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東京女子圖鑑》讀東京女子的人生連載,你也是一個嚮往自由卻被社會束縛的女性嗎?一起看看,不願被豢養的女人們,為何無法擁有市場的幸福?

《東京女子圖鑑》是調給不安分姑娘們的一帖苦藥。側寫擁有夢想的女性,也寫女性的夢碎。她們是不願被豢養的女人,都市女子光怪陸離的際遇,似乎都指向同一問題:什麼樣的人生才幸福?(延伸閱讀:性別與出身不該決定我們的人生!「每個人都該擁有平等的幸福額度」李晏榕專訪

當男人回答「我們就是喜歡天真爛漫、一無所有的女人」時,姑娘噗哧一笑,很抱歉,永遠天真於她是悲哀的,一無所有的人生是浪費的。《東京女子圖鑑》是當代為難的女子的心事,廣告商品宣示女子獨立、社會卻要她們重返家庭;老闆期待女子有思想、伴侶不要她們太聰明。

東京是一塊象徵成功的腹地,讓郊區的女生們嚮往童話。但是不是個人都有一雙玻璃鞋,女人們爭鋒想搶限量的那雙、想成為眾人羨慕的範本,彷彿那樣就幸福了。只是主角這樣走到了最後,原來終於成為了一個成功的女人,並不表示成為了一個成功的人。

女人用一模一樣的努力與資本、擁有了與男人的財力權力,她是雜誌上明媚的進步女性、卻是婚戀市場上沒有人想帶回家的剩女。《東京女子圖鑑》是給憤怒「完美女性養成記」的重重一拳,把條件論寫的誠實殘酷。

如果,女人選擇去做一個,不必眾人疼、只要一人喜歡的女孩,那麼會怎麼樣呢?

城市正熱鬧攪動翻覆著,這是女人最好的時代,也是女人最壞的時代。與你分享《東京女子圖鑑》的經典台詞,在還來得及的時候問問自己:如果我們還有選擇,我們可以成為什麼樣的人?

努力的意義,不是成功

說什麼努力、只要自己努力了即使沒有做到,也能被原諒,只是在撒嬌而已。沒有成果的話,努力還有什麼意義?

東京女子圖鑑

總有一些時刻,我們好奇努力究竟是為了什麼?坐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的時候,獨自一人走回家的時候,朋友們都結婚去了的時候。我們好奇此刻是不是就是努力的結局?又或者,為什麼擁有了當初慾望的一切,現在卻快樂不起來。

主角绫過了一個只想讓別人羨慕的人生,從鄉下搬到城市的她逼迫自己要趕上東京女生的快步,沒人能否定她咬牙打拼一步步實踐的理想,她不以小確幸去考究自己的生活,人生以 KPI 的方式進行。

二十幾歲的時候,別人說你要成為幹練的女強人,於是你成了;三十幾歲的時候,人說你若不婚就是敗犬,於是你結了。我們跟著绫的視角,一步步看見生活的真相,原來成功裡頭都是失敗,原來離婚比結婚容易許多。(推薦閱讀:告別的離婚心理學:學會分離,才能好好相聚

影劇殘酷的告訴東京女人:即使再努力,你都有自己突破不了的社會規範,受你的出身所限、受你的性別所限,現在的位置,就是你可以走得最遠的地方了。

努力,不見得有意義,但是不努力,你將一無所有。

只能向前走:絕對的幸福並不存在

「像我這樣貪婪的女人們,百分百不會滿足於眼前的幸福,但又無數次地勸告自己適可而止,就這樣一步一步,向前走著。不知滿足,貪婪的女人們,只有把這份嫉妒也當作人生調味品來品嚐,才算是真正的都市女人。」

我們活在一個鼓勵女性「跟男人一樣」奮鬥的年代,但是年代並沒有提供女性一個與男性相當的成功資源。所以到頭來,很多女人會發現,怎麼我再努力,還是無法獲得「幸福」呢?

绫也是這樣的女子,故事很誠實地說,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活出自己內心真正渴望的樣子。城市裡追逐的女孩尤其,當劇本詰問「妳的人生最想要什麼?」她只是貪心地答,我不知道,我永遠有更想要的東西。

幸福是什麼?是擁有一個匹配的伴侶?還是擁有一份單身的自由?(同場加映:單身日記連載

或許絕對的幸福並不存在,因為我們總想更幸福。

我不願成為只能在床上等候的女人

覺得我痛苦,看不起這樣的我嗎?那就請你記住,你現在對我的這份優越感,現在的,只是十年後的你罷了。

東京女子圖鑑

一個想要在城市談場轟轟烈烈戀愛的女子,面對單一的幸福女人標準,她試著活得更矯情:「三十歲之前要在三星米其林約會,要和好男人結婚,要有自己的孩子,再往後還有老公會不會給自己送愛馬仕包包,孩子會在什麼名校上學。」

绫決心要成為所有人都羨慕的那種女人,不必喜歡她,只要羨慕她就夠了。她確實為這份執念發了狠,追求自己的意志很強悍,她沒時間為失戀哭哭啼啼。最終她是成為了雜誌上「女人所憧憬的女人」,通過自己的努力,能幹、漂亮,這每一分都是紮實的。

可是在現實裡,绫也錯手許多愛情。可是绫以為並不可惜,因為那些男人,給了她一時的快感和物質,卻要她終生守候在家裡、等候在床上。有些人,除了婚姻什麼都能給你,有些人,除了愛你一無是處。

绫像是僥倖地對還沒走到這一步的觀眾們說,別以為現在的你可以過多好的人生,你不過能在將就的性別世界裡講究一點而已。我們一邊向世界提出性別身份的質問、一邊努力讓自己可以繼續存活下去,確實很苦,但這就是绫靠近理想幸福的代價。(延伸閱讀:【戀愛大小事】所有的擇偶條件,都是「善意」的藉口

若你有企圖,野心可以很柔軟

「未婚時被人說『結婚才是女人的幸福』,結了婚以後又被說『生小孩才是女人的幸福』,這種無言的壓力脅迫著,女人幸福的定義無止地逼迫著。」

绫用愛情換來的物質是疼痛的、她嘗試婚姻的挫敗也是,可是她沒有不甘心,因為就算她選擇了柴米油鹽的日子,那也不是她要的人生。期待有個人牽著手走在綺麗月光下、幸福地都要流出淚來的生活已經離她太遠,畢竟她不願成為天天替丈夫買菜摺衣的女人,時代的無可選擇,讓她做出每個當下無愧的選擇。

戲折射著觀影者的心,若你期待愛情,或許你看著會有些失落,懷疑什麼是真實;若你嚮往事業,看著還有迷惘,質問什麼是夢想。不是每個選擇我們都能無愧,但至少她篤定,心有所向、便追尋,追了、就不悔。(延伸閱讀:你必須非常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

若你也是想要更多的人,請不要覺得自己太貪婪,你的努力值得更多。

幸福是拷貝的流行文化

「小小的幸福,那時覺得這樣的幸福太渺小而感到悲哀,於是放手了,現在已經懂得這樣的小幸福多麼得來不易,至今為止所發生的每一件事,大概都是為了重新認知這個道理而繞的遠路吧。」

她成為了自己最想成為的那種女人——被所有女人羨慕。她成就了自己的野心,她只為自己戰鬥。但是她看著路邊的章魚燒攤販,想著自己的形象現在不適合大快朵頤的時候,另一種幸福便失去了。

有些人可以活得小小的溫柔的,有些人只能活的寬廣狂野。劇本血淋淋點出這個時代的事實:當我們活成自主的勝力女子,可能就是婚戀市場上的 Loser 了。

如果绫能早知道,渴望操縱著她的慾望,她還會再來一次嗎?她會的,她要的不是一份安穩生活,而是那模仿文化下 fucking everything 的自由。三軒茶屋的女子模仿東京女子,東京女子模仿巴黎女子。我們總想到更難進入的階級,去獲得更不普遍的幸福,然而到頭來,幸福卻變得很通俗,因為不管誰都想要自由,所以四處販賣著象徵自由的廣告商品,不管誰都希望美麗,於是世界包裝起層層的糖衣,絢爛而腐朽。(延伸閱讀:【馬欣專文】《紙之月》女人為什麼要做幸福代言人

跳脫人擠人的成功市場:我沒時間模仿你

比起花大把的錢去模仿他人,好好工作好好做人才是王道。

東京女子圖鑑

绫曾經不屑著把戀愛遊戲玩得唯妙唯肖的女性,她覺得看著同年齡的女孩子們在戀愛市場如魚得水就很憤怒。通過整形、瘦身、上插花課打卡上傳調配出假的氣質......,對一名多金男子撒嬌、「似乎」比她努力工作十年還要來得更快「成功」。她看穿所謂東京女子的假性幸福,做過被拋棄的小三、結過失敗收尾的婚姻,绫才找回了自己的成功。

生活就像一雙雙鞋,有名牌鞋、有流行鞋、有高跟鞋、有帆布鞋,只有穿著合腳的,才能走得遠。

也許,我們都不會成為那麼好的大人,但是,至少我們可以阻止自己成為最討厭的那種。我們一面背著生命的包袱,一面收拾自己遺留的爛攤子;我們一面寄生、一面幻想浮生,誰的生活不是這樣兜著轉呢。

無論你是哪種女子,你想活得狂傲還是開得很低很低,但願你都能不向生活認輸,不要留戀自己讓渡給現實的割捨,因為,你已經得到了你交換來的自由或安穩。

親愛的你,千萬別在吃著高級牛排時,還掛念那個當初陪你吃泡麵的人;若你手上沾著廚房的蒜味與孩子的爽身粉,別再留戀你聞了也打噴嚏的鮮花。