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卡比小姐從日本「一人旅」現象看全球獨居比率升高,面對獨身時代來臨,社會結構、消費模式也將大幅更變。

去定溪山的時候,我特意挑了一間只招待女賓的溫泉旅館,後來沿途翻閱的日本雜誌、旅遊書和酒店官網,基本上都在推銷女性限定的「一人旅」套餐——東西好吃開很晚但又安全的居酒屋、一泊二食包按摩專車接送的周末短線遊、一人成行的滑雪度假村套票、一人成堂的吹製玻璃或手工皮革工作坊⋯⋯日本業界早就嗅出「一人旅」的龐大商機,單身、勇於嘗鮮、善於寵愛自己又具強大消費力的 OL,正是源源不絕的可愛金主。(推薦閱讀:脫掉胸罩去旅行!走過巴西、印度、烏干達的日本女孩

「樂單族」被視為二十一世紀全球社會改變的一大趨勢。日本總務省發佈的 2015 年人口普查抽樣報告顯示,日本的獨居人口比例高達 32.5%,與老齡人口的數據同樣矚目。除了因為晚婚、不婚、無子離異,單身老人的增加,也加速了獨居的趨勢;65 歲以上的日本人口中,男性每八人有一人、女性每五人有一人正過着獨居生活。

日本的獨居人口比例位居亞洲各國之首,直追社會福利完善的挪威、芬蘭、丹麥這些獨居人口大國。比率最高的瑞典,全國有多達 47% 的獨居戶,被封為「全球獨居首府」的斯德哥爾摩,近六成住宅都是一員戶。連重視傳統家庭關係的美國和中國,都不約而同成了目前全球獨居人口成長最快速的國家之一。(推薦閱讀:為什麼日本的男女不想結婚?

《獨居時代》作者、紐約大學社會學教授克林南柏格說獨居「將是二次大戰嬰兒潮以來,最大的人口變遷」,所言非虛。這種結構性改變也必然導致破壞性的創新,尤其是在交通擁擠、人口密集卻獨身者衆的大城巿——「總有一間在附近」的便利商店已不夠便利,手機下單宅配到家的「宅經濟」將越加風行,共食、共乘、共住、共用、共享的經濟模式將隨着電子化的普及而更為普遍。獨身女性比例的攀升,也將進一步改變社會結構、家庭觀念、消費模式和性別地位。(推薦閱讀:獨居女子生活手記:學著誠實,原諒世界與自己

我輩既有幸躬逢其盛,如能不被舊觀念所虐所限,把握機遇設法造福同儕,讓獨居時代更為溫暖舒適,善莫大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