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好萊塢性別偏見的十位女性工作者,她們於各職位堅毅耕耘,讓社會看見能力無關性別二元的身影。

撇開演員不論,過去在好萊塢拍電影,可以說是專屬於白人男性的遊戲,時至今日又如何呢?即便美國當前女權意識早已抬頭(嗯,我們先忘掉川普現在是美國總統),性別平等也成為基本常識,女性的社會地位更跟 80 幾年前不可同日而語,但在好萊塢這種規矩盤根錯節的地方,依然只有極少數的女性電影工作者能夠打破那道無形的天花板,在性別傾斜的環境中,激勵、鼓舞並給予其他女性電影從業人員自信。我們,沒有比較差。(推薦閱讀:專訪《四時過境》女導演陳蔚爾「電影,最難突破的是自己」

成就每一幕影像幻夢,都需要的關鍵推手

【邦妮阿蘭德(Bonnie Arnold)和米瑞爾索利雅(Mireille Soria)】

邦妮和米瑞爾是夢工廠動畫公司(DreamWorks Animation)的聯合總經理,她們兩位是去年的《功夫熊貓三》(Kung Fu Panda 3)和《魔髮精靈》(Trolls)全球熱賣的幕後推手,前者票房 5 億 2000 萬,後者也有將近 3 億元的票房(億後面到底要接幾個零啊,已昏)。2016 年初,NBC 環球(NBCUniversal)宣布以 38 億美元的天價,買下夢工廠動畫公司,也是靠邦妮和米瑞爾優異的表現和高超的說服力。

【克莉絲汀貝爾森(Kristine Belson)】

克莉絲汀於 2015 年接任索尼影業動畫總經理,但直至 2016 年還沒有推出任何作品,因為她一直忙著籌備預計在 2017 年要推出的多部動畫電影,包括全新的《藍色小精靈》(Smurfs)、《 EMOJI 玩電影:表現自我》(Emoji Movie: Express Yourself),以及搶佔 2018 檔期,改編自電影的《蜘蛛人》(Spider-Man)。籌備一部電影已經夠忙,3 部同時在運作聽起來就是超忙的(已敬拜)。(推薦閱讀:活著就為了拍電影!三位創下電影里程碑的國際女導演


圖片來源

【凱薩琳甘迺迪(Kathleen Kennedy)】

現今身為盧卡斯影業(Lucasfilm)主席的凱薩琳,當年是史蒂芬史匹伯(Steven Spielberg)的秘書,因為表現出眾,總是能給予史蒂芬許多有趣、有用的點子,所以史蒂芬後來拍《法櫃奇兵》(Raiders of the Lost Ark)的時候,就索性聘用凱薩琳為導演助理。從此之後,凱薩琳踏入了電影製作這條不歸路,參與了許多讓人喜愛、廣受歡迎的好萊塢經典電影拍攝,包括《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以及直至今日仍然擁有廣大粉絲,且續集不斷的《星際大戰》(Star Wars)系列電影。一長串的電影資歷列出來,直接打趴好萊塢一狗票人。

畫面的造夢者,想要向妳訴說故事的人兒

【凱瑟琳畢格羅(Kathryn Bigelow)】

身兼導演、監製和編劇的凱瑟琳,在 2010 年,以電影《危機倒數》(The Hurt Locker)成為史上第一,也是目前唯一的女性奧斯卡最佳導演獎得主。凱瑟琳是一位非常優秀的藝術系學生,畢業後,她導了一部叫做《陷阱》(The Set-Up)的短片,簡單而深刻的描述了她對「暴力」的看法和分析,也因這部短片的成功,開啟了她的導演生涯。(推薦閱讀:【週三女人日】女人都該認識,為女性主義奮戰的三位女導演

當凱瑟琳和知名電影導演詹姆斯卡麥隆(James Cameron)結婚之後,她也沒中斷她的創作之路。或許有人說她是靠著丈夫(話說回來,這段婚姻僅僅維持 2 年而已)才有機會執導電影,但實際上看過她作品的人就知道,她的電影中有著非常深刻的批判性及強烈的個人風格,更別提她在題材選擇上,往往偏重於所謂的「高睪固酮電影」(high testosterone movies)——充斥著男性賀爾蒙,像是《藍天使》(Blue Steel)、《飆風特攻》(Point Break)和《21世紀的前一天》(Strange Days),都是頗為知名的驚悚、動作、科幻電影。

透過這些電影,我們可以說凱瑟琳即使沒有前夫的包袱,依然成功地展現了屬於自己特有的品牌風格:一種融合了商業的娛樂性和藝術的反省性。

【派蒂詹金斯(Patty Jenkins)】

派蒂是導演,也是編劇,她因為 2003 年所執導的犯罪電影《女魔頭》而聲名大噪。目前她最為人所期待的作品,應該是預計於今年上映的《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大家都知道,能被大製作公司選上,導演這種幾乎可以說是預算最高、製作最大的英雄系列電影,基本上距離商業電影上的功成名就只有一步之遙了。(推薦閱讀:十年只等到一位女導演!奧斯卡太「陽剛」爭議:讓更多女人進入電影圈

然而派蒂這次在《神力女超人》出線,卻必須承受額外的壓力,很多人認為派蒂能獲得執導英雄電影的機會,純粹只是因為「既然主角是女性,那導演就用女性吧」這樣的理由,而非她的導演功力受到青睞。但無論如何我們都已經看到《神力女超人》非常精彩的預告,電影表現如何,今年 6 月就會揭曉,大家拭目以待吧!

【蘇菲亞柯波拉(Sofia Coppola)】

同樣身兼導演、監製和編劇的蘇菲亞,是影史上第 3 位獲得奧斯卡提名的女性導演(2004年《愛情不用翻譯》[Lost in Translation〕),只可惜最後她沒有得獎。她的電影生涯開始得非常早——當她還是個嬰兒的時候,就在她那國際大導演法蘭西斯柯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的《教父》中演出。儘管許多人認為,蘇菲亞全是托她老爸的福,才能夠當上導演,完成她的第一部劇情長片《死亡日記》(The Virgin Suicides),但事實擺在眼前,她並不是個「一片導演」,而她的字典裡也沒有放棄兩字。

蘇菲亞持續不斷地創作,每一部電影都可以看出她慧黠而透徹的才氣。她知名的作品還有《凡爾賽拜金女》(Marie Antoinette)、《星光大盜》(The Bling Ring)、幽默又冷冽的聖誕電影《比爾墨瑞歡度聖誕》(A Very Murray Christmas)。當然不能忘記還有深受廣大影迷喜愛的《愛情不用翻譯》,該片甚至還入選 BBC 21 世紀百大經典電影之列,可見蘇菲亞敘事的能力深獲影壇肯定。而在睽違兩年之後,蘇菲亞即將於 6 月推出舊片翻拍的《牡丹花下》(The Beguiled)。或許我們可以期待,蘇菲亞如何重新設定片中女性角色圍繞著男主角的愛恨拉扯。

默默耕耘創作,更多等待被看見的身影

一部電影的製作,除了常常被大家提起的導演、編劇、製片和演員們之外,還有許多重要角色例如作曲家、攝影師、特效師等等。但是女性直到目前為止,依然在這些重要角色上缺席。或說能夠變成像電影配樂大師約翰威廉斯(John Towner Williams),或者當代電影攝影大師羅傑狄金斯(Roger Deakins)那樣全球知名,似乎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推薦閱讀:有必要分男女導演嗎?張艾嘉:「我們都是盡力把故事說好的人」

但是我們依然能在一些比較小眾、獨立的藝術電影中,發掘一些讓人十分期待的女性身影。現在已經有女性組成電影作曲家聯盟(Alliance for Women Film Composers),希望藉由團體的力量讓更多電影工作者注意到女性作曲家的表現。而直至 2016 年為止,已經有好幾部受到奧斯卡提名的電影,是由女性攝影師所拍攝,包括由非裔美國女導演艾娃杜威納(Ava Duvernay)所執導的紀錄片《13th》,攝影師為凱拉凱利(Kira Kelly);前陣子引起熱烈討論的電影《關鍵少數》(Hidden Figures),攝影師為曼蒂沃克(Mandy Walker);短片《高速列車上的女人》(La Femme et le TGV),攝影師為那欣達塔博伊(Nausheen Dadabhoy)。

好電影持續帶給人們夢想與精彩,而女性在其中的表現和貢獻,向來並不少於男性。期待有一天,我們能更多女性高階經理人、女導演、女監製、女編劇、女作曲家、女攝影師、女特效師,都能成為電影產業的中堅份子,或成為頒獎台上的常客,廣為世人所知。

又或者我們可以更進一步期望,任何一個職位前,都不需要因為性別,而再多掛上一個「女」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