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野重訊,1000 字短篇與你分享重磅世界事。今日我們看李明哲消失一個月,李淨瑜發表聲明,自由與尊嚴不該只能二選一。

台灣 NGO 工作者,前民進黨黨工李明哲於三週前,從澳門入境中國廣東後失蹤。隨後,中國的台灣事務辦事處證實,李明哲因涉嫌「危害國家安全活動」正接受中國政府調查。人們手舉的標語從「尋找李明哲」再到「釋放李明哲」,情緒由疑惑轉成憤怒,中國尚無官方回應表態。

3 月 31 日李淨瑜簽上聲明書,表明自己要親自前往北京營救丈夫李明哲。「在當面見到李明哲之前,李明哲所做的供辭我都一概不承認,因為這可能是在威脅下做出的非自由意志表白。」

4 月 7 日台灣人權促進會於立法院召開「國際聲援李明哲,公布連署及行動」記者會。

4 月 10 日,李明哲之妻李淨瑜拿著被取消的台胞證,在機場被攔了下來,她發表聲明,「中國作為如此強大的國家,卻有如此不堪入目的小動作,我無語問蒼天。」

她隨即公開掮客的複印信,揭示威脅,表明拒絕:如果她停止為丈夫呼籲的公開活動,李明哲會被釋放;而若她堅持活動,李明哲將被迫公開供認罪行。

記者會畫面裡,李淨瑜眉頭深鎖,她手裡的高血壓藥物遲遲送不到丈夫手裡,丈夫在哪裡?丈夫接受什麼樣的待遇?她不知道。

被消失的人權,救夫的女人們

這不是第一次有人無故失蹤,不會是第一次有人被迫供認罪行,也不會是第一次女人們群起救夫。

人權在中國是個髒字,在中國做一名維權律師,面對惡劣的司法環境,必然活得膽戰心驚。有起事件,代號 709 抓捕浪潮,時間發生在 2015 年的 7 月 9 日至 2016 年 7 月 7 日間,多達 300 餘人的律師與維權人士在中國各地被當局約談、傳喚、限制出境,後來的日子裡,有人獲釋,有人被羅織罪名,有人就此失聯。(同場加映:「我的力量很微弱,但我不懼怕」被中國綁架的維權律師王宇

709 家屬們眼見丈夫人間蒸發,對政府的信任崩潰,警察粗暴踏進家門搜查,她們拖兒帶女,知道得照顧兒女,扛起家計,更要走向依法申訴,國際遊說的一條路。

後來,我們看見了維權律師王宇的認罪、周世鋒的受審判刑、法律程序的不正義,也看見了李和平之妻王峭嶺的抵抗,親任丈夫的辯護人,於去年底拿下「德法人權和法治獎」。

道阻且長,台胞證被註銷後,李淨瑜現在也正走在這條路上。李淨瑜是長年研究白色恐怖歷史的工作者,她太明白恐怖的手腕,豈知道恐怖從未遠去,並非歷史,換了面孔,依然伸手介入個人。(同場加映:【苗博雅專文】轉型正義,是為了避免下一個二二八

一路走來,李淨瑜流淚的日子很少,她沒有用親情呼喚,她不願梨花帶淚控訴,媒體拍不到她的脆弱,開記者會的時候,她字說得磊落,態度鎮定,她要自己立正站好,訴諸人權價值。

李明哲失蹤被捕,她開記者會控訴,不只是作為一個妻子望夫歸來,也要作為一個支持人權價值不該被抹滅的有力聲音。

不要告訴我自由與尊嚴,我們只能二選一

印象很深刻,李淨瑜在 10 日的記者會說,之所以拒絕非官方的掮客文化,是因為如果我們不挺身反抗,我們的未來將永遠地被綁架。

我不能為援救丈夫而喪失中華民國的尊嚴,不要告訴我自由與尊嚴,我們永遠只能二選一,不要給我這樣的選項,這不是我們生長在這個土地上的人,該有的態度。

李淨瑜

「我向各位報告,我會再站起來,絕不跟強權哀求,就像我曾經在台灣歷史中見識過的先賢先烈那樣,我必須戰鬥下去,我不會讓我先生為獲得自由而失去尊嚴,像狗一樣活未來的一生。中國再強大,也只能剝奪我們的生命與自由,但絕對粉碎不了我們的尊嚴。」——李淨瑜

李淨瑜聲明之後,11 日上午,民進黨與時代力量皆在立法院提案,呼籲中共立即釋放李明哲,儘速對外說明李明哲涉及的罪嫌並公佈關押地點,也要求政府與對岸溝通交涉。

李淨瑜說過這樣一句話,在這樣的黑暗時刻,能帶來一點點寬慰。

我們之所以努力,是因為所有的人權工作者,所有把希望帶到任何一個需要人權伸張的角落,都是無罪的。我們要證明,人權的辯護,是值得的。

李淨瑜

救人不必低調,人權該當大聲。李明哲事件,才剛揭幕,暗潮洶湧,需要我們更不間歇的共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