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費茲傑羅,爵士樂第一夫人,在 4 月 25 日她的百歲誕辰,我們要重溫爵士樂的自由精神,以及她啟發人心的傳奇一生。

比歌唱更美好的,是更多的歌唱。(The only thing better than singing is more singing)

艾拉・費茲傑拉

艾拉・費茲傑拉(Ella Fitzgerald ),又被稱為艾拉夫人(Lady Ella),爵士樂第一夫人,First Lady of Song。她被公認為是 20 世紀最重要的爵士樂手之一。

她的歌喉可以橫跨三個八度音階,高如黃鶯出谷,低如湖水沈靜,她的音色純潔,音準與節奏都趨於完美,這些是傑出爵士樂歌手的條件,讓她成為爵士樂第一夫人的,是她驚人的擬聲吟唱(scat singing)技藝。

所謂擬聲吟唱,是指即興運用隨意的單字或無意義的音節,唱出旋律和節奏,製造出相當於獨奏樂器的聲響。聽艾拉,人們明白肉體可以如樂器般地發出美妙聲響,身體除了消化排泄等生理機能,還有作樂器的能力。

艾拉的歌聲,能替聽者打開赫胥黎所說的知覺之門,門後是前所未聞未想的感官世界,讓人恍然大悟、被溫暖包覆並輕柔地安置。

誕生於世界第一次大戰進行中的 1917 年,艾拉的成長過程其實曲折,從小父母分居,她跟著母親與繼父生活,15 歲時,母親因車禍死亡,不久以後,繼父也心臟病發過世。少年時期的艾拉學業成績因此一落千丈,她經常逃學,更曾被送入感化學校看管,後來她逃離感化院,一度無家可歸。最後,是爵士樂安置了她。

Just don't give up trying to do what you really want to do. Where there is love and inspiration, I don't think you can go wrong.

艾拉・費茲傑拉

1934 年 11 月 21 日,年僅 16 歲的艾拉於紐約哈林區的阿波羅劇院初次登臺。隔年,鼓手 Chick Webb 給了她第一份歌唱工作,艾拉就此開啟了長達 59 年的傳奇爵士樂人生。她經歷過咆哮的二〇年代(Roaring Twenties)、爵士樂的黃金時期,當然,也走過隨後的經濟大蕭條時代。

出身貧困的她說,「你從哪裡來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將往何處去。」(It isn’t where you came from, its where you’re going that counts.)這句話很好地演繹了她的一生。

費茲潔拉逝世的幾天後,《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法蘭克·里奇(Frank Rich),對她的歌集評論到:「(費茲潔拉)異乎尋常地表現出一種文化交流,就如貓王一樣,同時期地融和了白人和非裔美國人的心靈,消除了種族歧視的隔閡。」(註:參考維基百科)

這是艾拉的魔法,也是音樂的力量。


圖片來源:Ella Fitzgerald Gallery

今日,讓我們從她生前最喜歡做的事——歌唱,來緬懷爵士樂界的第一夫人。

艾拉的擬聲吟唱,自由可愛又幽默

什麼是擬聲吟唱?艾拉在 1969 年的這場爵士演唱會,將擬聲吟唱發揮得淋漓盡致,她把台下逗得既要拍手叫好、也要開懷大笑。歌唱,可以既自由美妙、又充滿幽默感,而這些都不需要透過語言。

 

擬聲吟唱的黃金拍檔:「爵士樂第一夫人」艾拉・費茲傑拉,與「爵士樂之父」路易・阿姆斯壯

路易・阿姆斯壯,又稱「爵士樂之父」,也是擬聲吟唱的代表人物。艾拉曾與路易合作三張專輯,聽他們一來一往的俏皮對唱,即使是再厭世的時刻,都能讓人覺得,啊,能夠活著聽他們唱歌的人生多美好。

〈 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 〉是兩人最俏皮的合唱曲目之一,樂曲一開始,路易・阿姆斯壯以小號與艾拉的歌聲對話,在這首歌裡,歌聲與樂器的分野消失了,這是爵士樂能帶給人最魔幻的時刻之一。

 

看個性內向害羞的艾拉・費茲傑拉,在舞臺上魅力發光

艾拉曾說,「我非常害羞,總是想躲避人群。但只要一站上舞台,對我來說那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彷彿從某處得到了力量,或許這是因為——我正在從事自己熱愛的事。」

I'm very shy, and I shy away from people. But the moment I hit the stage, it's a different feeling I get nerve from somewhere; maybe it's because it's something I love to do.

艾拉・費茲傑拉

有一種人,生來就是要站在舞台上發光發熱。並非只有外放熱情的人能駕馭舞台,害羞內向如艾拉,以歌唱的熱愛征服台下聽眾。當你全心專注在自己熱愛的事物,自然沒有心思分心去擔憂別人怎麼看怎麼想,你的熱情自會讓你光芒四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