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作者離去後。心理師寫給復原之路上的你——在這幾天的新聞事件下,或許你也感到無力、疲憊、孤單。親愛的你,請相信自己擁有有好起來的能力。

前年初夏,我的讀書會,來了幾位新來的朋友。當天,我們討論了幾本書,幾位朋友拋出疑問,幾位朋友也道出自己的傷處。這完全是在意料之外的事,沒有事先鋪好的橋段,很自然的在現場發生。

當場,朋友 E(化名)事後用長長的訊息對我說:「我很驚訝,我沒有想過,這樣的人就在我們身邊,他們看起來無異於其他人....」

「是啊,心裡有傷口的人很多。可能就是我們的朋友,是我們的同事,是任何我們無法遠遠觀望的對象。有傷口的人,也可能是我們自己。」我說。

這位朋友,是個很有理念的人。他雖非心理專業,卻希望能協助一群人。從沒有特定族群,到立定了特定族群。我則是,從頭到尾都沒有設限自己只與哪些人接觸。(你會喜歡:【大人的童話】眼淚,讓我們相信自己有復原的能力

我知道,我們之中必有傷者。根本無需刻意區分。這篇文章,寫給被這幾天新聞影響的你。無論你是無法旁觀傷者的人,或者,你自己就是傷者。

這幾天的新聞,或許突然引發你想起身邊的幾位朋友。


(圖片來源:來源

想起他們深夜的電話,聲嘶力竭的尖叫或眼淚。也許你曾經因為不知所措,寧願讓電話響著,也沒有勇氣接起。也許你曾經不厭其煩地接起他們的電話,半夜陪他們去急診,只因為你知道他們此刻需要。也許,你曾著急地找不到他們,急著報警、聯絡對方父母、到住處去瘋狂按鈴......也許,在你做了這麼多,甚至比這些更多的事情後,你心裡掛記的人,仍選擇了結束自己的生命。

他們來找你的時候,你曾經說「過去就過去了...」、「這麼久了你該放下...」此刻,你突然發現,原來這些話不僅無效,可能還讓他們變得更無力或沈重。這段時間,也許你曾出現自責情緒,責怪自己為什麼當時沒有多做?曾對這位傷者憤怒,覺得他們為什麼就是不能振作起來?曾經只能哭泣,覺得自己沒用,也心疼對方的生命故事。已經用盡力氣,卻發現自己無法拉住一條生命。

我們,因為這個事件,情緒又開始翻湧。這樣的我們,辛苦了!

一個生命決定要逝去,不是我們用盡力氣,就能阻止的。請你對自己良善,如果你發現自己的眼淚,瘋狂地流下,請你記得,首先照顧自己。請你適時的關掉電視和手機,減少與這類新聞的接觸。請你拿出張紙與一支筆,寫下對逝者的話語。如果你發現,周遭沒有任何人可以分享,請你與第一線的專業連結。(推薦閱讀:寫一封信給過去曾經流淚,曾經受傷的自己

這幾天的新聞,或許突然引發你生命的傷口,隱隱作痛。


(圖片來源:來源

你發現自己好不容易要癒合的傷口,其實並未癒合。你發現自己假裝看不見的傷處,其實還在流血。你想起自己的過往,周圍卻沒有人能理解你,你戰兢地告訴他們,心裡滿是歉意,因你心裡覺得朋友「一定是聽膩了」,親友一定認為「都這麼久了,你該繼續前進。」許多時候,你覺得自己很沒有價值,就算自己消失了,世界也不會不同,周圍也無人會關心。許多時候,你覺得自己好想用消失來報復世界對你的敵意,命運對你的不友善。

我們,因為這個事件,情緒又開始翻湧。這樣的我們,辛苦了!

傷口讓我們無力,看見傷口就讓我們暈眩,所以我們只是假裝它沒有存在過的繼續生活。我們唯一需做的一件事,是承認傷口還在,它沒有消失。讓傷口繼續痛著,亦或是讓傷口變成其他力量,是我們可以做出的決定。(推薦閱讀:替人療傷,自己的傷口也會癒合

傷口面前我們都脆弱。這條路,不要,請你不要一個人走!

這不是對自己說加油的假正向可以辦到的,這不是意志力可以克服的。不論是生命線,張老師的志工,或是心理師都好,請你以不會受二次傷害的方式照顧自己的傷口!


(圖片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