小 S 在電視上演戲不計其數,但在電影上認真是第一次。她帶著綜藝語言與許多苦功進入《吃吃的愛》劇組,一句寫實台詞「我要證明,諧星也是會演戲的。」獅吼出她多年的心境——搞笑也是有層次的。她一邊在戲裡被毆打被潑漆被叼得狗血淋頭,金世佳以暖男姿態梳開她緊皺的眉窩,小 S 說,這部戲我美其名是主角,但亮點都在他身上了。

專訪開始,她難以褪去主持本色,老是想往金世佳骨子裏瞧瞧。金世佳是一個極內斂的人,話少,沈穩,他是上海戲劇學院出來的,一個特別接地氣的演員,2014 年在《一個勺子》金世佳卸下顏質,蓬頭垢面做一個流浪兒。那是金世佳演員的修養,小 S 覺得這男生是一個太亮眼的人:「看完初剪我就跟康永講,這部戲太好看了,裡面的亮點不是我,是金世佳。他有很多表情都非常迷人,讓人覺得很溫暖。他的演技是非常自然有層次的,我非常佩服他。」

這話裡有對演員的敬佩,她在演員界還是初生之犢,問起如何看待自己得演員身份,小 S 想:「我可能做的還是不錯的吧。」金世佳趕緊鼓勵:「以第一次來說,是很好的,不容易。」(推薦閱讀:放下改變的恐懼!小S:「只要不搞砸人生,什麼我都能接受」

金世佳真的是特別誠實的人,不太誇讚人。對小 S 的表情也都冷冷的,榮獲實力演員的認同,小 S 嘴角有失守的笑。

演員的修養:我可以更好

小 S 對演員是有很多敬佩的,畢竟自己菜,在片場老是焦慮得不得了。她說起自己遺憾的一場戲,是第一天進劇組時拍的,第一天副導就要她邊吃邊流淚,她硬生在麵條裡加上芥末:「試演之後發現我無法一邊講著台詞一邊哭,所以我就在裡面加芥末,我想說這樣我可能有機會落下淚來,結果居然只有衝鼻。」

於是小 S 放棄了仰賴芥末,本色來吧。她的情緒從來是大鳴大放的,小 S 不是一個容易收的人,學習在戲裡琢磨更多人生醍醐味:「我最後還是哭不出來,只有眼睛泛淚,康永哥就過來說,好了,你剛剛那個很好。後來我去看電影,那一段我自己也哭了。」誰說傷心就要嘩啦地哭,有種哭很反骨,更心碎。

金世佳說第一場戲總是最難,劇本再熟讀,都是第一次降生在這個角色,活一遍新的人生。他很苦惱與志玲姊姊對戲的第一場,在走廊上,得知了上官娣娣的病,2 個最靠近娣娣的人情緒很濃,小 S 說:「電影剪出來,那個片段很好。」金世佳只回:「但我可以更好。」

他們都是不放過自己的,我請金世佳談談演員於自己的意義,他哀嘆一聲:「演員,我可以說 3 個小時吧。就是我的工作嘛,我沒有別的擅長的東西。就比較擅長演戲,那麼多年都在演在學,這是我的全部了。要是沒有找我拍,我就自己寫了。」演戲就是他的人生了。那麼小 S 呢?如果你說她是來玩的很不公道,小 S 的玩,是每次下手都要到位。

給你一個青春少女的徐熙娣

「我對自己很嚴格,蔡康永說要找我去演戲時,我就答應了他,那時候我人生狀態很差,剛好我們家發生一些風波,我老公每天約我去陽台喝酒談心。以我的標準來說那時上鏡是很不好的,我就問康永哥在劇中設定我是幾歲,原來是一個 20 多歲的青春少女,我就說,好,那我就給你一個青春少女的徐熙娣。」

很少人關注徐熙娣的一路走來:好,我給你一個徐老師;好,我給你一張新專輯;好,我給你一部新電影。她是熱愛挑戰的人,語不驚人誓不休,於是徐熙娣永遠有下個高潮。她說,為了演上官娣娣改變了生活:「我到現在都還在戒酒,今天是我戒酒最後一天,我肚子一直在叫啊。」(推薦閱讀:你是我心中無與倫比的美麗!有一種感情叫蔡康永小S

第一次擔綱電影主角,就是 2 個角色,蔡康永把難以駕馭的徐熙娣送到外太空,又把她拉回人間,她吃盡苦頭,更懂甘甜。一個青春少女的徐熙娣不是減肥了就行,為了堅持她的驕傲「除了我之外,大概沒有其他女演員適合演這個劇本」,她在片場真槍實彈的連滾帶爬,每一塊瘀青,都是她不言而喻的努力。

愛,陪你一起走一萬步的人

在這部戲裡,愛有很深的隱喻。小 S 這樣粗枝大葉的人談起愛也很細緻。她說因為劇本,讓她這一年的婚姻生活更好了。「我跟我老公結婚 12 年,經歷各種風波,就像每一對夫妻一樣,從激情到家人、到陌生、到現在,我們總算找到了一個可以一起做的運動,最近我們說好一起減肥,陪我吃水煮餐、陪我走路。走到 8000 步,我說『夠了吧』,他就說『baby 不行,我們再走到 10000 步,你就會很有成就感。』」

「有一個人願意陪我走一萬步,一起散步是很浪漫的。 」——小 S

金世佳談戲裡的相生相守:「戲的角色價值觀跟我挺相似的,2 個人在一起是很單純的一件事,無論遇到什麼事,都可以攜手一起度過,只要拿到一點東西就能一塊分享,是我很期待的關係。」(推薦閱讀:單身日記:妳耐心等待一個人,陪你練習愛

小 S 不忘調侃金世佳:「拿什麼東西?」他回應:「譬如我們拿了一點錢,吃一頓不豪華的飯,這樣的東西囉。」

小 S 很不耐地說起自己跟老公搶一顆肉粽的故事:「我就是各自要點各自的,我沒有要跟你 share,我要吃我自己喜歡的東西。」

金世佳對她的任性很有耐心,笑的意外深長,像在看小 S 演戲一樣。我想她除了單點一顆肉粽,還要豪飲一支酒,畢竟今天訪完就開戒了。

有一種愛是共食一碗麵,有一種愛是各吃各自的。愛有許多樣態,《吃吃的愛》講的是失落以後的溫暖,失去以後的逞強。蔡康永端上小 S 與金世佳這道佳餚,一道你再熟悉不過的食物,帶著一段你最深最愛也最痛的記憶。你笑著笑著就哭了,這是綜藝電影最反高潮的殺傷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