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Girl》聚集 Asia Girl 群像,看她們的顛覆癡狂,讀她們非典型成功的那條路。世間離奇百怪的女生,格格不入,所以自成一格。

她是《喜歡你》又逗又靈的顧勝男,喜感不造作,女漢子自成一格;她是《七月與安生》裡又悍又倔的安生,唯有強壯才能戰勝她生來的脆弱不安;她是《山楂樹之戀》裡的靜秋,那女孩對生活總慢半拍,悲地很深邃,亦不懂世故。張藝謀說,這是我找上她的原因。大城市沒這樣的人,千里來到河北石家莊,原來周冬雨在這啊。(推薦閱讀:如果要愛,要愛得像七月與安生一樣

那年,她才 18 歲。

張愛玲說成名要趁早,周冬雨今年 24 ,拿過了金馬最佳女主角,她的快樂很痛快,更多是感恩。

今年才 24,我沒想到幸福來得這麼快,其實我不著急。

周冬雨

從山泉到神經病千金:一個演員最幸福的是突破

那一年《山楂樹之戀》的純愛太觸目了,驚蟄現代人不懂得的古樸之愛,周冬雨鄉村小姑娘的面孔生動起來。面試時,所有工作人員都說她長得太不起眼了,張藝謀說,你沒看見山泉麼?

可是那嬌弱氣喘微微的形象也限制她很久。一直到 2014 的《心花路放》,人滿眼睛一亮了,這姑娘好像可以玩得很開。她能浪蕩不羈、有愛有恨。《七月與安生》終於給了周冬雨一個嶄新的啟程,很多人不知道她怎麼一路來到這裡,她這中間已經磨了近二十部戲,演起張揚似火的李安生,人們認證了她不是本色演出,儘管她演起來都那麼自若。

她從山泉落成浴火鳳凰,爆發性地演出了與馬思淳在浴室打罵的一幕。周冬雨是特別容易滿足的人,她在演完《七月與安生》後自覺人生到了一個里程碑,小手小腳平胸,外表老是被觀眾砲的她,如今也演了孩子的媽,還讓人說像。她覺得:「能演成人很幸福,我長得小,臉啊骨架,都是孩子的樣子。」(同場加映:金馬影后陳湘琪的對話錄:生命的出口,用痛來換

未來她最想挑戰神經病的千金小姐、落魄成了孤兒。因為周冬雨認為:「對演員來說,幸福所在就是突破。」

《喜歡你》放飛演技:只有幸運是不夠的

她走在一條自己外貌並不吃香的路上,她不會是下個章子怡,更不會是下個周迅。很多角色看她太突出的氣質想到了靜秋,自然不找她演。周冬雨也猶豫很久,去很多部戲裡臨摹自己,有時她模仿,有時她慘遭惡評,說她拖累張藝謀名譽的不在少數。近兩部電影《七月與安生》、《喜歡你》周冬雨要自己該瘋就瘋,該笑就笑,要哭便哭,要鬧就鬧,不再在意無謂的眼光,就去活成角色。(推薦閱讀:【柚子甜專欄】老妹的《喜歡你》:遇上你,才知道我很貪心

《喜歡你》導演對周冬雨又愛又恨,她的戲太揮霍,連金城武都難以接下她天外飛來一筆的台詞。可是正是這樣的神經,讓這麼一部浪漫愛的戲有點中二的滑稽。以前觀眾不喜歡周冬雨「有點超過」的表演,總之就是看出來在演了,現在她不再拿捏分寸,心落得安、戲走得自然,她稱這樣的演法是「放飛自我」。

既《終極追殺令》後,少見的大叔配蘿莉題材被她給演活了,那一個被戲稱纖弱的韭菜少女,終於也成了扛壩子。

很多人說周冬雨是特別有運氣的孩子:「你看她每部戲都合作重量級的男神。」當人們話一出便表示腦子裡想的是周冬雨憑什麼?她只說:「可能我長得特別百搭囉。」

我不否認我很幸運,可是只有幸運不足以破繭成蝶

周冬雨

這樣一個很有魔性的演員,仰賴她不按牌理出牌,仰賴她一句「大概我性格里永遠自帶青春期吧。」青春期,是無畏風浪、是還有理想。面對人們怎麼說她,周冬雨就說:「我越雲淡風輕,在演雲職業就越來越落葉歸根了。」

【女友語錄】周冬雨

我的目標是當一個優秀的演員,但沒有想過要成為誰。

周冬雨

我不是大眾意義上的美女,但我的性格很性感啊。

周冬雨

不知道下一分鐘的你會是什麼樣子,才能對未來充滿期待。

周冬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